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宾百家乐


贵宾百家乐 今天坐车听到两个逗比聊天:A:学校的篮球比赛怎么不参加,白长这么高的个子B:你长这么矮也没见你去卖炊饼!头一次见解释的这么犀利!贵宾百家乐现在他心里还害怕跟在他边身几个小弟拿他颈上的人头呢,他可以叫小弟先把郝仁干掉,可是现在那些条子都在暗中保护他。贵宾百家乐 那年
贵宾百家乐郝仁称赞她说。贵宾百家乐易飞大吃一惊,连那样隐秘的事林灵也能知道?他没有表现出任何惊奇,而是似笑非笑的轻敲了林灵的脑袋一下:小鬼,想那么多做什么。贵宾百家乐后面她请了一位师傅办了一场法会才没有这样的情况发生。
贵宾百家乐真的可以?易飞瞪大了眼睛,对于软件和电脑什么的,他基本上是个白痴。贵宾百家乐7、两面
贵宾百家乐老师,我的英语用都是自学的,学习英语简单,只在拿着书本,大大声声读起来,那么很快就学会了!贵宾百家乐他的人已经飞速地向地面上坠落,想想抬起头,那一张苍白的脸,一双绝望的眼睛……刘浪伸出手,在空中乱舞乱抓。他知道,自己不能死,自己死了,想想该怎么办?贵宾百家乐梦里寻她千百度,何止在朝朝暮暮。
贵宾百家乐你们查过这里的监控吗?一个小时内都谁来过死者的办公室?报告首长,一个小时内除了死者的秘书来过外就没有别人来过了!

    一号首长问道:他秘书人呢?报告首长,已经离开了!里挤派人追捕他的秘书,无论如何也要抓住她!一号首长命令道。贵宾百家乐那六大集团里,有重工机械集团,也有以矿产为核心业务的集团。贵宾百家乐还正好是双休日。

南非娱乐城

99贵宾会下载博天堂娱乐凯斯娱乐城尊龙娱乐澳门银河开户创富东方搏天堂线上娱乐918 海王星娱乐城 博发国际娱乐城 www.666k8.com 阿玛尼国际娱乐城 澳门永利 合乐888国际娱乐城 卡利会娱乐城 玫瑰娱乐城 新濠峰娱乐城 新葡京 www,dafa888,com 网上娱乐城排名 百家乐游乐场 博彩网址国际娱乐城 亚洲娱乐城 凯发娱乐 英国威廉希尔公司 99彩票娱乐平台 沙龙国际娱乐 立博指数网站地图波音娱乐平台白菜网站地图阿联酋娱乐城网站地图明升真人娱乐城网站地图尊龙娱乐网站地图蓝月亮中奖不再难网站地图鸿胜赌场官网网站地图乐橙娱乐网站地图阳原县国语学校网站地图百家乐庄闲预测网站地图pt娱乐场送彩金网站地图百乐门手机网站地图皇家赌场主题曲网站地图乐百家开户网站地图http://tinyurl.com/oz9pkra网站地图99真人开户网站地图

问法法规
http://www.51wf.com/law

隐藏相关: 词条 资料 下载 打印 收藏 字体大小:
分享到:
下一个 上一个 第一个 最后一个 转至
全文

商务部公告
(2013年第9号)

关于非色散位移单模光纤期中复审裁定的公告

  2005年1月1日,商务部发布2004年第96号公告,决定自2005年1月1日起对原产于美国、日本和韩国的进口非色散位移单模光纤征收反倾销税。2010年12月31日,商务部作出期终复审裁定,决定自2011年1月1日起继续对原产于日本和韩国的进口非色散位移单模光纤实施反倾销措施,实施期限为5年。
2012年1月5日,长飞光纤光缆有限公司、富通集团有限公司、烽火藤仓光纤科技有限公司、亨通光纤科技有限公司、中天科技光纤有限公司、法尔胜光子有限公司和成都中住光纤有限公司代表中国非色散位移单模光纤产业向调查机关递交申请,提出韩国LS电线株式会社(LSCable&SystemLtd)和株式会社OPTOMAGIC向中国出口非色散位移单模光纤的倾销幅度加大,超过了两家公司目前所适用的反倾销税税率,请求对适用于上述韩国涉案公司的反倾销措施进行倾销及倾销幅度期中复审。
商务部依法对申请书进行了审查,认为符合立案条件。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倾销条例》和商务部《倾销及倾销幅度期中复审暂行规则》的规定,2012年3月5日,商务部发布立案公告,决定对原产于韩国LS电线株式会社(LSCable&SystemLtd)和株式会社OPTOMAGIC的进口非色散位移单模光纤所适用的反倾销措施进行倾销及倾销幅度期中复审。本次复审审查范围是适用于原产于上述两家韩国涉案公司的进口非色散位移单模光纤产品的正常价值、出口价格和倾销幅度。复审调查的被调查产品与原反倾销调查相同,即非色散位移单模光纤。该产品归在《中华人民共和国进出口税则》税则号:90011000,不包括该税号项下的其他型号的光纤以及光导纤维束及光缆。
在规定时间内,上述两家韩国涉案公司均向商务部登记应诉,并按要求提交了答卷和补充答卷,配合了实地核查。
在复审调查期间,应大韩光通信株式会社申请,商务部经审查发布2012年第37号公告,决定由大韩光通信株式会社继承原株式会社OPTOMAGIC在非色散位移单模光纤反倾销措施中的权利义务。
根据对韩国LS电线株式会社和大韩光通信株式会社倾销及倾销幅度的复审调查结果,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倾销条例》第五十条和商务部《倾销及倾销幅度期中复审暂行规则》的规定,现将有关事项公告如下:
  一、裁定
经调查,商务部裁定原产于韩国LS电线株式会社和大韩光通信株式会社的进口非色散位移单模光纤产品在复审调查期内存在倾销,其中LS电线株式会社(LSCable&SystemLtd)的倾销幅度为9.1,大韩光通信株式会社(TAIHANFiberopticsCo.,LTD.)的倾销幅度为7.9。
  二、征收反倾销税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倾销条例》有关规定,商务部向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提出修改反倾销税的建议,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决定,自2013年3月5日起,将原产于韩国LS电线株式会社(LSCable&SystemLtd)的进口非色散位移单模光纤所适用的反倾销税税率调整为9.1,将原产于大韩光通信株式会社(TAIHANFiberopticsCo.,LTD.)的进口非色散位移单模光纤所适用的反倾销税税率调整为7.9。
  三、征收反倾销税的方法
自2013年3月5日起,进口经营者在进口原产于韩国LS电线株式会社和大韩光通信株式会社的非色散位移单模光纤时,应向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关缴纳相应的反倾销税。反倾销税以海关审定的完税价格从价计征,计算公式为:反倾销税税额=海关完税价格×反倾销税税率。进口环节增值税以海关审定的完税价格加上关税和反倾销税作为计税价格从价计征。
  四、行政复议和行政诉讼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倾销条例》第五十三条规定,利害关系方可以依法申请行政复议,也可以依法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五、本公告自2013年3月5日起执行。

附件:中华人民共和国商务部关于原产于韩国LS电线株式会社和大韩光通信株式会社的进口非色散位移单模光纤倾销及倾销幅度期中复审的裁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商务部
2013年3月1日

  附件:
中华人民共和国商务部关于对原产于韩国LS电线株式会社和
大韩光通信株式会社的进口非色散位移单模光纤倾销及倾销幅度期中复审的裁定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倾销条例》(以下称《反倾销条例》)第四十九条和商务部《倾销及倾销幅度期中复审暂行规则》(以下称《期中复审暂行规则》)规定,应长飞光纤光缆有限公司、富通集团有限公司、烽火藤仓光纤科技有限公司、亨通光纤科技有限公司、中天科技光纤有限公司、法尔胜光子有限公司和成都中住光纤有限公司等7家公司(以下称申请人)代表中国非色散位移单模光纤产业提出的申请,2012年3月5日,商务部(以下称调查机关)发布公告,决定对原产于韩国LS电线株式会社(以下称LS电线)和株式会社OPTOMAGIC的进口非色散位移单模光纤(以下称被调查产品)所适用的反倾销措施进行倾销及倾销幅度期中复审调查。
  在本次期中复审调查期间,应大韩光通信株式会社(以下称大韩光通信)提出的更名申请,调查机关经审查决定,由大韩光通信继承株式会社OPTOMAGIC在非色散位移单模光纤反倾销措施中的权利义务。
  调查机关对原产于LS电线和大韩光通信的进口非色散位移光纤产品在复审调查期内的倾销及倾销幅度进行了调查。根据调查结果,并依据《反倾销条例》和《期中复审暂行规则》的规定,作出复审裁定如下:
  一、调查程序
   (一)原反倾销措施。
  2005年1月1日,商务部发布2004年第96号公告,决定自2005年1月1日起,对原产于美国、日本和韩国的进口非色散位移单模光纤征收反倾销税。
  2008年4月14日,商务部发布年度第19号公告,对原产于韩国株式会社OPTOMAGIC公司进口非色散位移单模光纤实施的反倾销措施作出期中复审裁定,对其适用的反倾销税税率进行了调整。
  2009年5月26日,商务部发布年度第36号公告,决定由韩国LS电线株式会社(LS Cable Ltd)继承韩国LG电线株式会社(LG Cable Ltd)在非色散位移单模光纤反倾销措施中的权利义务。
  2010年12月31日,商务部发布年度第92号公告,对原产于日本和韩国的进口非色散位移单模光纤所适用的反倾销措施作出期终复审裁定,决定自2011年1月1日起继续按照2004年第96号公告、2008年第19号公告和2009年第36号公告,对原产于日本和韩国的进口非色散位移单模光纤实施反倾销措施,实施期限为5年。
  2011年8月4日,商务部发布年度第44号公告,决定由韩国LS电线株式会社(LS Cable& System Ltd)继承韩国LS电线株式会社(LS Cable Ltd)在非色散位移单模光纤反倾销措施中的权利义务。
  2012年7月16日,商务部发布年度第37号公告,决定由大韩光通信株式会社(TAIHAN Fiberoptics Co., LTD.)继承原株式会社OPTOMAGIC(OPTOMAGIC CO., LTD.)在非色散位移单模光纤反倾销措施中的权利义务。
   (二)复审申请。
  2012年1月5日,长飞光纤光缆有限公司、富通集团有限公司、烽火藤仓光纤科技有限公司、亨通光纤科技有限公司、中天科技光纤有限公司、法尔胜光子有限公司和成都中住光纤有限公司代表中国非色散位移单模光纤产业向调查机关递交申请,提出韩国LS电线株式会社(LS Cable & System Ltd)和株式会社OPTOMAGIC向中国出口非色散位移单模光纤的倾销幅度加大,超过了两家公司目前所适用的反倾销税税率,请求对适用于上述韩国涉案公司的反倾销措施进行倾销及倾销幅度期中复审。
   (三)立案前通知。
  2012年1月16日,调查机关按照《期中复审暂行规则》第十五条的规定,就收到上述期中复审申请事宜通知了韩国驻华大使馆,并向其转交了申请书的公开文本及保密资料的非保密概要。在规定期限内,调查机关未收到出口商、生产商及其他利害关系方提交的评论意见。
   (四)立案。
  调查机关对申请书进行了审查,认为申请人的申请提出了倾销幅度已提高的初步证据,符合《反倾销条例》第四十九条规定及《期中复审暂行规则》的要求。
  2012年3月5日,调查机关发布立案公告,决定对原产于韩国LS电线株式会社和株式会社OPTOMAGIC的进口非色散位移单模光纤所适用的反倾销措施进行倾销及倾销幅度的期中复审。
  同日,就复审立案事宜,调查机关通知了韩国驻华使馆及本案各利害关系方。
   (五)应诉登记。
  在规定的应诉期限内, LS电线和株式会社OPTOMAGIC向调查机关登记应诉。
   (六)问卷调查。
  2012年3月5日、7月13日,调查机关向LS电线和株式会社OPTOMAGIC发放了调查问卷和补充问卷,并在规定期限内收到了上述公司的答卷。
   (七)实地核查。
  为核实公司提交材料的完整性、真实性和准确性,调查机关组成反倾销复审实地核查小组,于2012年10月下旬至11月中旬对两家应诉公司及其关联贸易商进行了实地核查。
  核查期间,公司的财务人员、销售人员和管理人员接受了核查小组的询问,并根据要求提供了有关证明材料。调查机关全面核查了公司的整体情况、被调查产品同类产品的国内销售情况、被调查产品出口销售情况、生产被调查产品同类产品的成本及相关费用情况。对于实地核查中收集的证据材料和信息,调查机关进行了核对和确认。
  核查结束后,调查机关就实地核查的基本事实向两家应诉公司进行了披露。LS电线和大韩光通信分别对调查机关披露的有关事实提出了评论意见。调查机关对其评论意见予以了考虑。
   (八)披露。
  根据《反倾销条例》第二十五条、《期中复审暂行规则》和商务部《反倾销调查信息披露暂行规则》规定,调查机关向有关利害关系方披露了倾销及倾销幅度期中复审裁定所依据的基本事实,并给予利害关系方提出书面评论的机会。
  在规定的时限内,大韩光通信株式会社对调查机关披露的有关事实提出了评论意见,调查机关对其评论意见予以了考虑。
   (九)利害关系方的其他评论意见。
  1.关于LS电线答卷非保密概要问题。
  2012年8月30日,申请人向调查机关提交了《非色散位移单模光纤反倾销期中复审案申请人对LS电线株式会社倾销答卷的评论意见》,申请人认为:LS电线在答卷中的保密处理具有极大的随意性,且未能提供具有实质性内容的非保密概要。
  2012年9月19日,LS电线对申请人的意见进行了评论。LS电线以公司答卷第三部分为例,认为:公司的非保密概要已经包含了“请求保密处理信息的一般性质”和“请求保密的理由”并由此构成了“该保密信息的非保密文字的说明”,是符合《倾销调查问卷》要求的。至于申请人所主张的“实质性的内容介绍或说明”,公司认为:倾销答卷中所提供的数据、方法等客观性信息,其内容本身即属于保密信息,无法用形容词或趋势性词汇来描绘其程度及变化。其后,申请人没有再提出其他评论意见。
  调查机关认为,《反倾销问卷调查暂行规则》第十九条规定,非保密概要应当包含充分的有意义的信息,以使其他利害关系方对保密信息能有合理的理解。只要非保密概要足够详细,能使其他利害关系方能够合理了解以保密形式提交的信息实质内容,就应该被认为非保密信息包含了充分的有意义的信息,且在LS电线提出相应评论意见之后,申请人并未提出进一步的评论意见,因此,LS电线的非保密概要满足了上述要求。
  2.关于LS集团、Gaon公司和LS电线存在关联关系及一并答卷问题。
  申请人认为:LS集团、Gaon公司和LS电线存在紧密关联关系,LS电线以及LS集团和Gaon公司未能在规定的时间内提交完整、准确的答卷,主张调查机关应采取最佳可获得事实计算LS集团、Gaon公司和LS电线的倾销幅度。
  2012年9月19日,LS电线对申请人的意见进行了评论。LS电线认为:“LS集团是LS Corp及其控股子公司的统称,法律上并不存在所谓的LS集团单独法律实体,不存在LS集团没有提交答卷的问题;LS电线与Gaon公司之间没有相互持股关系,公司的最大股东为LS Corp,KU氏家族分别拥有LS Corp和Gaon公司30%以上的股份,虽然LS电线与Gaon公司在股权上存在间接的关联关系,但在调查期内,Gaon公司没有对中国出口被调查产品,所生产的被调查产品也仅为自用,是其商业化销售产品生产过程中的中间产品。中国现行反倾销法规和调查问卷要求的相关信息和材料与Gaon公司没有任何关系,申请人关于LS未能提交完整、准确答卷的主张缺乏事实依据”。
  鉴于LS集团并非独立的法律实体,Gaon公司在复审调查期内没有向中国出口被调查产品,其生产的被调查产品也仅为自用,按现行《反倾销条例》规定和反倾销问卷要求,在此情形下,要求将LS集团、Gaon公司与LS电线视为一个应诉主体提交答卷,并没有相应的法律依据,因此,调查机关决定对申请人要求采取可获得最佳信息计算LS电线倾销幅度的主张不予接受。
  二、被调查产品
  本次复审的被调查产品范围为原产于韩国LS电线株式会社和株式会社OPTOMAGIC(在复审调查期间更名为大韩光通信株式会社)的进口非色散位移单模光纤。具体描述与商务部2004年第96号公告、2008年第19号公告以及2010年第92号公告规定的产品描述一致。该产品归在《中华人民共和国进出口税则》税则号:90011000,不包括该税号项下的其他型号的光纤以及光导纤维束及光缆。
  三、复审调查期
  本次倾销及倾销幅度期中复审调查期为2011年1月1日至2011年12月31日。
  四、倾销和倾销幅度
  经复审调查,调查机关对韩国LS电线株式会社及大韩光通信株式会社的倾销及倾销幅度作出如下认定:
   (一)正常价值、出口价格及价格调整项目的认定。
  韩国LS电线株式会社
  (LS Cable & System Ltd)
  1.正常价值。
  调查机关对LS电线被调查产品及同类产品所划分的型号进行了审查。公司在答卷中称其生产的被调查产品及同类产品共分为两大类,其一大类被调查产品依据每盘光纤的长度分为标准光纤和非标准光纤。经审查,调查机关认为,这种划分方法反映了不同产品型号成本及其销售价格的区分,且公司在生产和销售过程中一直延续使用。因此,调查机关决定接受公司型号的划分方法,并根据出口销售被调查产品型号分别确定国内销售相应型号的正常价值。
  调查机关对LS电线国内销售被调查产品同类产品总量及各类型号占同期向中国出口被调查产品的数量的比例进行了审查。经审查,复审调查期内公司被调查产品同类产品国内销售总量占同期向中国大陆出口销售数量的比例大于5;在分型号的数量审查中,调查机关发现,调查期内对中国出口的只有某一大类产品,另一大类光纤产品并没有对中国出口。在对中国出口的大类光纤产品中,有一种非标准光纤产品型号的国内销售数量占该型号向中国出口销售数量的比例不足5%,因此该种型号的国内销售不能作为确定正常价值的基础。另一种型号标准光纤产品国内销售数量占该型号向中国出口销售数量的比例大于5%,符合作为确定正常价值基础的数量要求。
  在审查LS电线销售过程中,调查机关发现,该公司生产并销售被调查产品外,还在调查期内应客户的要求从日本生产商采购少量光纤产品加工成光缆后出口到其他国家。调查机关认为,在外购产品过程中,LS电线角色发生了变化,由被调查产品同类产品生产者变成了外购产品的贸易商。经实地核查证实,公司这一基本事实未发生变化,调查机关决定将这部分外购产品排除在计算正常价值之外。
  根据LS电线的报告,该公司复审调查期内在韩国境内的被调查产品同类产品的国内销售都是通过非关联公司进行的。
  调查机关对LS电线报告的复审调查期的成本数据进行了审查和调查。调查机关对公司符合正常价值确定基础的被调查产品同类产品及相关型号的国内销售是否低于成本销售进行了审查,发现公司被调查产品同类产品及相关型号的国内销售低于成本销售的比例不足20%。根据《反倾销条例》第四条的规定,调查机关决定以全部被调查产品同类产品的国内销售作为确定正常价值的基础。
  由于公司在复审调查期有一种型号的国内销售数量占同期向中国出口销售数量的比例不足5%,调查机关依据公司财务记录中的实际成本和费用数据和不超过其他韩国生产商在国内市场销售被调查产品的利润率,采用制造成本加合理费用及利润的方式构造其正常价值。关于利润率的选择,公司在答卷中主张采用公司利润率水平。公司复审调查期公司的利润率均为负值,经审查,调查机关认为,企业作为市场的主体应以利润为经营目标,亏损不应是企业经营的常态。事实上,公司在2009和2010年经营利润率还维持在一个相当的水平之上,公司复审期间所遭遇的情形不能作为构造正常价值利润率水平为零的依据。公司复审调查期间被调查产品、被调查产品部门、公司的利润率均为负值,公司在国内市场中生产和销售同一大类产品所产生和实现利润也是负值。因此,调查机关决定采用公司2009和2010年两年平均利润率,且不超过其他韩国生产商在国内市场销售被调查产品的利润率构造该型号的正常价值。
  2.出口价格。
  调查机关对公司复审调查期内对中国出口的被调查产品销售进行了审查。该公司复审调查期内对中国的出口销售包括公司直接向中国非关联客户和通过该公司设在上海的关联贸易商销售给中国非关联客户两种情形。
  对公司直接向中国非关联客户销售被调查产品的情形,根据《反倾销条例》第五条的规定,调查机关决定依据公司销售给中国非关联客户的价格作为确定出口价格的基础;对通过位于中国境内的关联公司转售给中国非关联客户的情形,调查机关决定采用推定出口价格作为确定出口价格的基础。
  3.调整项目。
  调查机关对公司主张正常价值的价格调整部分逐一审查和调查。
  (1)关于正常价值。
  经审查和实地核查,调查机关认为公司所主张的内陆运费、出厂装卸费用、包装费和信用费用等调整项目,证据和材料可信,并对调整项目具有证明作用,调查机关决定接受公司上述调整主张,在计算倾销幅度对正常价值进行调整。
  (2)关于出口价格。
  经审查和实地核查,对公司直接销售给中国非关联客户交易,调查机关决定接受公司提出的内陆运费、工厂装卸费用、国际运费、国际保险费、港口装卸费、包装费用、信用费用、报关代理费、出口退税、其他费用(为出口中国的销售支付的银行外币兑换手续费、银行转帐手续费以及邮费)等调整项目。
  对通过位于中国境内的关联公司转售给中国非关联客户的情形,公司认为关联公司转售价格比公司直接销售给非关联客户的价格差额大于被调查产品的进口关税和反倾销税,进而认为被调查产品的反倾销税已经适当地反映在关联公司转售价格中,公司主张调查机关在计算推定出口价格时,不应扣除公司已经缴纳的反倾销税税额。商务部《期中复审暂行规则》第三十一条规定,期中复审调查中,出口价格根据该出口产品首次转售给独立购买人的价格推定的,如果出口商、生产商提供充分的证据表明,反倾销税已经适当地反映在进口产品首次转售给独立购买人的价格中和此后在中国的售价中,则商务部在计算推定的出口价格时,不应扣除已缴纳的反倾销税税额。经审查和实地核查,公司只是根据关联公司转售价格和公司直接销售给中国非关联客户的价格对比就断定首次转售给独立购买人的价格中和此后在中国的销售价格中就已经包括了反倾销税,并没有提供充分的证据来证明首次转售给独立购买人的价格中和此后在中国的售价中确实包括了反倾销税。调查机关认为,在转售价格中扣除反倾销税是正常价值和出口价格公平比较的需要,符合《反倾销条例》的相关规定。同时公司在主张转售价格中不扣除反倾销税时,并没有提交由此产生的正常价值的任何变化、进口与转售之间发生的成本变化以及适当反映在随后售价中转售价格的任何变化的确凿证据。因此,调查机关决定对公司在计算推定出口价格时,不应扣除公司已经缴纳的反倾销税税额主张不予接受,决定在计算推定出口价格时,扣除公司已经缴纳的反倾销税税额。
  对通过位于中国境内的关联公司转售给中国非关联客户的情形,公司主张在计算推定出口价格时,应按照公司利润率进行调整。在复审调查期内,公司的利润率均为负值,经审查,调查机关认为,企业作为市场主体应以利润为经营目标,亏损不应是企业经营的常态。事实上,公司在2009和2010年经营利润率还维持在一个相当的水平之上,公司复审期调查期所遭遇的情形不能作为调整推定出口价格利润率水平为零的依据。公司复审调查期被调查产品、被调查产品部门、公司的利润率均为负值,公司在国内市场中生产和销售同一大类产品所产生和实现利润也是负值,因此调查机关决定采用公司2009和2010年两年平均利润率,且不超过其他韩国出口商销售被调查产品的利润率来对推定出口价格进行调整。
  对通过位于中国境内的关联公司转售给中国非关联客户的情形,调查机关接受了公司对推定出口价格间接销售费用调整、其他需要调整的项目(进口关税)。
  4.关于到岸价格(CIF价格)。
  经审查和调查,调查机关接受了该公司报告的到岸价格数据。
韩国大韩光通信株式会社
  (TAIHAN Fiberoptics Co., LTD.)
  1.正常价值。
  该公司主张复审调查期内韩国国内销售的被调查产品同类产品与同期出口中国的被调查产品为同一型号,不存在物理化学特性上的差异,与原始调查相比,型号也未发生变化。经审查与实地核查,调查机关决定接受该公司关于型号划分的主张。
  调查机关审查了该公司在复审调查期内被调查产品同类产品的国内销售情况。复审调查期内该公司被调查产品同类产品的国内销售数量占同期向中国大陆出口销售数量的比例大于5,符合作为确定正常价值的数量要求。
  复审调查期内,公司在韩国国内销售的被调查产品同类产品中,存在关联交易。经审查,该公司国内关联销售价格与非关联销售价格的差异较大,调查机关认定其被调查产品同类产品的关联交易不属于正常贸易过程中的交易,故决定在确定该公司被调查产品同类产品的正常价值时,排除国内关联销售。
  调查机关审查了该公司复审调查期内生产成本和费用分摊情况。经审查和实地核查,调查机关认定该公司报告的生产成本和销售、管理、财务及其他费用数据准确,分摊合理,决定接受其报告的生产成本和费用数据及分摊方法。
  根据经核实的生产成本和费用数据,调查机关对该公司国内非关联销售中是否存在低于成本销售的情况进行了审查。经审查,复审调查期内该公司国内非关联销售中低于成本销售的数量占国内非关联销售数量的比例不超过20,未达到实质数量,因此在确定正常价值时不排除该部分低于成本销售的交易。
  根据以上情况,按照《反倾销条例》第四条之规定,调查机关决定采用该公司在复审调查期内全部国内非关联销售作为计算正常价值的基础。
  2.出口价格。
  调查机关对该公司复审调查期内对中国出口的被调查产品销售情况进行了审查。复审调查期内,该公司通过两种渠道,即直接向中国非关联公司出口或者通过韩国非关联贸易商向中国出口被调查产品。
  调查机关审查了该公司报告的复审调查期内向中国出口销售的信息和数据。在实地核查过程中,调查机关发现该公司未报告复审调查期内对中国出口销售的部分交易(以下称上述未报交易)的事实和数据。核查后,调查机关就发现上述未报交易的情况对该公司进行了披露。在对该披露的评论意见中,该公司承认上述未报交易的实际履行时间在调查期内,并就未报的原因进行了解释,称其在调查期前与某公司订立光纤销售合同(以下称甲合同),但因买方原因未能实际履行,公司因此就甲合同项下货物与新的买方另行订立合同并完成交易,对新买方的销售履行时间确在调查期内,但由于公司在调查期前尚未与新买方签订书面合同的情况下即已将有关交易记入公司会计系统,而公司填答问卷时以其会计系统为依据,故在答卷时未包括上述未报交易。
  对于该公司的上述解释,调查机关经审查在核查现场提取的证据材料发现,除数量相同外,没有其他信息表明甲合同项下产品与上述未报交易所涉产品具有同一性。在核查结束后,该公司也未提供任何能够建立二者间联系的进一步证据。因此,调查机关认定,公司提供的证据无法证明上述未报交易所涉产品与甲合同项下产品之间的关系,从而也无法支持其对于未报有关交易的原因的解释。
  对于该公司未报告调查期内对中国出口销售的部分交易的问题,调查机关经审查认为:
  本案调查问卷已经明确要求公司提供调查期内向中国出口销售被调查产品的全部信息,并以加粗字体提示公司所提供的数据“必须包括所有交易情况”,如未提供完整准确的答卷,调查机关“可以依据《反倾销条例》的规定,根据已经获得的事实和可获得的最佳信息作出裁定”。
  对于填答调查问卷时如何确定交易日期,进而完整、准确地提供调查期内的全部交易相关信息,本案调查问卷第三部分问题2也已明确要求:“通常以发票日期来认定某一笔交易的日期,你公司只需回答发票日期在调查期内的所有交易。如果你公司必须以其他日期确定交易日期,请作出说明并解释理由。”调查机关之所以提出这一要求,是为了确定一个客观、有效的标准来认定交易日期,从而明确划定被调查出口交易的范围,进而准确计算倾销幅度。在这个问题上,公司不能通过任意选择确定交易日期的标准,来决定某一笔具体出口销售是否被纳入调查范围,否则将妨碍调查机关作出准确、公正的裁决。
  根据调查问卷的这一要求,公司通常应该提供发票日期在调查期内的全部交易的相关信息。只有在特殊情况下,公司确实无法采用发票日期确定交易日期,才可以在作出说明并解释理由的前提下,主张采用其他日期作为确定交易日期的标准。对于公司自行主张的确定方法,公司有义务确保其真实、有效和合理;对于按公司自行主张的确定方法可归属于调查范围的交易,公司有义务如实提供其有关信息。
  对照上述要求,考察公司答卷和上述未报交易的有关情况,调查机关注意到:
  首先,该公司提交的和调查机关主动提取的每一笔出口交易资料,均附有明确标注日期的商业发票,上述未报交易的发票日期均在调查期内,这说明该公司获取有关交易的发票日期没有困难,完全能够以发票日期确定交易日期,因而本应如实提交上述未报交易的相关资料。
  其次,该公司在答卷时提出了其他两种确定交易日期的标准,即装船日和会计上记为销售的日期,但既没有按问卷要求解释理由,也没有说明当按这两种标准确定的日期不一致时的处理办法,这说明公司所提出的确定交易日期的标准有瑕疵。
  第三,公司主张的标准有瑕疵,并不减损其如实提供资料的义务,相反地,公司对于因而导致的漏报交易信息的可能,应当尽到更高的注意义务。也就是说,公司至少应按照其主张的标准提交完整的调查期内出口交易信息,特别是当按照其主张的两种标准判断某一交易是否发生在调查期内存在疑问时,公司应当告知调查机关有关交易的存在,并更加谨慎地如实提交其相关资料,而不能擅自决定不予报告。调查机关提取的资料显示,上述未报交易虽未记载在调查期内的会计系统中,但其装船日均在调查期内,这说明即使按照公司主张的方法确定交易日期,公司也应当注意到这些交易的装船日在调查期内这一事实,从而申报其存在并如实提供相关信息。
  此外,调查机关经调查和实地核查进一步发现,上述未报交易的合同订立日期、发货日期、进口报关日期和付款日期也均在调查期内,该公司对此无异议。这说明,上述未报交易从合同签订至双方履行完毕,其全部交易行为均发生在调查期内。
  调查机关对该公司是否已经获得提供有关资料的充分机会进行了审查。如前所述,在原始问卷调查阶段,调查机关已经明确要求该公司完整、准确地提交出口销售事实和数据,并告知不如实提交的后果。随后,调查机关还曾向该公司发出补充问卷,进一步了解关于公司出口销售等方面的情况,并重申了不如实提供信息的后果,公司在其补充答卷中没有提及上述未报交易的存在,也没有提供任何相关资料。在实地核查正式开始前,调查机关也曾询问公司是否需要对答卷信息进行更正或补充提交任何证据或材料,并告知在核查正式开始后将不再接受新的证据和材料。公司答复称不需要进行更正,也没有要补充提交的证据或材料。以上事实说明,调查机关已经给予该公司如实提交有关材料的充分机会。
  根据对以上情况的分析,调查机关认定,上述未报交易发生在调查期内,属于应当向调查机关报告的对中国出口销售,调查机关已经反复告知该公司完整、准确地提交有关信息资料的重要性和不如实提供的后果,并且给予了该公司提交有关资料的充分机会,而该公司没有如实提供有关资料。
  调查机关认为,反倾销调查针对的是涉案公司在调查期内向中国出口的全部被调查产品,应诉公司提交完整、准确的对华出口销售事实和数据是调查机关确定其出口价格、进而裁决该公司的出口行为是否存在倾销及其幅度的必要基础。若公司少报任何一笔出口销售,无论其数量大小、价格高低,都会对其倾销幅度产生直接影响,从而妨碍调查机关作出全面、准确、公正的裁决。况且,就本案而言,该公司未报出口交易的数量较大,价格显著低于调查期内该公司对华出口的平均价格,且该公司已知的对华出口金额小于中国海关统计的自韩国进口金额与其他已知韩国公司对华出口金额之差,不能排除该公司存在其他未报交易的可能性。因此,调查机关无法以该公司提交的对中国出口销售数据为基础确定其被调查产品的出口价格。
  综上,调查机关认定,该公司提交的对中国出口销售数据不完整,不能据以确定被调查产品的出口价格,鉴于该公司未能如实提供有关材料,依照《反倾销条例》第二十一条之规定,调查机关可以根据已经获得的事实和可获得的最佳信息确定该公司被调查产品的出口价格。经审查,调查机关认为本案申请书附件四中提供的某第三方机构出具的《韩国G.652光纤对华出口价格数据表》来源较为可靠,数据与实际情况基本相符,决定以之作为确定该公司被调查产品出口价格的基础。
  3.调整项目。
  (1)关于正常价值。
  调查机关对该公司主张的国内销售价格调整项目进行了审查,决定接受该公司提出的内陆运费、包装费用、信用费用等调整项目主张,在计算倾销幅度时对正常价值进行调整。
  (2)关于出口价格。
  调查机关对该公司主张的对中国出口销售价格中的内陆运费、国际运费、保险费、包装费用、信用费用、银行手续费、报关代理费、出口退税等环节费用进行了审查,鉴于调查机关采用申请书有关数据而非该公司报告的对中国出口销售数据为基础确定被调查产品的出口价格,调查机关决定按照公司报告的上述环节费用金额占被调查产品CIF价格总额的比例,对所使用的申请书数据进行调整,以确定该公司被调查产品的出口价格。
  4.关于到岸价格(CIF价格)。
  关于该公司向中国出口被调查产品的CIF价格,鉴于调查机关采用申请书有关数据作为确定该公司出口价格的基础,为确保公平、合理地确定倾销幅度,调查机关决定以申请书中提供的韩国G.652光纤对华出口CIF价格作为被调查产品的CIF价格。
   (二)价格比较。
  根据《反倾销条例》第六条的规定,调查机关在该公司提交的答卷等证明材料基础上,考虑了影响价格的各种可比性因素,按照公平、合理的方式,对该公司被调查产品的出口价格和正常价值在出口国出厂环节价格的基础上进行了比较。在计算倾销幅度时,调查机关使用加权平均正常价值和加权平均出口价格进行比较,得出倾销幅度。
  五、复审裁定
  根据上述调查结果,调查机关裁定原产于韩国LS电线株式会社和大韩光通信株式会社的进口非色散位移单模光纤产品在复审调查期内存在倾销,其中LS电线株式会社的倾销幅度为9.1,大韩光通信株式会社的倾销幅度为7.9。

相关机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