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


EŹշתҲȥЩνʤȴҲҷ˵˵ˣЩǻģάЩʵһؾأdzªİ׹ǣĥѣʱҾԼֵѶϢҶߵΪ⼸˶١ÿǸʱҲžҵĿֲǸ߸ϵһУڰں㡣
EߵԼķǰһֳ°͡
Eҵˣ˵Dzˣɣ˷ʱˣ㿪ʼɣ

    ԲˣҲˣұͲó˿ˡEӺöҲûθϤKFCȴûϤ
E һֻѼƵʣ߿пѼӣ˵ģһѹ𣬹ѼӡɽУͼͷ֮æȥУȴûҵѼģֻ˰ֻѼϣҧ˿Ѽ⣬üͷ˵ϰ֣ûáEͣһãڻ·ϣʱ೤˼ͻȻ֪ķһֻҶСײϡʶʮָ֣֮ȴĵIJ뾪ȡֻСͣ˴ţûһ˿ధ֮ɫҲ֪DZߣз϶ͣҵָ·ţһδεسһδʧܣ˫СѿѿȴţãȻ˲ɳȴһ˲ҿ̣ҲԼһ˰
EһţһˮˬȡӬӣ˴
Eһ
EʱȻ򵥶顣ÿ죬ȻΪµΪα·ϡżͣ½ŲѰһ̼ڸбһѣĵױټĶֲټ延԰ƣĽŲꡣ
EãҺҵĺӴɲС̨̾ϢĻδ̨Χۡġűĺӵľʡضãµ·ۣԶΣɶ˷Ψĵȴѵļ֣ܻѰζijɹӺͰְһ
Eˣ档 Աһ档 ˣ档 Աһ档 ˳ҪߡԱǮ ˣʲôǮ ԱûǮ ˣ治滻ô ԱҲûǮ ˣҲû԰EʧЩDZصģ˵ԭ͵߿ĸܶţE ֻ汻ķͺ˵壬ֻΪǰͳ򵥵̬ƣֻΪĽͱԭʼ飬ֻ򱯹۵ͳĸܰסΰĻ¥Իٱļ
EŶˣǶʶ
EԺһֱϾûƽͷڼʱĻЦ֣ΪΪһֶֻеģûж룬ֻǸϸµչ̬ϾֻҪ֪ɱй棺ڸԭûɹɵɱĿʱҪ⳥ʮij⣬Ҫһ֮ȥִδɵ񣬷ͻΪһǹɱĿꡣһdzҲڹɹʸߣ²ţ²ԭ򣬲ʹȱɱֳ߳࣬ԽԽĴϰ嶼ԭ򡣿һʧˣʮijûиеΪѣһ֮ȥǹɱϴεĿ꣬ڶ˵ֱһɵʧȥ֣ʧȥֻܿ۶֣ʹûɱֵƣοǹɱĿ꾭ϴεľպӵĽοĿ껹ϳһûɵĻͻΪһǹɱĿꡣ죿ԼDzɹģΪһһڹļ£һijҪڹȷĿŻḶ壬ڴ֮ǰеϢڹƤ£ȻЩϢҲ˺סһķ硣

Ϸֳ

99918 ֳ ֳ www.666k8.com ֳ 888ֳ ֳ õֳ 婷ֳ Ͼ www,dafa888,com ֳ ټֳ ֳַ ֳ Ӣϣ˾ 99Ʊƽ̨ ɳ ֳѧУ격ֳֽֽ𿪻ѧУֳעǮe8889.comƭעǮe8889.com϶IJַעǮe8889.comҳټעǮe8889.com۳ֳǼعֳ

由专业人士共同编写的法律百科,已有107,935个用户参与,共213,944个词条。

破坏交通工具罪 编辑词条

基本释义

破坏交通工具罪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一十六条规定,破坏交通工具罪是指,破坏火车、汽车、电车、船只、航空器,足以使火车、汽车、电车、船只、航空器发生颠覆、毁坏危险,尚未造成严重后果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其中,第一百一十九条规定,破坏交通工具,造成严重后果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编辑本段

词条详解

一、破坏交通工具罪刑法条文

第一百一十六条 破坏火车、汽车、电车、船只、航空器,足以使火车、汽车、电车、船只、航空器发生倾覆、毁坏危险,尚未造成严重后果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第一百一十九条第一款 破坏交通工具、交通设施、电力设备、燃气设备、易燃易爆设备,造成严重后果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二、破坏交通工具罪构成要件

1、客体要件

本罪侵犯的客体是交通运输安全。破坏交通工具不但给铁路、公路、水上、空中安全运输造成严重威胁,严重危害国家经济建设和国防建设,也危及广大群众生命财产的安全。

本罪的犯罪对象,仅限于法定的火车、汽车、电车、船只、航空器等大型的现代化交通工具。这些交通工具机动性强、价值高、速度快、载运量大,一旦遭受破坏,使之颠覆或毁损,就可能造成不特定多人重伤、死亡,或者公私财产的重大损失。破坏马车、脚踏车、手推车等简单交通工具,虽然也可能造成人身伤亡或财产损失,但有其局限性,不足以危害公共安全,不构成本罪。视情节可定为故意毁坏财物罪,或者杀人罪、伤害罪。

用于交通运输的拖拉机能否作为本罪的对象,实践中看法不一。多数人认为,从事交通运输的拖拉机与汽车性能相似,对其进行破坏有可能危害交通运输安全。因此对汽车应作广义解释,包括用于交通运输的拖拉机在内。但破坏耕种用的拖拉机,不危及交通运输安全,不构成本罪。构成犯罪的,应以故意毁坏财物罪论处。

作为本罪破坏对象的交通工具不仅是特定的,还须是正在使用中的,包括运行中的和交付使用停机待用的交通工具。因为只有破坏这样的交通工具,才可能危害交通运输安全。破坏正在制造或修理中,尚未交付使用的交通工具,通常不会给公共安全造成威胁,其情节严重的,应以故意毁坏财物罪论处。

2、主体要件

本罪的主体为一般主体,即凡年满16周岁、具有刑事责任能力自然人均可构成。

3、主观要件

本罪在主观方面表现为故意,包括直接故意间接故意。即行为人明知其破坏行为足以造成交通工具倾覆、毁坏的危险,并希望或者放任这种危险的发生。本罪的动机多种多样,如出于报复泄愤、邀功请赏或嫁祸于人而蓄意制造事故,出于贪利而盗窃正在使用的交通工具的重要部件,出于流氓动机故意捣乱破坏等。无论出于何种个人动机都不影响本罪的成立。

4、客观要件

本罪在客观方面表现为实施破坏火车、汽车、电车、船只、航空器的行为,并且足以使其发生倾覆、毁坏危险。破坏的方法多种多样,如放火、爆炸、拆卸或砸毁重要机件,故意违章操作制造事故,在修理中制造隐患并交付使用等。实施破坏行为足以使火车等特定交通工具发生倾覆、毁坏的危险,才构成本罪。所谓倾覆是指车辆倾倒、颠覆、船只翻沉、航空器坠落等。所谓毁坏是指使交通工具完全报废,或受到严重破坏,以致不能行驶或不能安全行驶。倾覆、毁坏危险则指破坏行为虽未实际造成交通工具倾覆、破坏,但具有使之倾覆、毁坏的实际可能性和危险性。

 

通常只有破坏正在使用的交通工具的重要部位和机件,如交通工具的操作驾驶系统,制动、刹车系统,以及破坏船体造成行船危险等,才可能产生这种实际可能性和危险性。有些破坏行为,使交通工具门窗破碎,车身表现凹陷,油漆剥落,从表面看,遍体鳞伤,但其机体性能完好,不影响安全运行,因而不构成破坏交通工具罪。有些破坏行为,从表现看,机体完好无损,但其关键机件遭受破坏、拆卸,足以使交通工具发生倾覆、毁坏危险,则构成破坏交通工具罪。因此,认定破坏交通工具的破坏程度,不应以给交通工具本身造成损失的价值大小为标准,而应以是否足以使交通工具发生倾覆、毁坏危险为根据。有的破坏行为可能只拆卸一个螺丝钉。一个螺丝钉本身的价值不大,但由于被拆卸,足以使交通工具发生倾覆、毁坏危险的,就构成破坏交通工具罪。

三、破坏交通工具罪的认定

立案标准

根据刑法第116条、第119条第l款的规定;破坏正在使用中的火车、汽车、电车、船只、航空器,足以使上述交通工具发生倾覆、毁坏危险的,应当立案追究。

 

本罪是危险犯,只要行为人破坏了正在使用中的交道工具;并且足以使交通工具发生倾覆、毁坏危险,就会威胁到不特定的多数人的人身和财产安全,不要求实际已经造成严重后果,就构成犯罪,应当立案追究。

与其他罪名的界限

()破坏交通工具罪与放火罪、爆炸罪的界限

使用放火、爆炸的手段破坏交通工具的安全与放火罪爆炸罪犯罪手段相同,而且都危害公共安全。其主要区别在于,前者的犯罪对象是正在使用的火车、汽车、电车、船只、航空器等交通工具,放火罪、爆炸罪侵害的对象则是上述交通工具以外的其他公私财物和不特定多数人的人身和财产安全。为了保证交通运输安全,本法将正在使用的交通工具作为特殊保护对象加以规定,因此行为人无论采用何种手段破坏交通工具,只要足以使之发生倾覆、毁坏危险,因而危害交通运输安全,均以破坏交通工具罪论处。如果行为人使用放火、爆炸的手段破坏未交付使用的交通工具,则应以放火罪或爆炸罪定罪。

()破坏交通工具与盗窃罪的界限

实践中发生的出于盗窃目的破坏交通工具的案件,易于同由于盗窃交通工具的设备、一般部件等构成的盗窃罪相混淆。区分两者的关键在于破坏的对象和侵犯的客体不同。前者行为人以盗窃为目的,破坏的是正在使用的交通工具的重要装置和部件,足以造成交通工具倾覆、毁坏危险,因而侵犯了交通运输安全,应以破坏交通工具罪论处。后者行为人出于盗窃的目的,毁坏的是非使用中的交通工具,或者交通工具的一般设备。因为这类交通工具未承担运输任务,破坏部位不影响交通工具安全行驶,因而对交通运输安全无现实危险性。其侵犯的客体只能体现为公私财产的所有关系。鉴于这种案件行为人秘密窃取交通工具的设备、部件,大多不是信手拈来,盗窃目的往往需要实施拆卸等破坏行为才能实现。这样盗窃行为和毁坏公私财物的行为就发生牵连关系,根据对牵连犯按一重罪处理的原则,对这种案件应视情节,定为盗窃罪或故意毁坏财物罪。

本罪与非罪

要看被破坏的交通工具是否正在使用期间。

所谓正在使用的交通工具,不仅包括正在行驶或者飞行中的交通工具,也包招经过验收,在交付使用期间,停机待用的交通工具。因为,只有破坏这种正在执行和随时可能执行运输任务的交通工具,才能够危害公共安全,给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造成重大的损失。如果破坏正在制造、修理中的,或者已经报废的,或者虽然制造出成品,但尚未交付使用的交通工具。由于不可能构成对公共安全的威胁,因此,不能构成破坏交通工具罪,而应以故意毁坏财物罪论处。但是,如果负责修理交通工具的人员,在修理中故意进行破坏,或制造隐患,将受到破坏或尚未修复的交通工具交付使用,则构成破坏交通工具罪。

要看破坏的方法和部位。

一般地说,只有使用放火、爆炸等危险方法,或者用其它方法破坏交通工具的重要装置部件,才足以造成车翻、船沉、航空器坠落的严重后果,才能构成本罪。例如,在长途公共汽车中途停车休息时,甲把汽车的重要部件刹车泵偷偷拆下,汽车开动后,因不能刹车而造成翻车事故,致多人伤亡,甲的行为构成破坏交通工具罪。如果只破坏上述交通工具中一些不影响安全运行的协助性设备,如门窗、玻璃、灯具、卧具、坐椅、卫生设备等,则不构成破坏交通工具罪。情节严重的,可以按故意毁坏财物罪论处。

破坏交通工具只要达到足以使之发生倾覆、毁坏危险,无论是否造成严重后果,均构成本罪的既遂。本罪是否存在未遂,刑法理论界有两种不同的观点。否定未遂存在的观点认为,本罪属于危险犯,以行为造成交通工具倾覆、毁坏危险作为法定的既遂标准。而行为人着手实施犯罪就具备了这种危险性,已经达到既遂状态,因而无既遂与未遂之分。

肯定未遂存在的观点认为,根据本条的规定,本罪是以行为造成交通工具倾覆、毁坏的实际危险状态作为既遂的标志,通常行为实行终了才会产生这种实际危险状态。如果行为人虽已着手对交通工具进行破坏,但尚不足以造成交通工具倾覆、毁坏的实际危险状态,就构成本罪的未遂。比如,行为人刚着手破坏汽车的刹车系统,未容剪断刹车管即被当场抓获,而未得逞,就应按破坏交通工具未遂犯处理。后一种意见较为合理。

四、破坏交通工具罪的处罚

犯本罪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依本法第119条之规定,造成严重后果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严重后果,主要是指致使火车、汽车、电车、船只、航空器等交通工具发生倾覆、毁坏,致人重伤、死亡或者使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如果行为人实施危害公共安全的破坏交通工具行为,造成了交通工具倾覆、毁坏严重后果的,则应在法定刑较重的量刑档次即10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这一量刑档次内给犯罪行为人裁量刑罚。如果破坏交通工具危害公共安全,尚未造成严重后果即没有造成交通工具倾覆、毁坏后果的,则应在法定刑较轻的量刑档次即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这一量刑档次内裁量刑罚。这里的尚未造成严重后果包括两种情况:一是破坏交通工具危害公共安全,没有造成任何后果的;二是破坏交通工具危害公共安全,造成了较轻的危害后果,或者虽然造成较重的危害后果,但不是严重危害后果的。当然,破坏交通工具的行为与严重后果之间应具有因果关系,如果严重后果是由其他原因而不是行为人的破坏行为引起的,也不能适用较重的量刑档次即本条第1款的规定。

在坚持以危害后果的严重程度为主要依据确定适用较重或较轻的量刑档次的基础上,还要综合考察犯罪行为人的犯罪事实、情节等,进一步选择轻重不同的刑罚,以使罪刑相适应。

 

司法实践中,这些应予考虑的犯罪事实、情节主要有:

 

1、犯罪故意的内容和犯罪动机。在危害后果相同的情况下,破坏交通工具罪故意的内容和破坏交通工具犯罪行为人的犯罪动机不同,其人身危险程度也不同,因此,在量刑时应有所区别。比如:行为人出于直接故意破坏交通工具,表明行为人希望和追求危害公共安全的后果发生,其主观恶性大,量刑时应作为从重情节考虑。如果犯罪行为人出于盗窃财物目的而对交通工具实施了破坏,其主观上对交通工具的破坏出于间接故意,则应作为从轻情节考虑。犯罪动机的恶劣程度也影响刑罚的轻重。如为报复社会而破坏交通工具就比出于悲观厌世而破坏交通工具的犯罪的主观恶性要大,量刑时应酌定从重。

2、犯罪后自首或有悔改、立功表现的。破坏交通工具犯罪后,行为人有自首或悔改、立功表现的,应依法或酌定从轻、减轻或者免除处罚

3、犯罪行为人的刑事责任年龄刑事责任能力。已满16周岁未满18周岁的未成年人实施破坏交通工具的犯罪,毕竟比成年人容易教育和改造,因此,应当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如果犯罪行为人是限制刑事责任能力的人,则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

4、犯罪方法。犯罪方法不同,给交通工具造成倾覆、毁坏的程度也不尽相同。对采用爆炸、放火等方法破坏交通工具的,在量刑幅度内可以作为从重情节考虑。

5、行为人的行为可能给社会造成的危害程度的大小。行为人对装载乘客的火车、汽车、电车、船只、飞机实施破坏的,对装载货币、抢险救灾物资、重点建设设备和重要出口商品等交通工具实施破坏的,由于其危及多人的生命安全和重大公私财产安全,甚至会造成重大国际影响,因此,在量刑时应在量刑幅度从重处罚。如果行为人所破坏的交通工具未装载乘客或物资,则相应地给公共安全造成的危害后果亦较小,可以在量刑幅度内作为以轻情节考虑。

6、危害后果的具体情况。在以严重后果为主要依据选择较重或较轻的量刑档次后,还要具体考察危害后果的实际情况。如:在造成严重后果的情况下,量刑时还应考虑交通工具倾覆、毁坏的具体程度,公私财产毁损的具体情况,死亡或重伤的人数等。如果未造成任何后果,则应在较轻的量刑档次内从轻处罚

五、司法解释

《民用航空法》第一百九十三条第一款、第二款违反本法规定,隐匿携带炸药、雷管或者其他危险品乘坐民用航空器,或者以非危险品品名托运危险品,尚未造成严重后果的,比照刑法第一百六十三条的规定追究刑事责任;造成严重后果的,依照刑法第一百一十条的规定追究刑事责任。

企业事业单位犯前款罪的,判处罚金,并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照前款规定追究刑事责任。

第一百九十五条 故意在使用中的民用航空器上放置危险品或者唆使他人放置危险品,足以毁坏该民用航空器,危及飞行安全,尚未造成严重后果的,依照刑法第一百零七条的规定追究刑事责任;造成严重后果的,依照刑法第一百一十条的规定追究刑事责任。

第一百九十七条 盗窃或者故意损毁、移动使用中的航行设施,危及飞行安全,足以使民用航空器发生坠落、毁坏危险,尚未造成严重后果的,依照刑法第一百零八条的规定追究刑事责任;造成严重后果的,依照刑法第一百一十条的规定追究刑事责任。

六、案例分析

被告人杨某从事旅客运输业,因同行业竞争同夏某产生矛盾,被告人杨某伺机报复夏某。2006年11月23日,被告人杨某驾驶客运汽车行驶至宾太公路南岗上,故意倒车撞击停在坡下的夏某所有的客车,导致夏某的客车溜坡,司机及时制动,使车辆幸免倾覆,被撞车辆多名乘客受伤,车辆损坏所造成的损失折核人民币4000元。

二、分歧

被告人杨某的行为如何定性,有三种不同意见:第一种意见认为,被告人杨某故意毁坏他人财物,数额较大,该行为构成故意毁坏公私财物罪;第二种意见认为,被告人杨某故意使用撞车的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的行为,构成以其他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第三种意见认为,被告人杨某故意破坏汽车,足以使汽车发生倾覆、毁坏的危险,该行为构成破坏交通工具罪。

三、评析

笔者同意第三种意见。以其他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犯罪和破坏交通工具犯罪,均属于危害公共安全犯罪,这类犯罪侵犯的客体是社会公共安全,即不特定多人的生命、健康和重大公私财产的安全。所谓的“不特定”是说这类犯罪的危害性不局限于特定的个人和个别财产,侵害对象所危及的范围,是难以预料和控制发生或足以发生严重后果的可能性和危险性。如果犯罪行为只侵犯某一特定人的人身或特定的公私财产,而不直接危及多人的生命、健康和重大财产安全的,就不能构成危害公共安全犯罪,而应根据其侵犯的客体分别定为故意杀人罪故意伤害罪、故意毁坏公私财物罪等。被告人杨某的行为侵犯的对象虽然是特定的,即夏某所有的客车,但同时又侵犯不特定多人的生命、健康的安全,即多名乘客的生命、健康的安全,因此,被告人杨某的行为应构成危害公共安全类的犯罪,不应构成故意毁坏公私财物罪,第一种观点不能成立。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115条的规定,用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的犯罪,包括放火罪决水罪爆炸罪投毒罪、以其他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其中以其他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是指故意使用与放火、决水、爆炸、投毒等危险性相当的其他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的行为。而破坏交通工具罪是指故意破坏交通工具,足以使交通工具发生倾覆、毁坏危险,危害交通运输安全的行为,这是一种以交通工具作为特定破坏对象的危害公共安全的犯罪。而用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的犯罪,侵害的对象是正在使用的火车、汽车、航空器等交通工具以外的其他公私财物和不特定多数人的人身和财产安全。为了保证交通运输安全,我国刑法将正在使用的交通工具作为特殊保护对象加以规定,行为人无论采用何种手段破坏交通工具,只要足以使之发生倾覆、毁坏危险,因而危害交通运输安全,均以破坏交通工具罪论处。按照特别法优于一般法的原理,被告人杨某的行为不构成以其他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因此第二种观点不能成立。被告人杨某的行为构成破坏交通工具罪。从破坏交通工具罪的构成要件来看,破坏交通工具罪的主体为一般主体,被告人杨某符合破坏交通工具罪的主体特征;破坏交通工具罪的主观方面表现为故意,包括直接故意和间接故意,即行为人明知其破坏行为足以造成交通工具倾覆、毁坏的危险,并希望或者放任这种危险的发生。被告人杨某明知其破坏行为足以造成交通工具的倾覆、毁坏的危险,并希望这种危险的发生,属直接故意。破坏交通工具罪的客观方面表现为实施破坏交通工具的行为,并且足以使其发生倾覆、毁坏危险,被告人杨某实施驾车撞击正在使用的交通工具的破坏行为,并导致被撞客车溜坡,足以使其发生倾覆、毁坏危险;破坏交通工具罪侵犯的客体是交通运输安全,即破坏正在使用的交通工具,危及不特定多人的健康和生命的安全。被告人杨某破坏正在使用的交通工具,导致多名乘客受伤,危害了交通运输安全。被告人杨某的行为完全具备破坏交通工具罪的构成要件,应依照刑法第116条、第119条第1款的规定处罚。

参考资料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2011年修正) 

 

编辑本段

突出贡献者

更多

协作编辑者

词条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