蒙特卡罗国际网上娱乐


蒙特卡罗国际网上娱乐初春乍暖还寒,春风多情地把万木轻抚,憋闷一冬的树木开始复苏,萌动。杨树、柳树早早地从沉眠中醒来,探出头贪婪地呼吸着,发出一声叹息。而香椿树默默不语,不为抢先沐浴春光,却在暗暗储蓄精气神等待着、等待着一俟时机成熟,新芽冒尖,几束的椿骨朵几天就长大。
蒙特卡罗国际网上娱乐没有独立的灵魂
蒙特卡罗国际网上娱乐家有狗吃货一枚。我每次拿手指着它”biang”的一声,它就躺地上装死,然后给它吃的。但是现在只要看到我在吃东西就很自觉地直接躺地上。有次我在吃饭,它跑来往地上一躺,我没理它,它就一直躺着。过了会,我看没动静,看了它一眼,结果发现这货躺着睡着了!睡着了!蒙特卡罗国际网上娱乐我的微博:血染花樯
蒙特卡罗国际网上娱乐19.不管生活如何糟糕,只要你用一颗平和的心去面对,用微笑去面对,再大的霉运也会烟消云散。
蒙特卡罗国际网上娱乐都不舒服
蒙特卡罗国际网上娱乐易飞甚至于狠狠打了个哈欠,这个镜头被机灵的记者捕捉到,第二天被放在头条。蒙特卡罗国际网上娱乐你相信有永远的梦吗?我相信的。
蒙特卡罗国际网上娱乐没事,我只是想你给我一点意见而已!蒙特卡罗国际网上娱乐新加坡这次亦是经历了很大的心理挣扎,拥有澳娱的百年就意味着有了绝对优先的经验,那是完全专业的团队,随时可以为新加坡增加税收。蒙特卡罗国际网上娱乐一切都是我自作孽,都是我造成的,我又能怨谁,又还能做什么。
蒙特卡罗国际网上娱乐风雨过后,露阳光。你却,低头泪满眶。
蒙特卡罗国际网上娱乐小孩你快让开!刚才问话的人对栀夏吼了一声,随后又有几只箭飞了过来,速度丝毫不减。射箭的人,正是冬阳。
蒙特卡罗国际网上娱乐莫小小正看着画发呆,手机响了起来,是许薇安。
蒙特卡罗国际网上娱乐“昨晚宴会如何?”  “令人愤怒。”  “菜不好吃吗?”  “我旁边坐一个斜眼,把我盆子里的东西吃光了。”

南非娱乐城

99贵宾会下载博天堂娱乐凯斯娱乐城尊龙娱乐澳门银河开户创富东方百家乐游戏搏天堂线上娱乐918 海王星娱乐城 博发国际娱乐城 www.666k8.com 阿玛尼国际娱乐城 澳门永利 合乐888国际娱乐城 卡利会娱乐城 玫瑰娱乐城 新濠峰娱乐城 新葡京 www,dafa888,com 网上娱乐城排名 百家乐游乐场 博彩网址国际娱乐城 亚洲娱乐城 凯发娱乐 英国威廉希尔公司 99彩票娱乐平台 沙龙国际娱乐 600全讯白菜仰智慧背景充200元送388元的娱乐城游戏轮盘http://tinyurl.com/p8zyeob澳门皇宫娱乐平台送白菜娱乐平台排行榜http://tinyurl.com/nk4n5ga太阳娱乐有限公司世博园ic新太子博彩http://tinyurl.com/p3clnqn即墨市国语学校澳门赌场送彩金网站信誉国际娱乐城提款大上海娱乐开户尊龙国际人生就是博www.ag88.com注册送钱e8889.com澳门真人赌场官网澳门银河官网788633.com信德娱乐城信誉澳门新世纪赌场www.1396.meG3娱乐城返水

问法法规
http://www.51wf.com/law

隐藏相关: 词条 资料 下载 打印 收藏 字体大小:
分享到:
下一个 上一个 第一个 最后一个 转至
全文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辛克伟与张晓杰抚养子女纠纷申请再审案的函
 (1992年1月24日)

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你院(91)民监字第203号关于辛克伟与张晓杰抚养子女纠纷申请再审一案的请示报告收悉。经研究,答复如下:
  张晓杰与辛克伟在离婚时自愿达成的抚养子女协议并不违反法律,双方在履行该协议中发生争执,仍属于抚养子女纠纷。对此,张晓杰以“侵害监护权”为由起诉,原一、二审人民法院以“侵权”案件受理、审判,均属不当。故你院对本案可依照审判监督程序予以提审,撤销一、二审判决,驳回原告“侵权”的诉讼请求,并告知原告如以子女抚养纠纷起诉,应依照民事诉讼法第22条规定,向被告住所地人民法院提出。
  以上意见供参考。
  附:       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辛克伟
          与张晓杰抚养子女纠纷案的请示报告
             (1991年10月)
最高人民法院:
  我院受理的辛克伟与张晓杰抚养子女纠纷申请再审一案,因对法律条款的适用认识不一致,特向你院请示,现将案情报告如下:
  申请再审人:辛克伟,男,41岁,汉族,北京市外贸局运输公司检测场工人,现住北京市海淀区二里沟进出口大楼3楼丙门4号。
  对方当事人:张晓杰,女,31岁,汉族,中国天然气总公司管道局技工学校教员,现住廊坊市西小区技工学校宿舍楼。
  一九八八年一月七日,双方在廓坊安次新开路办事处协议离婚。协议中规定:婚生男孩辛家齐(一九八五年六月生)归女方抚养,男方每月付抚养费25元,每月男方可看望孩子,并能接回北京几天,双方如有一方再婚,孩子归没再婚一方抚养,双方都再婚,按原协议办,一九八九年一月,张晓杰再婚后,辛克伟几次去接孩子未成。一九九0年一月九日,辛克伟从张晓杰之母家中强行将孩子接回北京,为此,张晓杰诉至廊坊市安次区人民法院,请求依法确认对子女的抚养权和监护权。辛克伟答辩要求按离婚协议抚养子女并对管辖提出异议,一审廓坊安次区法院以侵权为由收案,审理后判决:小孩由张晓杰抚养,辛克伟每月承担抚养费二十五元,辛克伟不服上诉。廊坊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驳回上诉,维持原判。辛克伟不服申请再审提出:双方离婚协议是合法的民事法律行为,张晓杰再婚后应主动履行协议,由我抚养孩子,但连看望孩子也遭到张晓杰的拒绝,我是按协议接走孩子的,此案不应定为侵权。张晓杰在诉状中也只要求确认对孩子的抚养权和监护权,按一般管辖原则,不应由安次区法院管理。
  我院调卷审查后研究认为,双方离婚协议中关于抚养子女的内容并不违背法律规定,从《婚姻法》第二十四条、第二十九条以及最高法院《关于贯彻执行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十五条的规定看,离婚的男女双方对子女抚养问题协议解决,法律是允许的,张晓杰再婚后应将孩子交予没有再婚的辛克伟抚养,辛克伟在几次接孩子未成的情况下,采取强行将孩子接回北京的方法虽然欠妥,但不构成侵犯监护权。原审将案由定为侵权收案审理不妥。按一般管理原则,应将此案移送被告所在地法院管辖。廊坊市中级法院认为:双方离婚协议中以是否再婚做为能否抚养孩子的条件,没有考虑到哪方抚养子女有利其成长的实际情况,限制了诚恳和应该抚养子女一方的再婚自由,是违背法律规定的。双方离婚后,辛家齐一直靠张晓杰生活,辛克伟强行将孩子接回北京,侵犯了张晓杰的监护权,原审将该案定为侵权是正确的,原判并无不当,因此在本案的定性与法律的适用上我院与廓坊市中级法院认识不一致,主要对双方离婚协议中“双方如有一方再婚,孩子归没有再婚一方抚养”是否合法以及地域管辖中“因侵权行为提起的诉讼”是否适用此案看法不一,因协商未果,特此请示,请予答复。

相关机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