ƶij


ƶij˵׷ЩãȻⷬԼ˵·ڿԼһﱾģΪ˵ĴڶͻԡϲжεཫЩƵϣԣ˱ģƶijΧĶĿ˵Dzеĺ壬Ǯףζ˺ܿƶijҵĺôǣҺ趼మɱĵֱ˴˿ߡԴҽĸŮúöˣΪǻһϱϵôˣҵͬˣ
ƶijСӣֺݣҪǣƶij򵥽̸һ£༭͸˷һݳͬ飬ҪӡݣĹȥƶijһȦһȦ
ƶijһȶźɴŮ˴Ӻڶ߳ɴ棬һ˫ڵӵĴһۣĿȫ۵ҵϡεѹѹЩȥ
ƶijػ棬
ƶij ƽһղԼĹоԼһˮ¶ٳ໥ǣƬƽ
ƶijҪ
ƶijһŮڰ²è̫ԼʱԼԼ͸ճˡһĬĬƮһ䣺ҾҲͦģèʱʱֲˡƶij뵽һʱͻڲɳȥɳDZϰֵ֣Ϲ֤ͳ֤ȣ֤컹߼һ֣ʱأûʱơȡ֤棬Ҳȡ֤ʲɸ̾ϰֵֻãϧϰҲֻǸλˣDzǸ취ϰֱסǸλãһ¥

Ϸֳ

99˹ֳӿ918 ֳ ֳ www.666k8.com ֳ 888ֳ ֳ õֳ 婷ֳ Ͼ www,dafa888,com ֳ ټֳ ֳַ ֳ Ӣϣ˾ 99Ʊƽ̨ ɳ 2015ע68վͼimg.chkwudrv.comվͼעǮe8889.comվͼƾŲվͼϲվͼֽվͼΧ˾վͼƽ̨վͼhttp://tinyurl.com/o9q2xzmվͼվͼվͼȫѶ2վͼ˶ijվͼ-jun999.comվͼhttp://tinyurl.com/phgdamuվͼ

由专业人士共同编写的法律百科,已有107,935个用户参与,共213,944个词条。

非法持有、私藏枪支、弹药罪 编辑词条

基本释义

非法持有、私藏枪支、弹药罪

非法持有、私藏枪支、弹药罪(刑法第128条第1款),是指违反枪支管理规定,私自挪用、藏匿枪支、弹药,拒不交出的行为。

编辑本段

词条详解

一、非法持有、私藏枪支、弹药罪刑法条文

第一百二十八条 违反枪支管理规定,非法持有、私藏枪支、弹药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依法配备公务用枪的人员,非法出租、出借枪支的,依照前款的规定处罚。

依法配置枪支的人员,非法出租、出借枪支,造成严重后果的,依照第一款的规定处罚。

单位犯第二款、第三款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照第一款的规定处罚。

二、非法持有、私藏枪支、弹药罪的要件

1、客体要件

本罪侵犯的客体是公共安全和国家对枪支、弹药的管理制度。国家禁止任何个人非法持有、私藏枪支、弹药。1996年颁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枪支管理法》[1] 明确规定,任何单位或个人非法持有、私藏枪支,都是违法犯罪行为。由于枪支、弹药一旦失控,就可能成为犯罪分子的作案工具,被一些犯罪分子用来实施杀人、抢劫、绑架等违法犯罪活动

2、主体要件

本罪的主体为一般主体。即凡年满16周岁、具备刑事责任能力的人均可成为本罪主体。单位也可成为本罪主体。

本罪其他有关规定处理。同时,在区分罪与非罪时,要注意以下两种情况:

应由公安机关对个人或者单位负有直接责任的、弹药罪与私藏枪支、弹药罪的界限

3、主观要件

本罪在主观方面表现为故意,即明知是禁止私人持有的枪支、弹药,而故意隐藏不交。如果不知道自己收藏的物品中有枪支、弹药,因而没有交出的,不构成犯罪。

4、客观要件

本罪在客观方面表现为行为人违反枪支管理规定,非法持有、私藏枪支的行为。所谓私藏,是指持有和隐藏枪支、弹药的非法性。即违反枪支管理规定,未依法取得持枪证件而持有、携带枪支、弹药,或者虽有证件但将枪支、弹药携带出依法规定场所,或者在禁止携带枪支、弹药的区域、场所携带枪支的行为。枪支、弹药无论是他人赠予的,还是拾来的,或者是自己曾经合法配带、以后应交未交的,只要是未经合法批准而私自持有、隐藏,都属于本罪所要求的私藏枪支、弹药的行为。但是,如果非法持有、藏匿的枪支、弹药是自己非法制造、买卖或者盗窃、抢夺的,应以非法制造、买卖枪支、弹药罪或者盗窃、抢夺枪支、弹药罪论处,不再另定私藏枪支、弹药罪。所谓拒不交出,既包括私藏枪支、弹药已被发觉,限令其交出仍抗拒交出;也包括私藏者未被发觉,但其明知应当交出而仍藏匿不交出。本罪属于选择性罪名,即具备持有、私藏行为之一,即构成犯罪。

三、非法持有、私藏枪支、弹药罪的认定

立案标准

违反枪支管理规定,非法持有、私藏枪支、弹药,涉嫌下列情形之一的,应予立案追诉

(一)非法持有、私藏军用枪支一支以上的;

(二)非法持有、私藏以火药为动力发射枪弹的非军用枪支一支以上,或者以压缩气体等为动力的其他非军用枪支二支以上的;

(三)非法持有、私藏军用子弹二十发以上、气枪铅弹一千发以上或者其他非军用子弹二百发以上的;

(四)非法持有、私藏手榴弹、炸弹、地雷、手雷等具有杀伤性弹药一枚以上的;

(五)非法持有、私藏的弹药造成人员伤亡、财产损失的。

本条规定的“非法持有”,是指不符合配备、配置枪支、弹药条件的人员,擅自持有枪支、弹药的行为;“私藏”,是指依法配备、配置枪支、弹药的人员,在配备、配置枪支、弹药的条件消除后,私自藏匿所配备、配置的枪支、弹药且拒不交出的行为。

与其他罪名的界限

()本罪与盗窃、抢夺枪支、弹药、爆炸物罪的界限

两者的主要区别在于 (1)犯罪对象不尽相同。本罪的犯罪对象是枪支、弹药,不包括爆炸物;盗窃、抢夺枪支、弹药、爆炸物罪的犯罪对象包括枪支、弹药、爆炸物在内。(2)客观方面的行为方式不同。本罪表现为非法持有、私藏枪支、弹药的行为;盗窃、抢夺枪支、弹药、爆炸物罪表现为盗窃、抢夺枪支、弹药、爆炸物的行为。

()非法持有枪支、弹药罪与私藏枪支、弹药罪的界限

其主要区别在于客观方面的表现不同。前者表现为拥有、携带、佩带或者以其他方式公然拥有、持有枪支、弹药的行为;后者表现为私自藏匿枪支、弹药的行为。前者行为是公开的方式,后者行为则是秘密的方式。

本罪与非罪

非法持有、私藏枪支、弹药罪是危害公共安全的犯罪,故立法上没有规定数额、情节的限制。但是,根据本法第13条的但书规定,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则不应认为是犯罪,可以依照其他有关规定处理。同时,在区分罪与非罪时,要注意以下两种情况:

(1)要把非法持有枪支、弹药罪与未携带持枪证件而携带依法配备、配置枪支、弹药的行为区别开来。后者显然也违反了枪支管理规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枪支管理法》第25条的规定,对未携带持枪证件的行为,由公安机关扣留其枪支、弹药,而不能认定为本罪。

(2)要把本罪与在禁止携带枪支、弹药的区域、场所携带依法配备、配置的枪支、弹药的行为区别开来。后者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枪支管理法》第44条的规定,应由公安机关对个人或者单位负有直接责任的主管人员或其他责任人员处以警告或者15日以下拘留,并没收其枪支、弹药,可以并处5000元以下罚款;但不构成犯罪。

 

四、非法持有、私藏枪支、弹药罪的处罚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二十八条:犯本罪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这里的情节严重主要是指:非法持有、私藏民用枪支、弹药,数量较大的;出于犯罪目的,非法持有、私藏枪支、弹药的,非法持有、私藏军事系统或非军事系统的公务用枪、弹药的;对国家工作人员使用暴力或威胁抗拒收缴非法持有、私藏的枪支、弹药的等。

五、非法持有、私藏枪支、弹药罪司法解释

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将公务用枪用作借债质押的行为如何适用法律问题的批复》(1998113 高检发释字〔1998}4号)

依法配备公务用枪的人员,违反法律规定,将公务用枪用作借债质押物,使枪支处于非依法持枪人的控制、使用之下,严重危害公共安全,是刑法第一百二十八条第二款所规定的非法出借枪支行为的一种形式。应以非法出借枪支罪追究刑事责任;对接受枪支质押的人员,构成犯罪的,根据刑法第一百二十八条第一款的规定,应以非法持有枪支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六、非法持有、私藏枪支、弹药罪案例分析

公诉机关琼山市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王永钟,男,1925年10月22日出生,琼山市府城镇五岳管区美元村人,系死者王和用父亲。

上诉人(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陈春兰,女,1963年9用8日出生,汉族,琼山市府城镇五岳管区美元村人,系死者王和用妻子。

上诉人(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王龙,男,1989年4月30日出主,系死者王和用长子。

法定代理人陈春兰,系王龙之母亲。

上诉人(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王飞,男,1990年9月16日出生,系死者王和用次子。

法定代理入陈春兰,系王飞之母亲。

上诉人(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王芳,女,1992年11月12日出生,系死者王和用女儿。

法定代理人陈春兰,系王芳之母亲。

原审被告人梁定声,小名麽宝,男,1974年7月10日出生于海南省琼山市,汉族,文化程度小学,住琼山市府城镇北点村,农民。因本案子1999年6月16日被刑事拘留,同年7月29日被逮捕,现羁押于琼山市第一看手所。

 

琼山市人民法院审理琼山市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梁定声犯私藏枪支、弹药罪,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王永钟、陈春兰、王飞、王龙、王芳提起附带民事诉讼一案,于二00O年九月四日作出(2000)琼山刑初字第67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王永钟、陈春兰、王龙、王飞、王芳不服,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经过阅卷,询问当事人,认为本案事实清楚,决定不开庭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原判认定,被告人梁定声和张海武(1996年持枪抢劫拒捕被击毙),因与王和用有矛盾,1995年7月30日下午3时左右,梁定声和张海武分别带一支手抢到府城镇丰利金大厅二楼歌舞厅踉王和用讲和。在讲和过程中双方发生争吵,被告人梁定声便拨出手枪用枪把敲打王和用的头部一下,致使王的头部流血。梁定声和张海武在他人的劝阻下转身离开,在走到歌舞厅门口时,王和用被击后不服气冲上抱住梁定声,张海武见状拔出手枪朝王的腿部开了三枪,王的左右腿各被击中一枪。然后,梁定声和张海武逃离现场。王和用被送到一八七医院抢救无效死亡。经法医鉴定,王和用系被近距离枪弹击中左大腿部贯通腹腔致急性感染性腹膜炎休克死亡。上述事实的证据,有现场目击者的证言,证实1995年7月30日下午被告人与被害人发生争吵并最后由张海武开枪打伤王和用的全过程;有被告人梁定声的供述材料,证实案发的经过;有被告人被抓经过和常住人口登记表等。原判认为,被告人梁定声违反枪支管理规定,非法私藏枪支,弹药,已构成私藏枪支、弹药罪。被害人王和用的死亡与被告人梁定声私藏枪支、弹药的犯罪行为无直接因果关系,不是被告人的犯罪行为造成被害人的物质损失,不符合附带民事诉讼的起诉条件。依照197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六十三条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的规定,原判以私藏枪支、弹药罪,判处被告人梁定声有期徒刑二年;驳回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王永钟、陈春兰、王龙、王飞、王芳的诉讼请求。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王永钟、陈春兰、王龙。王飞、王芳上诉称,原判驳回其诉讼请求不当,请求二审法院改判由被告人梁定声赔偿其医疗费、埋葬费、抚养费及精神损失费共计人民币199685.30元。原判的刑事部分已发生法律效力

 

经审理查明,被告人梁定声和同伙张海武(1996年在海回市持枪抢劫拒捕被击毙)因与被害人王和用有矛盾,1995年7月30日下午3时左右。梁定声与张海武各带一支手枪,骑一辆铃木王摩托车到府城镇丰利金大厦二楼歌舞厅跟王和用讲和。在讲和过程中双方发生争吵,被告人梁定声便拨出手枪,用枪把敲打王和用的头部一下,致使王的头部流血。梁定声、张海武在在场的人员劝阻下转身离开,当在家歌舞厅门口时,王和用被打不服气就冲上去拖住梁定声,张海武见状拨出手枪朝王和用的腿部开了三枪。王和用的左右大腿各被击中一枪然后,被告人梁定声及同伙从张海武逃离现场。王和用被送往一八七医院抢救无效死亡。经琼山市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鉴定,王和用系被近距离枪弹击中左大腿贯通腹部腔致急性感染性腹膜炎休克死亡。

 

又查明,王和用被打伤后送往一八七医院治疗费用为8685.30元。原告人王永钟有四个已成年子女。

 

以上事实原审当庭举证质证并确认了证人王有志、雷宏、梁小荣、符文优等人的证言、证实被告人梁定声与王和用争吵后,拔出手枪用枪把打王和用头部流血后,与同伙张海武准备离开时,王和用冲上抱住梁定声、张海武见状连开三枪击中王和用双腿的全过程;被告人染定声供述了持五、四式手枪并用枪把打王和用头部的经过,证明因梁定声殴打工和用,引起王和用冲上抱住梁定声事实,还有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提供王和用被打后送往抢救的医疗费单据,证明花去的医疗费8685.30元);五个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的户口出生证明、证实王永钟出生时间为1925年1O月25日,陈春兰出生时间为1963年9月8日,王龙出生时间为1989年4月30日,王飞的出生时间为1990年9月16日,王芳的出生时间为1992年11月12日。

 

本院认为,虽然被告人梁定声私藏枪支、弹药的犯罪为与被害人王和用的死亡之间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但梁定声与王和明争吵并用枪把敲破王和用头部流血,是导致王和用不服气冲上冲抱住梁定声和同伙张海武出于帮助被告人而开枪打王和用致死的直接诱因,梁定声对王和用死亡造成的经济损失具有过错,应当承担一定的经济赔偿责任。原判以不是被告人的行为造成被害人的物质损失为由,驳回五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的诉讼请求不正确,应予纠正。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请求经济赔偿理由正确,应予支持。但其合理合法的赔偿项目及数额应分别为:医疗费8685.30元;王龙的抚养费为赔偿10年计人民币11072.5元,王飞的无养费赔偿11年计人民币12179.75元,王芳的抚养费赔13年计人民币14394.25元,抚养费共计人民币37646.50元,王和用负担抚养一半为人民币18823.25元;王永钟的赡养费赔5年计人民币5536.25元,王永钟有四个孩子,由王和用负担赡养1/4,为人民币1384.06元;埋葬费3000元,尸体运输费2000元,五项共计人民币33892.61元。根据被告人梁定声在造成被害人经济损失中的过错程度,被告人应承担经济赔偿的比例为30,即被告人梁定声应赔偿的数额为10167.78元。由于精神损失不是物质损失,不属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赔偿范围,因此,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提出的精神赔偿请求于法无据,不予支持。为维护被害人的合法利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九条,参照《道路交通处理办法》第三十七条第一项、第七项、第八项和一九九四年至一九九五年《海南省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有关项目标准通知》第六、七条,以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二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琼山市人民法院(2000)琼山刑初字第67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的第二项即驳回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王永钟、陈春兰、王龙、王飞、王芳的诉讼请求。

 

二、原审被告人梁定声应赔偿给上诉人(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王永钟、陈春兰、王龙、王飞、王芳的经济损失人民币10167.78元。限于本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付清。

七、非法持有、私藏枪支、弹药罪案件辩护词推荐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相关规定,河南洛太律师事务所接受本案被告人王某的亲属冯文军的委托并征得其同意,指派任崇宇、赵保锋律师为被告人辩护、履行辩护人职责。接受委托后,我们认真查阅了全部案卷材料、会见了被告人、查阅了相关法律法规和案例,参加了本案的庭审活动。

根据《刑事诉讼法》第三十五条的规定,辩护人的职责是根据事实和法律,提出证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无罪、罪轻或者减轻、免除其刑事责任的材料和意见,维护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合法权益。辩护人认为,被告人的行为虽然给社会造成了危害,合议庭亦应当酌情从轻、减轻处罚。在综合全案的基础上,发表以下辩护意见,希望合议庭参考予以评议本案:

一、本案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王某涉嫌非法持有枪支、弹药罪,提供证据为(洛)鉴(痕)字【2010】010号枪支鉴定书,该鉴定存在瑕疵。

1、本案所涉手枪的性质,由洛阳市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研究所公(洛)鉴(痕)字【2010】010号枪支鉴定书认定为:送检的手枪为枪支,枪号为“N053066”。

而《公安机关涉案枪支弹药性能鉴定工作规定》(公通字【2001】68号),规定鉴定程序:对枪支、弹药的鉴定需经过鉴定、复核两个步骤,并应由不同的鉴定人员分别进行。复核人应当按照鉴定操作流程的全过程进行复核,防止发生错误鉴定。鉴定完成后,应当制作《枪支、弹药鉴定书》。《枪支、弹药鉴定书》中的鉴定结论应当准确、简明,同时应当标明鉴定人的身份并附有本人签名,加盖鉴定单位印章。《枪支、弹药鉴定书》应附检材、样本照片等附件。而本案作为被告人王某涉嫌非法持有枪支、弹药罪的证据材料公(洛)鉴(痕)字【2010】010号枪支鉴定书且只有鉴定人签字,无复核人员复核。辩护人认为证据材料应当依法作出,不正当的鉴定程序无法确定犯罪事实的客观真实性,该证据材料不能被采信。

2、《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非法制造、买卖、运输枪支、弹药、爆炸物等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刑法第一百二十八条第一款规定的“非法持有”,是指不符合配备、配置枪支、弹药条件的人员,违反枪支管理法律、法规的规定,擅自持有枪支、弹药的行为。第五条,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依照刑法第一百二十八条第一款的规定,以非法持有、私藏枪支、弹药罪定罪处罚:(一)非法持有、私藏军用枪支一支的;(二)非法持有、私藏以火药为动力发射枪弹的非军用枪支一支或者以压缩气体等为动力的其他非军用枪支二支以上的;(三)非法持有、私藏军用子弹二十发以上,气枪铅弹一千发以上或者其他非军用子弹二百发以上的。

公(洛)鉴(痕)字【2010】010号枪支鉴定书并没有对本案所涉枪支的军用或者民用作出认定,亦没有对该枪支的发射动力作出鉴定;公诉机关当庭所述的子弹并没有作为本案的证据提交,鉴定书亦没有对子弹是否军用作出鉴定。该鉴定结论内容不符合上述《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非法制造、买卖、运输枪支、弹药、爆炸物等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关于非法持有枪支、弹药罪的规定。

二、本案被告王某涉嫌抢劫罪一罪,存在自首情节;依法可以从轻、减轻处罚。

本案被告人李建民2010年10月18日所作“报案材料”和涧西区公安局武汉路派出所2010年9月16日所作“抓获经过”中载明以及被告人李建民当庭供述:李建民举报的内容是被告王某等人涉嫌非法持有枪支。本案,被告人王某等因李建民的举报非法持有枪支,被公安机关抓获后,王某如实供述其抢劫犯罪的事实,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条规定:根据刑法第六十七条第二款的规定,被采取强制措施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和已宣判的罪犯,如实供述司法机关尚未掌握的罪行,与司法机关已掌握的或者判决确定的罪行属于不同种罪行的,以自首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若干具体问题的意见》规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若干具体问题的意见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在被采取强制措施期间,向司法机关主动如实供述本人的其他罪行,该罪行能否认定为司法机关已掌握,应根据不同情形区别对待。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在被采取强制措施期间如实供述本人其他罪行,该罪行与司法机关已掌握的罪行属同种罪行还是不同种罪行,一般应以罪名区分。

本案,被告人李建民举报被告人王某等非法持有枪支弹药,而被告人王某到案后主动、如实供述了抢劫罪的犯罪事实,符合上述司法解释关于自首的认定情形,依法应当对被告人王某涉嫌抢劫罪认定为自首。

自首情节,在本案中不应存在任何争议,公诉机关应当本着事实求是、客观公正的原则,要求公安机关出具被告人自首的证明。法院也应当依法认定被告人属于自首。

三、被告人王某认为公诉机关指控其抢劫罪行为属于抢劫罪的加重情形——“持枪抢劫”,属于法律适用错误。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抢劫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条规定:刑法第二百六十三条第(七)项规定的“持枪抢劫”,是指行为人使用枪支或者向被害人显示持有、佩戴枪支进行抢劫的行为,“枪支”的概念和范围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枪支管理法》的规定。被告人在讯问笔录以及当庭供述中称,其携带枪支实施本罪预备行为只是为了给自己壮胆,其自己包括同案其他被告人也认为“使用枪支实施枪击打击面积过大,用不着枪支”。辩护人认为,在本案中被告人的抢劫犯罪预备行为中,因尚未寻找到抢劫目标即被害人,显然就不存在“使用枪支或者向被害人显示持有、佩带的枪支进行抢劫的行为”。 王某等在实施抢劫的预备过程中,客观上并没有使用枪支,亦没有向被害人显示持有、佩戴枪支进行抢劫的行为;主观上亦没有使用枪支进行抢劫的故意;其行为不属于持枪抢劫。

详细论述如下:

刑法之所以把持枪抢劫规定为抢劫罪的加重犯,是因为这种抢劫对被害人或周围群众的生命安全构成重大威胁。

从立法者的角度出发,刑法旨在保护法益,对某一犯罪规定了结果加重处罚,是由于行为人实施基本犯罪之后,产生了较重的实害或对法益造成较重的紧迫危险,仍然适用基本犯罪的刑罚,不足以体现刑法对于法益的保护,而有必要进行加重处罚。于刑法理论而言,行为人必须实施基本犯罪且该犯罪引起加重处罚的结果构成结果加重犯。基本犯罪行为既包括既遂行为,又包括未遂行为,即必须是实行行为,而不是基本犯罪的预备行为。理由在于,基本犯罪的预备行为对基本犯罪的结果发生不具有现实的可能性,更不具有引起加重结果发生的现实危险性,因此不能成为结果加重犯的基本罪行为。如果预备实施某基本犯罪,这种预备行为有加以处罚的必要,可依照基本犯的预备罪加以处罚,不能依照加重罪的预备罪处罚。

刑法之所以将持枪抢劫规定为抢劫罪的结果加重情形并予以加重处罚,是因为行为人持枪抢劫的行为对于刑法所保护的公民人身、财产权益的侵害或危险显然大于普通抢劫行为,而有必要加重处罚。虽然 被告人为实施抢劫而准备了枪支,但在本案中,我们并未发现,有刑法所保护的公民人身、财产权益遭受各被告人行为的侵害或产生紧迫危险。抢劫基本犯罪的预备行为对抢劫犯罪的结果发生不具有现实的可能性,更不具有引起持枪抢劫加重结果发生的现实危险性,因此被告人的预备行为不能成为持枪抢劫结果加重犯的基本罪行为。概言之,本案被告人的抢劫预备行为虽然包含着非法持有枪支这一行为,但由于被告人实施的犯罪预备行为,不能成为认定结果加重犯的前提行为。因此,不能认定被告人属于持枪抢劫。

请合议庭给以充分重视。

四、本案被告人王某在抢劫预备过程中,存在中止情节。

本案开庭审理时,被告人王某表示:由于害怕等原因没有着手实施抢劫行为。辩护人认为被告人王某行为属于抢劫罪预备过程中的中止情形。

首先:关于犯罪中止的理论观点,其特征如下:1、行为人主观上具有中止犯罪的决意。行为人在客观上能够继续犯罪和实现犯罪结果的情况下,自动作出的不继续犯罪或不追求犯罪结果的选择。首先,行为人明确认识到自己能够继续犯罪或实现犯罪结果;其次,中止行为的实施是行为人自动作出的选择;再次,中止犯罪的决意必须是完全的、无条件的、彻底的,不是部分的、有条件的或暂时的。中止犯罪的主观原因,有的是惧怕受到刑法的惩罚;有的是由于他人的劝说而改变了原来的犯罪意图;有的是良心发现,幡然悔悟,改变了自己的犯罪意图;有的则出于对被害人的怜悯,转而防止犯罪结果的出现。犯罪中止的主观原因,不影响犯罪中止的成立。2、行为人客观上实施了中止犯罪的行为。第一,中止行为是停止犯罪的行为,是使正在进行的犯罪中断的行为。第二,中止行为既可以作为的形式实施,也可以不作为的形式实施。第三,中止行为以不发生犯罪结果为成立条件,但这种结果,是行为人主观追求的和行为所必然导致的结果。3、犯罪中止必须发生在犯罪过程中,而不能发生在犯罪过程之外。(这里的犯罪过程,包括预备犯罪的过程、实行犯罪的过程与犯罪结果发生的过程。不在这些过程之内实施的行为,不属于犯罪中止行为。)4、犯罪中止必须是有效地停止了犯罪行为或者有效地避免了危害结果。

其次,公诉机关当庭所称的犯罪预备、犯罪中止、犯罪未遂、犯罪既遂,只是对犯罪行为的停止形态进行的理论分类;并非对犯罪的过程的概述。《刑法》二十四条规定的“在犯罪过程中”,是指从犯罪预备起到犯罪既遂的全过程,即犯罪预备阶段、犯罪实行阶段、犯罪终了阶段。辩护人认为犯罪预备阶段属于犯罪行为,属于该规定“在犯罪过程中”,应当适用刑法关于犯罪中止的规定,除非公诉机关认为犯罪预备阶段不属于“在犯罪过程中”,犯罪预备不属于犯罪行为。辩护人认为被告人王某的行为属于抢劫罪预备阶段的犯罪中止。

再次,假设在犯罪预备阶段没有犯罪中止存在的可能性,必然会导致犯罪实行行为相比犯罪预备行为惩罚更轻的畸形形态,不符合《刑法》惩罚犯罪,维护人民权利、社会秩序的立法本意。

《刑法》第二十四条规定:在犯罪过程中,自动放弃犯罪或者有效地防止犯罪结果发生的,是犯罪中止。对于中止犯,没有造成损害的,应当免除处罚;造成损害的应当减轻处罚。

所以,辩护人认为,被告人的行为属于没有造成损害的预备中的中止犯罪, 应当免除处罚。

五、本案被告人王某在该共同抢劫中处于从犯地位,依法应当从轻、减轻或者免除处罚。

本案被告王某、段恩亮、孙国、黄蕊,均在讯问笔录以及庭审时供述,在河南义马、渑池、伊川、济源、洛阳等地的踩点行为等都是在李建民的指示、安排和资金支持的情况下实施的,被告人王某的行为是按照被告人李建民的安排、指示,在李建民授意下实施的。辩护人认为被告人王某在该共同犯罪案件中只是起到次要或者辅助作用。

《刑法》第二十七条规定: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或者辅助作用的,是从犯。对于从犯,应当从轻、减轻或免除处罚。

六、本案被告人王某揭发同案犯李建民的犯罪事实,依法可以酌情予以从轻处罚。

《最高人民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条规定:共同犯罪案件的犯罪分子到案后,揭发同案犯共同犯罪事实的,可以酌情予以从轻处罚。本案,被告人王某讯问笔录及所作“检查”显示,在到案后王某揭发了同案犯李建民的共同犯罪事实。

七、被告人王某认罪态度积极,悔罪意识明显,系初犯。

2010年9月16日王某所作检查“我现在非常后悔我在缅甸买枪的行为和我没钱之后不去好好工作,反而只想用一些不劳而获的思想。我一定好好交待,对这种肮脏的思想我一定要彻底的丢掉,希望政府给我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我会用一个全新的面貌回到社会,凭借我自己的双手明明白白的活着,以后一定不做违法犯罪的事情。”

所以,应当对于王某从轻处罚。

以上几点为辩护人关于本案被告王某涉嫌非法持有枪支、弹药罪,抢劫罪的主要辩护意见,希望合议庭在查清案件事实的基础上,考虑到被告人王某无违法犯罪前科,其悔罪意识明显,其行为亦没有造成现实的社会危害等情节,对与被告人王某给予适当量刑。

辩护人:河南洛太律师事务所律师

任崇宇 赵保锋

2011年2月月21日

参考资料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2011年修正)

编辑本段

突出贡献者

更多

协作编辑者

词条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