עǮe8889.com


עǮe8889.comҪ뿪תͷҲ
עǮe8889.comְһİijС򳵺˾ʦ˵:Ѿͷ⣬Сĵ㡣ҸоʦĺܺãҲϲѾͷ֣ģǻˡעǮe8889.comôӽһ˵ʲô
עǮe8889.com˵޷绨䡣
עǮe8889.comϷˣԼ޹ı
עǮe8889.comҰҺޡƶ֮˼֮Ҵ£Ů֮˸ƽȣ֮
עǮe8889.comǸҹһ£ңңͲ롣ִ֣֮ϡһأ룬ұ㲻룬Ҫغһʱᶨض˵ԣ档

Ϸֳ

99918 ֳ ֳ www.666k8.com ֳ 888ֳ ֳ õֳ 婷ֳ Ͼ www,dafa888,com ֳ ټֳ ֳַ ֳ Ӣϣ˾ 99Ʊƽ̨ ɳ עǮe8889.comΤֳϷֳעǮe8889.com11444۱ʹΧͶעŷڻְ2015עΧץټֳ ŻԶһעǮe8889.comʹ˾500

由专业人士共同编写的法律百科,已有107,935个用户参与,共213,944个词条。

刑讯逼供罪 编辑词条

基本释义

刑讯逼供罪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47条的规定,刑讯逼供罪,是指司法工作人员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使用肉刑或者变相肉刑,逼取口供的行为。 我们国家虽然一直致力于消除刑讯逼供现象,但是有关这类事件不断见诸网络、报端。曾经出现的网络新词汇“躲猫猫”,“做梦梦死的”“之类就是对现今刑讯逼供状况的一个讥讽,人们在谈论这些荒唐可笑词汇的背后,蕴含着对我国司法公正的不满。因此,遏制刑讯逼供,加强人权保障的理念是我们国家法治建设的长期任务。

编辑本段

词条详解

一、刑讯逼供罪罪名变迁

    在我国古代奴隶社会、封建社会时期,以及欧洲的中世纪时期,刑讯逼供被认为是一种合法的诉讼方式,尤其是到了封建社会时期,刑讯成为纠问式诉讼制度的一个典型特点。直至资产阶级革命,在启蒙思想家的号召下,针对封建社会的罪刑擅断、刑罚的残酷性和不人道性,确立了禁止强迫被告人招供的相关法律制度。清末颁布了《大清现行刑律》,是中国最早宣布废除刑讯逼供的法律。

    中国共产党在建立人民民主政权后,在长期的司法实践中逐步确立了“重证据,重调查研究,不轻信口供,严禁刑讯逼供”的刑事政策和司法原则,并规定在1979年制定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中。同时,1979年刑法典也规定了刑讯逼供罪,旨在惩治和预防司法实践中的刑讯逼供现象。我国刑法典第136条规定:“严禁刑讯逼供。国家工作人员对人犯实行刑讯逼供的,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以肉刑致人伤残的,以伤害罪从重论处。”

    修订后的1997年刑法典则对本罪的罪状及法条结构作了重大修改,第247条规定,司法工作人员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实行刑讯逼供或者使用暴力逼取证人证言的,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致人伤残死亡的,依照本法第234条、第232条的规定定罪从重处罚

    通过新旧法条的对比,可以看出新刑法取消了宣言式的规定,特别是1979年刑法典明确宣布“严禁刑讯逼供”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1997年刑法典将1979年刑法典中规定的本罪的主体由国家工作人员改为司法工作人员,是基于本罪的行为性质和行为目的所决定的,范围更具体更有针对性,因此修改是非常必要和合理的。另外,1997年刑法典将本罪对象界定为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较1979年刑法典界定的人犯更体现出对人权的尊重,是立法的一大进步。

二、刑讯逼供罪构成要件

(一)本罪主体

    刑讯逼供的主体是特殊主体,即只能是司法工作人员,也是具有侦查、检察、审判刑事案件的人员以及协助审讯的其他工作人员。特别要指出的是,工商、税务、海关等部门的行政执法人员和机关、企事业单位的保卫、监察、纪检干部等不属于司法工作人员,因而不能成为本罪的主体。他们在单位用肉刑或变相肉刑逼取口供,符合故意伤害罪特征的,应依故意伤害罪论处,但不能认定为刑讯逼供。司法实践中,应注意司法工作人员并非包括所有在司法机关工作的人员,如在司法机关工作的勤杂人员、后勤人员不能认为是司法工作人员,但在上述机关负责侦查、检察、审判、监管工作的领导人员也属于这里的司法工作人员。

(二)本罪主观方面

    本罪在主观上只能是故意,并且具有逼取口供的目的。至于行为人是否得到供述,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供述是否符合事实,均不影响本罪成立。如果行为人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使用肉刑或者变相肉刑不是为了逼取口供,而是出于其他目的,则不构成本罪。犯罪动机不影响本罪成立。司法实践中有人主张,犯罪动机是“为公”的(如为了迅速结案),就不应以犯罪论处;犯罪动机是“为私”的(如为了挟嫌报复),才应以犯罪论处。我们认为,这种观点不妥当。不管是为公还是为私,刑讯逼供行为都侵犯了他人的人身权利,具有犯罪社会危害性。上述不同动机只能影响量刑,不能影响定罪。

(三)本罪客体

    本罪侵犯的是复杂客体,即公民的人身权利和国家司法机关的正常刑讯逼供罪活动。我国法律严格保护公民的人身权利,即使是被怀疑或者被指控犯有罪行而受审的人,也不允许非法侵犯其人身权利。刑讯逼供会造成受审人的肉体伤害和精神损害,因此,直接侵犯了公民的人身权利。而按照刑讯逼供所得的口供定案,又往往是造成冤假错案的原因,因此,又妨害了司法机关的正常活动,破坏了社会主义法制,损害了司法机关的威信。

   本罪侵害的对象是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所谓犯罪嫌疑人,是指根据一定证据被怀疑可能是实施犯罪行为的人。所谓被告人,是指依法被控诉有罪,并由司法机关追究刑事责任的人。证人不能成为本罪侵害的对象,如果对他们刑讯逼供构成犯罪的,按暴力取证罪论处。

(四)本罪客观方面

    刑讯逼供在客观方面表现为使用肉刑或者变相肉刑逼取犯罪嫌疑人或被告人口供的行为。肉刑,是指使用捆绑、吊打、火烤等各种刑具或器械,直接施加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身体,使其遭受难以忍受的皮肉之苦的暴力审讯手段与方法。所谓变相肉刑,主要是指除上述肉刑之外的使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肉体或精神遭受痛苦折磨的方法和手段,如长时间冻饿、罚跪、罚站、晒烤、连续不断轮番审讯等。不论是直接使用肉刑,还是变相使用肉刑,都构成刑讯逼供。具体而言,本罪在客观方面必须具备以下条件:一是发生的时空条件必须是在刑事诉讼过程中,否则,不构成本罪;二是刑讯逼供的对象必须是犯罪嫌疑人或被告人;三是行为人实施了利用职务之便逼取口供的行为。三个条件缺一不可。

三、此罪与彼罪的界限

(一)刑讯逼供罪与非法拘禁罪的界限

    刑讯逼供罪和非法拘禁罪具有一些相似之处,如犯罪客体都包括公民的人身权利,客观方面都可能给他人造成一定的肉体伤害,在主观方面都是故意犯罪。但二者有着本质的区别,主要表现在:
    (1)犯罪客体不同。刑讯逼供罪的犯罪客体是复杂客体,既侵犯了公民的人身权利又侵犯了司法机关的正常活动;而非法拘禁罪的犯罪客体是单一客体,即公民的人身自由权利。

    (2)犯罪主体不同。刑讯逼供主体是特殊主体,只有司法工作人员才能构成;而非法拘禁罪的主体属于一般主体,即无论是否为司法工作人员均可构成。在这,有两类主体值得注意:一是机关、团体、企业、事业单位的保卫干部。二是乡、镇、村干部和武装部长、民兵连长。这些人员既不是司法工作人员,也没有合法的审讯权利,因而也不能成为刑讯逼供罪的主体。主体只能是司法工作人员(即有侦查、检察、审判、监管职责的工作人员)
    (3)犯罪对象不同。刑讯逼供罪的犯罪对象具有特定性,仅为犯罪嫌疑人或刑事被告人;而非法拘禁罪的犯罪对象不受任何限制,可以是任何公民,当然犯罪嫌疑人、刑事被告人也可以成为非法拘禁罪的对象。
    (4)犯罪客观方面不同。刑讯逼供在客观上表现为司法工作人员利用职权对他人使用肉刑或变相肉刑逼取口供的行为。实践中常见的手段主要有罚站、罚跪、冻饿、曝晒、吊打、不准休息、滥用械具等;而非法拘禁罪在客观上表现为非法强制剥夺或限制他人人身自由的行为,主要手段有强行关押、捆绑、禁闭、隔离审查、监护审查等。

    (5)犯罪目的不同。两罪虽然都是故意犯罪,但犯罪目的不同;刑讯逼供罪的目的是为了获取有罪、罪重的口供;非法拘禁罪的目的是为了剥夺他人人身自由。在实践中应注意,虽然有的行为人对他人非法拘禁,甚至采取肉刑或变相肉刑的方法,以获取其有罪的口供,但由于犯罪主体、犯罪对象等方面不具备刑讯逼供罪的条件,其行为也只能以非法拘禁罪定罪,而不能以刑讯逼供罪定罪。

(二)刑讯逼供罪与暴力取证罪的界限

    二罪被规定在同一条文中,其两者主体、主观罪过相同,采用的手段也相似,在客观方面都可实施暴力行为,主要区别有:

    (1)犯罪对象不同。刑讯逼供罪的对象是犯罪嫌疑人或刑事被告人;暴力取证罪的犯罪对象则是证人。这里的证人不限于刑事诉讼中的证人、也包括民事、行政案件中的证人。
    (2)行为方式不完全相同。刑讯逼供罪的行为方式包括采取肉刑和变相肉刑两种,即既可以采取暴力方式,也可以采取非暴力方式;而暴力取证罪则只能采取暴力方式。刑讯逼供罪只能发生在刑事诉讼中;而暴力取证罪则既可以发生在刑事诉讼中,也可以发生在民事、行政诉讼中。
    (3)犯罪目的不同。刑讯逼供罪的目的在于逼取口供;而暴力取证罪的目的则在于逼取证人的证言。

(三)刑讯逼供罪与故意伤害罪、故意杀人罪的界限

     刑讯逼供罪和故意伤害罪故意杀人罪都是故意侵犯公民人身权利的犯罪,都有可能对他人的健康乃至生命造成侵害,有一定的相似之处。但从刑法理论上分析,刑讯逼供罪与故意伤害罪、故意杀人罪的区别还是比较明显的:
    (1)犯罪客体不同。刑讯逼供罪侵犯的是复杂客体,即公民的人身权利和司法机关的正常活动;而故意伤害罪与故意杀人罪侵犯的都是简单客体,即分别为公民的健康权与公民的生命权
    (2)犯罪对象不同。刑讯逼供罪的犯罪对象是特定的,即仅限于犯罪嫌疑人和被告人;而故意伤害罪、故意杀人罪的犯罪对象是不特定的,可以是任何公民。另外,发生的时空条件也不同,刑讯逼供罪仅能发生在刑事诉讼活动领域;而故意伤害罪、故意杀人罪发生的时空条件没有任何限制。
    (3)犯罪客观方面表现不同。刑讯逼供罪在客观上要求利用职务之便,对被害人使用肉刑或变相肉刑,但是否给被害人的身体健康造成损害不是本罪构成的必要条件;而故意伤害罪、故意杀人罪没有任何方法及时空条件的限制,只要是对公民的人身实施伤害或对公民的生命予以剥夺,并使被害人的身体健康受到一定程度的损害或致使被害人死亡即构成犯罪。
    (4)犯罪目的不同。刑讯逼供罪的目的是为了逼取口供,动机常常在于尽快破案;而故意伤害罪、故意杀人罪目的是伤害公民的健康或剥夺他人的生命。
    (5)犯罪主体不同。刑讯逼供罪是特殊主体,即仅限于司法工作人员;而故意伤害罪、故意杀人罪则是一般主体,即任何达到刑事责任年龄并具有刑事责任能力的人都可构成。

四、罪与非罪的界限

    司法实践中,区分刑讯逼供罪与非罪可从以下几个方面考虑:

    (1)区分刑讯逼供罪与一般刑讯逼供行为的界限。

    二者的区别主要在于情节的轻重不同。根据最高人民检察院颁发的《关于人民检察院直接受理立案侦查立案标准的规定(试行)》关于对刑讯逼供的立案标准总体来讲是比较妥当的,可作为刑讯逼供行为罪与非罪界限的重要参考。即:①手段残忍、影响恶劣的;②致人自杀或精神失常的;③造成冤、假、错案的;④3次以上或3人以上刑讯逼供的;⑤授意、指使、强迫他人刑讯逼供的。实践中,刑讯逼供的主体是特殊主体即司法工作人员,行为人的动机、目的多是为了急于破案,是因公犯罪,出发点是好的,因此,认定构成刑讯逼供罪,应该是行为已经造成了严重后果,如致人伤残、自杀、死亡、精神失常等。这样既便于在司法工作中掌握界限问题,又符合惩罚少数、教育多数的原则。笔者认为,这种观点是错误的,在前面第一个大问题中已论述过动机不同不影响定罪,所以正确的做法应是全面综合分析整个案情,结合行为人的主观动机、作案手段、情节、次数、人数、造成的后果和影响等多方面,根据最高人民检察院的试行规定,来确定行为人是否构成犯罪。

    (2)区分刑讯逼供的行为和某些错误的审讯方法以及其他一些特定条件下的审讯方法的界限。

    使用肉刑或变相肉刑的逼供行为是成立刑讯逼供罪的前提。如某审讯方法虽属错误但并非刑讯逼供行为,则不构成刑讯逼供罪。如对犯罪嫌疑人采取引供、劝供、诱供、指名问供的方法等,它与刑讯逼供罪虽然都是为了获取口供,但由于其在客观方面并没使用肉刑或变相肉刑,即没有采用刑讯方法,实属一种错误的违法的审讯方法,虽然应当依法予以严厉的批评教育甚至给予必要的处分,但不能认定构成犯罪。此外,一些特定条件下的审讯行为虽然形似于刑讯的某些地方,但实为合法的必要的审讯方法,也不能认定为刑讯逼供行为。如突击审讯行为,就是特殊情况下对重大案件的犯罪嫌疑人进行审讯,为了及时捕获其他共犯以破获全案,防止证据被毁或串供,有必要集中时间、集中人力进行突击讯问,其目的是弄清案情,并非为逼取有罪的口供,而且也未使用肉刑或变相肉刑,这种情况下虽然在客观上可能会一定程度地影响受审人的休息,给其造成一定的肉体或精神上的痛苦,但其与刑讯逼供行为还是有很大差别的。

五、刑讯逼供罪罪数形态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47条规定,刑讯逼供致人伤残、死亡的,依本法第234条、232条的规定定罪从重处罚,即以故意伤害罪和故意杀人罪定罪量刑。这种立法在刑法理论上称为转化犯

    转化犯:即行为人在实施某一较轻的犯罪时,由于连带的行为又触犯了另一较重的犯罪,以较重的犯罪论处。

    构成要件:

    客观上致人伤残或者死亡,是指暴力或者其他逼供行为直接导致被害人伤残、当场死亡或者经抢救无效死亡。若逼供行为导致被害人自杀的,不构成故意杀人罪。

    主观上行为人要对伤残、死亡行为的结果具有故意。如果在刑讯逼供的过程中,出于过失造成被害人伤残的,可以按本罪处理;但是因过失而致被害人死亡的,应当择一重罪按照过失致人死亡罪论处。

六、刑讯逼供罪共同犯罪

    在司法实践中,一人单独实施刑讯逼供行为的比较少,往往有多人参与。这些参与人是否构成刑讯逼供罪呢?就需要弄清刑讯逼供的共同犯罪问题。刑讯逼供罪要构成共同犯罪必须符合共同犯罪的主要特征即犯罪构成要件。第一,行为人要有共同的刑讯逼供犯罪行为。这就需要共同对被审讯人进行刑讯逼供,第二,行为人要有共同的刑讯逼供犯罪故意。每个实施刑讯逼供犯罪行为人对刑讯逼供行为会发生的结果明知并且希望或放任其发生。在刑讯逼供共同犯罪中,每个行为人要认识到自己是直接在实施刑讯逼供犯罪行为,而且认识到其他行为人和自己在共同实施刑讯逼供犯罪行为。如果一个行为人是故意,而另一行为人是过失则不构成共同犯罪。

    一方是司法工作人员,另一方是非工作人员(比如实习生)共同实施的刑讯逼供,能否认定为是共同犯罪?笔者认为,司法工作人员与非工作人员共同实施的刑讯逼供构成共同犯罪,应该以其职责来定性,非司法工作人员虽然不是司法工作人员,但被赋予了一定的职责,在履行司法机关给与的职责时,就应该与司法工作人员具有相同的司法权,这就好比人民陪审员在履行职责时就属于司法工作人员一样,非司法工作人员对行为人实施刑讯逼供就能够成为刑讯逼供罪的共犯

七、刑讯逼供罪立案标准

    根据2006年7月26日施行的《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渎职侵权犯罪案件立案标准的规定》涉嫌下列情形之一的,应予立案

1、以殴打、捆绑、违法使用械具等恶劣手段逼取口供的;

2、以较长时间冻、饿、晒、烤等手段逼取口供,严重损害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身体健康的;

3、刑讯逼供造成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轻伤、重伤、死亡的;

4、刑讯逼供,情节严重,导致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自杀、自残造成重伤、死亡,或者精神失常的;

5、刑讯逼供,造成错案的;

6、刑讯逼供3人次以上的;

7、纵容、授意、指使、强迫他人刑讯逼供,具有上述情形之一的;

 8、其他刑讯逼供应予追究刑事责任的情形。

八、刑讯逼供罪刑事责任

    刑法第247条的规定:“司法工作人员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实行刑讯逼供或使用暴力逼取证人证言的,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致人伤残、死亡的,依照本法第234条、第232条的规定定罪从重处罚。” 
实践中,司法机关适用本条规定处罚时,应当注意以下几个问题:
(1)刑讯逼供致人轻伤的,依照刑法第247条规定的刑讯逼供罪的法定刑从重处罚。
(2)刑讯逼供致人伤残,即致人重伤、残疾的,则应当依照刑法第234条规定的故意伤害罪定罪,并按照第二款致人重伤或以特别残忍手段致人重伤造成严重残疾的法定刑从重处罚。
(3)刑讯逼供致人死亡的,应分析行为人对于死亡的心理态度。如果对死亡结果是过失心理态度,应依照刑法第234条第二款规定的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罪定罪处罚;如果是希望或放任的心理态度,则应当依照刑法第232条规定的故意杀人罪定罪,并按照该条规定的法定刑从重处罚。此外,我认为,根据我国刑法第36条第1款的规定,如果是由于犯罪分子的犯罪行为使被害人遭受经济损失的,对犯罪分子除了依法给予刑事处罚外,并应当根据情况,判处其承担一定的刑事附带经济损失责任。

九、刑讯逼供罪量刑意见

    1、《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47条规定:【刑讯逼供罪、暴力取证罪】司法工作人员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实行刑讯逼供或者使用暴力逼取证人证言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致人伤残、死亡的,依照本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二百三十二条的规定定罪从重处罚

    2、《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34条规定:【故意伤害罪】故意伤害他人身体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犯前款罪,致人重伤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致人死亡或者以特别残忍手段致人重伤造成严重残疾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本法另有规定的,依照规定。

    3、《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32条规定:【故意杀人罪】故意杀人的,处死刑、无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情节较轻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十、刑讯逼供罪相关法律法规

    1、《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47条规定:【刑讯逼供罪、暴力取证罪】司法工作人员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实行刑讯逼供或者使用暴力逼取证人证言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致人伤残、死亡的,依照本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二百三十二条的规定定罪从重处罚。

    2、《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18条第2款规定:贪污贿赂犯罪,国家工作人员的渎职犯罪,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利用职权实施的非法拘禁、刑讯逼供、报复陷害、非法搜查的侵犯公民人身权利的犯罪以及侵犯公民民主权利的犯罪,由人民检察院立案侦查。

    3、《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79条规定:公安机关及其人民警察对治安案件的调查,应当依法进行。严禁刑讯逼供或者采用威胁、引诱、欺骗等非法手段收集证据。

    4、2006年7月26日施行的《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渎职侵权犯罪案件立案标准的规定》之“二、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利用职权实施的侵犯公民人身权利、民主权利犯罪案件”规定:

(三)刑讯逼供案(第二百四十七条)

 刑讯逼供罪是指司法工作人员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使用肉刑或者变相肉刑逼取口供的行为。
涉嫌下列情形之一的,应予立案:
 1、以殴打、捆绑、违法使用械具等恶劣手段逼取口供的;
 2、以较长时间冻、饿、晒、烤等手段逼取口供,严重损害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身体健康的;
 3、刑讯逼供造成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轻伤、重伤、死亡的;
 4、刑讯逼供,情节严重,导致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自杀、自残造成重伤、死亡,或者精神失常的;
 5、刑讯逼供,造成错案的;
 6、刑讯逼供3人次以上的;
 7、纵容、授意、指使、强迫他人刑讯逼供,具有上述情形之一的;
 8、其他刑讯逼供应予追究刑事责任的情形。

十一、刑讯逼供罪案例

 1.   江某某等刑讯逼供案

    2005年4月8日晚,佛山市公安局禅城区分局刑警大队从广州市芳村区抓获涉嫌团伙盗窃的犯罪嫌疑人黄仁东、余燕宝、罗开生、许文浩及林武等人并带回禅城区分局,同月9日凌晨将余燕宝、罗开生、林武三人押到禅城区分局张搓派出所莲大分所办公室后,即安排多个审讯组分别轮流对三人进行审讯。在4月9日凌晨至10日下午审讯林武过程中,被告人江某某与李某某(协警)、余某某与陈某某(协警)、谭某某等多人,为逼取口供,先后多次对林武进行了体罚、殴打,致林武的身体多处受伤。其中:4月9日凌晨2时至上午8时许,由被告人江某某审讯林武,被告人李某某负责看守。审讯中,因林武不供认有盗窃行为,江某某把林武双手铐住,将其身体悬挂在审讯室的门框和窗户的防盗网不锈钢柱上,用眼色暗示李某某,李某某随后使用不锈钢报纸夹、竹棍、藤棍,多次殴打林武的大腿、手臂等部位。4月9日凌晨,被告人谭某某在审讯罗开生时,走进江某某审讯林武的办公室,用藤棍、竹棍多次击打林武的腰部、腿部等部位。4月9日上午8时至下午5时,由被告人余某某审讯林武,被告人陈某某负责看守。审讯中,见林武仍不交代犯罪事
实,被告人余某某、陈某某除将林武反铐外,还用手铐、脚镣将林武铐住挂在办公室的防盗网上,并多次拉动脚镣让林武的身体悬空后再放开,使林武身体撞击墙壁和防盗网,余某某还用竹棍多次击打林武的脚趾、脚背等部位。4月10日上午,被告人江某某再次审讯林武时,又使用藤棍多次殴打了林武的身体。4月11日凌晨,林武因病情严重被送医院救治,次日经法医鉴定林武的损伤程度为重伤,林武于5月7日死亡。
    经法医鉴定,林武是因钝性暴力作用致颅脑损伤、广泛软组织挫伤造成呼吸、循环衰竭及肾功能衰竭而死亡。    法院认为,被告人江某某、余某某、谭某某身为司法工作人员,对犯罪嫌疑人使用肉刑,逼取口供,致一人死亡,他们的行为均己构成故意伤害罪,而被告人谭某某只是在审讯另一犯罪嫌疑人期间,进入审讯林武的办公室,殴打过林武,其犯罪情节及对造成林伤残的作用轻于被告人江某某、余某某;被告人陈某某、李某某作为协警协助看管犯罪嫌疑人时亦有殴打行为,鉴于两人的特殊身份及其在犯罪中的作用,该二被告人的罪责应轻于其他被告人。

 2.赵某某等刑讯逼供案
   

2006年1月,被告人赵某某时任平舆县公安局禁毒大队三中队队长,受大队长刘某某指派,赵某某在禁毒大队二中队(杨阜中队)讯问犯罪嫌疑人董金龙,大队长刘某某告知赵某某:“不惜一切代价,尽快找到有利证据。”随后赵某某与梁华、李虎共同对犯罪嫌疑人董金龙进行审讯,由于董金龙不积极配合审讯,赵某某授意梁华和李虎将用绳子将董金龙捆绑起来,并采用吊梁等手段逼取口供,随后赵某某,梁华和李虎分别采用棍棒对梁金龙进行殴打,逼取其口供,最终致使董金龙重伤。
    法院认为,被告人赵某某身为司法工作人员,在侦查工作中为了取得领导的信任,指使他人并参与对犯罪嫌疑人进行捆绑、吊梁等逼取口供的行为,侵犯了公民的人身权利和司法机关的正常活动,己构成刑讯逼供罪。关于辩护人提出对被告人是受他人指使,所起作用较小,免予刑事处罚的建议,因被告人犯罪情节不属于轻微,故不予以采纳。鉴于被告人到案后能够认识到自已的行为对社会的危害,有一定的悔罪表现,可以从轻处罚。法院认定被告人赵某某犯刑讯逼供罪,判处拘役四个月。

3.徐梗荣猝死案

(1)案情介绍
二零零九年二月十日的凌晨,一位女高中生在丹凤县丹江边上被发现遇害,此女名叫彭莉娜。随即当地警方对该案展开侦查,二月二十八日,十九岁高中生徐梗荣被警方确定为重大犯罪嫌疑人,并对徐梗荣进行了传唤与审查。三月一日,本案被害人徐梗荣被刑事拘留,二零零九年三月八口上午十时三十分,就在对徐梗荣审问的时候,被害人徐梗荣突然呼吸变的急促,面色开始发黄,脉搏变弱,嘴流口水。三月八日上午十一时徐梗荣经抢救无效死亡。
  三月九日,丹凤县县长李吉斌出面接待了徐梗荣的家人,并于当口下午,由陕西省检察院和商洛市检察院介入到案件的调查过程中,两位法医对被害人进行了尸体检验。三月十二日,徐梗荣家人与丹凤县政府达成协议,双方签订了一份((关于解决徐梗荣死亡事件的协议》。被害人一方获得十二万元的各种补偿费用,其余待赔偿到位后一次性解决,此外,被害人父母及祖母从二零零九年七月起终生享受当地最高标准低保。三月二十一日,本案被告人闰耀锋以及丹凤县副县长被停职检查。三月二十八日,关于徐梗荣的尸检结论表明:徐梗荣即原发性心肌病在疲劳与外伤作用下引发心跳骤停而碎死。而经过检察机关的调查则表明,徐梗荣碎死是因为办案人员对其实行了长时间且连续的疲劳审问,部分民警还在审讯过程中对其实施了肉体侵害。 一位在徐梗荣尸检过程中参与的亲属描述:被害人的两个手腕上存在明显的伤痕,鼻子里全部是血迹。法医将被害人头皮揭开,发现内部存在数处直径为一点五厘米乘以一点五厘米的淤血点,脑子还有水肿的现象。法医对此作出说明,得病或是因受到外力才使脑子出现水肿的现象。被害人的肠子是空的,法医得出结论其没有进食,另外死者大腿内部两侧将其切开,发现里面全是血,此外小腿上也发现了有淤青。
    三月二十二日、二十三日、二十四日,在案发后检察机关立案侦查期间贾严刚、闰耀锋、李红卫相继自首。
(2)法院判决
 首先、被告人闰耀锋因违反法律规定,滥用职权,违反决策,其行为构成滥用职权罪,判处闰耀锋有期徒刑两年;
 其次、被告人王庆保,因其工作当中其严重不负责任,导致本案被害人徐梗荣死亡,其行为构成玩忽职守罪,但是免于王庆保的刑事处罚;
 最后、被告人赵朔、贾严刚、李红卫因在侦查期间,为了获取本案被害人徐梗荣的口供,对其实施刑讯逼供,其行为均己构成刑讯逼供罪,但是由于他们的行为是受意于领导的命令,且参与审讯的人员过多,责任比较分散,本案被害人自身患有疾病等原因,综上研究判处赵朔有期徒刑两年零六个月、判处贾严刚一年零六个月、判处李红卫缓刑一年。

 

编辑本段

突出贡献者

更多

协作编辑者

词条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