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Ƕij


׶Ƕijְæˮϴɣ߹ЦŵϲϵܣȻ۹Ⱑʱ밲Ҳ̵˵һ׶Ƕijȴ֪ҾҪʲôˣ
׶ǶijʮӢãDzӦȫսӢ¼֮йʱȡõķԾԳɾ벻ǰļܶĥշǷϡЩѪ߰ߵʷϣĿߡ
׶Ƕij޷أDZ˴˴̫࣬ʱĿ飬侲һ㡣˱˴ˡ
׶ǶijŪҿеĻ͸Ǯģ׶Ƕijƽµʴ
׶Ƕij¼ıʼᣬû±ʹûӿΪ
׶ǶijŬѧաÿ춼ȥ˴ҷֽ˵һ仰ǣУУأ˵ô׶Ƕij ̫
׶ǶijСүүһңÿһεε£Сүү˵ˣˣĺиˡǰѧһλѧүү̣и10ԪƷүү˽󣬲ΪƱ˻10Ԫйúѧϰ೤ʶʱҼֱ˼Ϊյʱۣ10ԪһʳҳϺü졣үүλѧزʶΪΰװװæǮүүҵͷЦ˵ܰˣһֵܿ£㳤ᶮġ
׶Ƕijǰߦȣʱߦʱߦ׶Ƕijһ̸£ֻ°Ҫһˡ

Ϸֳ

99918 ֳ ֳ www.666k8.com ֳ 888ֳ ֳ õֳ 婷ֳ Ͼ www,dafa888,com ֳ ټֳ ֳַ ֳ Ӣϣ˾ 99Ʊƽ̨ ɳ httP//189133.nte/ʹֳάǶij888Ϸƽ̨עǮe8889.comʹ˾ag88.conag8801

由专业人士共同编写的法律百科,已有107,935个用户参与,共213,944个词条。

提供伪造、变造的出入境证件罪 编辑词条

基本释义

提供伪造、变造的出入境证件罪

提供伪造、变造的出入境证件罪是指为他人提供伪造、变造的护照、签证等出入境证件的行为。

编辑本段

词条详解

提供伪造、变造的出入境证件罪刑法条文

第三百二十条为他人提供伪造、变造的护照、签证等出入境证件,或者出售护照、签证等出入境证件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提供伪造、变造的出入境证件罪构成要件

1 客体要件

本罪侵犯的客体是国家对国(边)境的正常管理秩序。

本罪的犯罪对象为伪造、变造的出入境证件。出入境证件包括准许出境和入境的护照、签证等。伪造是指无权制造护照、签证等出入境证件的人非法制造,变造是指利用涂改、擦消、拼接等方法制作。

2、主体要件

本罪的主体为一般主体。凡年满16周岁且具备刑事责任能力自然人均可构成犯罪。

3、主观要件

本罪在主观方面表现为故意,即明知为他人提供伪造、变造的护照、签证等出入境证件是危害国家对国(边)境的正常管理秩序,而故意向他人提供伪造、变造的护照、签证等出入境证件。

其主观上大多具有营利目的,但也可能出于其他目的。因此不要求必须具有营利目的。

4、客观要件

本罪在客观方面表现为行为人实施向他人提供伪造、变造的护照、签证等出入境证件的行为。所提供的出入境证件必须是伪造或经过变造的虚假或无效的证件。所谓伪造出入境证件,是指仿照正式的护照、签证等出入境证件的形状、图案、文字和色彩等制作假的护照、签证等出入境证件,所谓变造出入境证件,是指对已过期失效或者他人的护照、签证等出入境证件采用剪贴、拼接等打法,变造出入境证件。提供伪造、变造的假证件,无论是本人伪造、变造,还是他人伪造、变造的,对提供者构成本罪均无影响。如果行为人自己伪造、坐造后又问他人提供的,其伪造、变造行为又构成伪造、变造公文、证件、印章罪,此罪与向他人提供伪造、变造的出入境证件罪之间形成牵连关系、按处理牵连犯的原则,从一重罪处断。如果是组织他人偷越国(边)境犯罪集团中的个别成员分工伪造、变造出入境证件,供犯罪集团使用、应以组织他人偷越国(边)境的共犯论处。

提供伪造、变造的出入境证件罪的认定

立案标准

1.为他人提供伪造、变造的护照、通行证、旅行证、海员证、签证(注)等出入境证件(以下简称出入境证件)的,应当立案侦查

2.为他人提供伪造、变造的出入境证件,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立为重大案件:

(1)为他人提供伪造、变造的出入境证件5~19本(份、个)的;

(2)为违法犯罪分子提供伪造、变造的出入境证件的;

(3)违法所得10~20万元的;

(4)有其他严重情节的。

3.为他人提供伪造、变造的出入境证件,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

应当立为特别重大案件:

(3)违法所得10~20万元的;

(4)有其他严重情节的。

与其他罪名的界限

1、本罪与偷越国(边)境罪的界限

如果行为人伪造、变造的出入境证件供自己偷越国(边)境使用,而不是向他人提供,情节严重,构成犯罪的,应按偷越国(边)境罪认定。两罪区分的关键在于客观方面不同,即本罪是向他人提供伪造、变造的出入境证件,偷越国(边)境罪是伪造、变造证件供自己使用。

2、本罪与伪造证件变造证件罪的界限

区别的关键在于客观行为不同:本罪的主要行为是“提供”而非“伪造、变造”,只要行为人向他人提供了伪造、变造的出入境证件,而不论是谁伪造、变造的,均构成本罪;反之,不构成本罪。而伪造、变造证件罪的主要行为是伪造、变造,行为人只有实施了伪造、变造行为才构成犯罪。所以,当行为人只实施伪造、变造出入境证件的行为时,则构成伪造、变造证件罪;当行为人既伪造、变造了出入境证件,又把伪造、变造的证件向他人提供时,则前一行为被后一行为吸收,对行为人按为他人提供伪造、变造的出入境证件罪论处,并不两罪并罚、但量刑时可适当从重。

3、本罪与骗取出境证件罪的界限

二者的区别有以下两点:

1、犯罪对象不同。本罪对象是伪造、变造的出入境证件,后罪的对象是出境证件。作为本罪犯罪对象的证件既有出境证件,也有入境证件,且证件本身并不是真实、合法、有效的,而是伪造、变造的;而作为后罪犯罪对象的证件则只是出境证件,且证件本身是真实、合法、有效的。

2、犯罪行为特征不同。本罪特征是“向他人提供”,至于行为人如何弄到伪造、变造的出入境证件的,与定罪无关;而后罪的行为特征是“骗取”,只有行为人弄虚作假,骗取出境证件的,才构成犯罪。

提供伪造、变造的出入境证件罪的处罚

根据刑法第320条之规定,犯本罪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加重处罚事由 犯提供伪造、变造的出入境证件罪而情节严重的,是本罪的加重处罚事由。这里的情节严重,根据前引司法解释第4条的规定,是指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1)为他人提供伪造、变造的护照、签证等出入境证件五份以上或者出售护照、签证等出入境证件五份以上的;(2)违法所得三十万元以上的;(3)有其他严重情节的。

提供伪造、变造的出入境证件罪司法解释

第三百二十条 为他人提供伪造、变造的护照、签证等出入境证件或者出售护照、签证等出入境证件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解释】本条是关于为他人提供伪造、变造的出人境证件犯罪、出售出人境证件犯罪

及处刑规定。

  根据本条规定为他人提供伪造、变造的出人境证件犯罪在客观上表现为实施为他人提供伪造、变造的出人境证件的行为。这里的“提供”包括有偿提供和无偿提供实践中一般是出于以牟利为目的的有偿提供。本罪的行为特征是提供假的出入境证件只要行为人实施了为他人提供伪造、变造的护照、签证等出入境证件的行为不论该证件的来源和造成的后果如何均不影响本罪的成立。如果行为人只有伪造、变造护照等出入境证件行为没有向他人提供的应当以本法第二百八十条规定的伪造、变造国家机关证件罪定罪处罚。所谓“伪造”是指非法制造虚假的出入境证件。所谓“变造”是指在真实的出入境证件上采用涂改、擦消、揭换、拼接等方法予以加工、改造。“出人境证件”是指我国国(边)境的出境、入境证件主要是护照、签证还有回乡证、返乡证等。

  本条规定的出售出人境证件罪在客观方面表现为行为人实施出售护照、签证等出人境证件的行为。这里规定的“出售”是指出卖即以牟利为目的向他人有偿提供出入境证件。实践中出售出入境证件的行为主要表现为一些犯罪分子收集、购买后再转卖护照等各种出人境证件;一些人将自己的护照、签证、回乡证、返乡证等出人境证件非法出卖等等。本罪行为人出售的出人境证件必须是国家有权机关制发的真实的出人境证件。出卖伪造、变造出入境证件的应当以为他人提供伪造、变造的出人境证件罪定罪处罚。至于出售的出人境证件是否在有效期内不影响本罪的成立。

  根据本条规定对为他人提供伪造、变造出入境证件犯罪和出售出入境证件犯罪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这里的“情节严重”主要是指为他人提供伪造、变造的出人境证件或者出售出人境证件数量大的;多次或者经常性地为他人提供伪造、变造的出人境证件或者出售出入境证件的;造成严重后果的等等。

提供伪造、变造的出入境证件罪案例分析

被告人石某,男,1954年2月22日生,汉族,湖北省武昌市人,初中文化程度,无固定职业,因本案于1998年12月3日被刑事拘留,1999年1月6日被依法逮捕,现羁押于上海市看守所。

辩护人潘昶、殷宝娟,上海市南平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王某,女,1956年2月8日生,汉族,江苏省太仓市人,初中文化程度,无固定职业,因本案于1998年12月3日被刑事拘留,1999年1月6日被依法逮捕,现羁押于上海市看守所。

辩护人江澄、张震方,上海市长江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苏某,男,1956年2月12日生,玻利维亚共和国国籍,高中文化程度,无固定职业,住玻利维亚共和国圣克鲁斯布鲁东街88号,因本案于1999年2月4日被刑事拘留,同年3月13日被依法逮捕,现羁押于上海市看守所。

辩护人杨文炳、顾文德,上海市东吴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戚某,男,1962年5月7日生,汉族,江苏省武进县人,高中文化程度,无固定职业,家住本市斜土路59号,因本案于1999年2月17日被刑事拘留,同年3月25日被依法逮捕,现羁押于上海市看守所。

辩护人王国桢、武延年,上海市徐汇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以沪检一分诉[1999]86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石某、王某、苏某、戚某犯提供伪造的出入境证件罪,于1999 年11月3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同月19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指派代理检察员李莉、萧芸出庭支持公诉。上列四名被告人及其辩护人潘昶、江澄、张震方、杨文炳、顾文德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指控:

一、被告人石某、王某、苏某为非法牟利,自1996年起相互勾结,由苏某向石某提供伪造出入境证件所用的空白的玻利维亚共和国(以下简称玻利维亚)护照、身份证和移民归化纸、玻利维亚出境章、烫金机。嗣后,被告人石某、王某为他人伪造了6本玻利维亚护照和1本厄瓜多尔共和国(以下简称厄瓜多尔)护照及与护照配套使用的玻利维亚身份证、移民归化书。

二、1994年10月,被告人戚某为非法牟利,为陆国新提供1本假玻利维亚护照及与护照配套使用的玻利维亚身份证、移民归化书、健康证明书。

对上述指控的事实,公诉人当庭宣读了证人陆国新、唐玉芬、叶卫忠、钱寿伟的证词、上海市公安局《鉴定书》、《扣押物品清单》、驻厄瓜多尔使馆明传电报、驻玻利维亚使馆明传电报、核查陆国新入出境记录的情况、香港入境事务处证明材料,出示了查获的打字机、护照、身份证、移民归化书、烫金机、印章、健康证明书、收条等原件或照片。公诉机关据此指控四名被告人的行为均构成提供伪造的出入境证件罪,应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以下简称《刑法》)第三百二十条之规定,予以惩处。?四名被告人对被指控犯提供伪造的出入境证件罪的事实作了供认。其中,王某辩称厄瓜多尔护照上的字迹不是其所书写,苏某辩称其没有参与预谋、分工,也没有分得牟取的钱财,打字机是受人请托带给石某的。被告人石某、戚某的辩护人对本案的事实、证据、定性均无异议,同时以各自的被告人能够认罪服法为由,希望法庭能酌情从轻处理。被告人王某的辩护人提出王实施的是伪造护照的行为,并没有向他人提供伪造的护照,不构成犯罪。

被告人苏某的辩护人提出苏只是出售了空白的玻利维亚护照,其受人委托交给石某打字机并介绍他人教授王某使用打字机,事先并没有商定使用打字机来伪造护照,苏不构成起诉指控的罪名。

经审理查明:

一、被告人石某为牟取非法利益,起意向他人提供伪造的出入境证件,为此联系了偷渡人员。被告人苏某于1996年应他人之托在玻利维亚购得西班牙文打字机,携带来沪提供给石某,并指使他人教授被告人王某正确使用该打字机。嗣后,苏某又应石某的要求在玻利维亚低价购得空白的玻利维亚护照及与护照配套使用的身份证和移民归化纸,来沪后抬高价格出售给石某,同时提供了伪造玻利维亚护照所用的玻利维亚出境章、烫金机。被告人王某在其和被告人石某借住的本市金汇花园1街坊85号601室,使用上述打字机在苏某提供的6套空白的玻利维亚护照、身份证、移民归化纸上伪造偷渡人员的有关资料。被告人石某将上述6套已伪造有关内容的护照、身份证等交偷渡人员分别签名、捺指纹,然后再加盖有关印章并且进行塑封制成后,于1996年先后将5套玻利维亚护照及与护照配套使用的身份证、移民归化书提供给陆国新等偷渡人员。为此,被告人石某向陆国新等人收取了高额费用,并指使被告人王某至广东省深圳市、河南省郑州市收取了其中的9万元人民币和1500美元。此外,因被告人王某涉及诈骗一案,被告人石某未及将化名为陈伟的一本玻利维亚护照提供给偷渡人员陈嘉龙,1996年11月该护照被公安人员从金汇花园上述两名被告人的借住处搜获。被告人石某还于1996年初向陆国新介绍的叶卫忠提供了1本伪造的厄瓜多尔护照及与护照配套使用的身份证。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1、证人陆国新的证词证实,1995年其通过陈嘉龙认识石某并得知石能提供护照,后向石某支付了高额费用,1996年石某先后为陆自己及唐玉芬、郝丽萍、叶卫忠、钱寿伟提供了5本玻利维亚护照和1本厄瓜多尔护照及与护照配套使用的身份证、移民归化书。上述证词得到证人唐玉芬、叶卫忠、钱寿伟的证实。

2、从陆国新处缴获的伪造的陆国新等人的5本玻利维亚护照及身份证、移民归化书和从被告人石某、王某暂住处查获的陈伟的1本玻利维亚护照,经被告人石某、王某、苏某当庭辨认,均确认系王某根据石某提供的偷渡人员的资料,使用打字机在苏某高价提供给石某的空白玻利维亚护照、身份证、移民归化纸上伪造有关内容,由石某交偷渡人员捺印、签名后盖章、塑封而制成,并由石提供给偷渡人员。石某并供认,陈伟即陈嘉龙,因王某涉及诈骗一案,伪造姓名为陈伟的该护照未及提供给陈嘉龙,1996年11月29日该护照被公安人员从本市金汇花园两人的借住处搜获。

3、从王某的暂住处查获的西班牙文打字机一台,经三名被告人辨认,确认该打字机系苏某从玻利维亚带来提供给石某,并由苏某指使他人教授王某正确使用,后王某使用该打字机伪造护照等证件。上海市公安局(1999)沪公刑技文鉴字第158号鉴定书证实,唐玉芬、郝丽萍、叶卫忠、陆国新、钱寿伟、陈伟6本玻利维亚护照(号码为120086、158939、159297、120099、159296、139132)的最后一页、唐玉芬、郝丽萍、叶卫忠、钱寿伟的4张玻利维亚身份证(号码为3699281、3786483、4356787、3786398)、钱寿伟、郝丽萍2份移民归化书 (1548284、3242064)上的打印字迹是上述西班牙文打字机打印所形成。

4、出示的从王某的暂住处搜获的十余枚印章,经被告人石某、王某辨认,确认系石某伪造护照所用。上海市公安局(1998)沪公刑鉴字第 762号鉴定书证实,陆国新、叶卫忠、钱寿伟、唐玉芬、郝丽萍、陈伟护照上盖有的印章分别与查获的上述其中3枚印章的印文样本相一致。

5、出示的烫金机的照片,经三名被告人辨认,确认该工具系苏某提供,伪造护照所用。

6、驻玻利维亚使馆明传电报证实,玻利维亚圣克鲁斯移民局电脑登记中没有钱寿伟、叶为忠、唐玉芬、赫丽萍的护照记录。

7、驻厄瓜多尔使馆明传电报证实,查获的叶卫忠的厄瓜多尔的身份证是伪造的假证。当庭出示的叶卫忠厄瓜多尔护照、身份证经被告人石某辨认,承认系其提供给陆国新。证人陆国新、叶卫忠亦证实此护照、身份证是石某所提供。上海市公安局(1999)沪公刑技文鉴字第450号鉴定书证实,此护照及身份证(签名栏内的签名除外)上填写的字迹经与被告人石某、王某、苏某的字迹样本比对,发现在单字的搭配特征、写法特征上与王某的字迹样本有一致反映,确认该字迹系被告人王某所写。

8、香港入境事务处证明材料证实,1996年8月从陕西省籍偷渡人员王鹿静处搜获玻利维亚等国出入境印章数枚。与被告人石某、王某供述由王某将上述印章交与该王转交偷渡人员陆国新等人使用的情况相吻合。石某、王某还供认,其中一枚玻利维亚出境章系被告人苏某提供。苏某对自己提供该枚印章的事实亦供认不讳。

9、被告人石某、王某供认,石某向偷渡人员收取高额费用。其中,王某受石某指使至深圳、郑州等地向陆国新等人收取了9万元人民币及 1500美元。上述供述得到当庭出示的被告人王某所确认的于1995年9月29日在深圳收取唐玉芬等人2万元人民币及1500美元所留收条内容及证人陆国新、唐玉芬、钱寿伟的证词的印证。

以上证据经庭审举证、质证,均可作为认定本案事实的证据。

被告人王某在法庭审理中辩称伪造的厄瓜多尔护照及身份证上的字迹不是其书写。经审查,前述鉴定书依据被告人石某、王某、苏某分别提供的字迹样本,确认该护照及身份证上的字迹系王某所写。被告人石某到案后及在法庭审理中则多次供述该护照和身份证是他人伪造而非王某所为。综上,目前本案收集并查实的证据尚不能认定王某参与伪造该护照及身份证。

二、1994年10月,被告人戚某为非法牟利,为陆国新提供1本伪造的玻利维亚护照及与护照配套使用的玻利维亚身份证、移民归化书、健康证明书。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1、证人陆国新的证词证实,1994年10月,戚某为其提供1本号码为158538的玻利维亚护照、身份证、移民归化书、健康证明书,其支付给戚某人民币5万元。

2、被告人戚某亦供认不讳,并确认当庭出示的健康证明书系其向陆国新提供。

3、深圳市出入境边防检查总站业务处的证明材料证实,陆国新曾持第158538号玻利维亚护照于1995年入出境达10余次。

以上证据经庭审举证、质证,均可作为认定本案事实的证据。

本院认为,被告人石某、王某、苏某为非法牟利,互相勾结,为他人提供6本伪造的玻利维亚护照;石某还为他人提供1本伪造的厄瓜多尔护照;被告人戚某为非法牟利,为他人提供1本伪造的玻利维亚护照,根据《刑法》第三百二十条之规定,四名被告人的行为均构成提供伪造的出入境证件罪。其中,被告人石某联系偷渡人员,再将打印有偷渡人员资料的护照等证件盖章、塑封制成后提供给偷渡人员;被告人苏某提供西班牙文打字机,并指使他人教授被告人王某使用该打字机,嗣后又提供空白的玻利维亚护照及与护照配套使用的玻利维亚身份证、移民归化纸和伪造护照所用的玻利维亚出境章、烫金机等犯罪工具;被告人王某使用该打字机在空白的护照上伪造偷渡人员的有关资料;三名被告人在主观上均具有为他人提供伪造的出入境证件的共同犯罪的故意,客观上实施了紧密相联、有机配合的犯罪行为,三名被告人的行为都是为他人提供伪造的出入境证件整个犯罪活动的必要组成部分,且犯罪情节严重。被告人王某、苏某的辩护人关于两名被告人在本案中实施的行为不构成犯罪的辩护意见,与本院查明的事实及在案的证据不符,均不予采纳。四名被告人的上述犯罪行为发生在1997年10月1日《刑法》施行之前,依照《刑法》第十二条规定的“从旧兼从轻”的溯及力原则,应适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严惩组织、运送他人偷越国(边)境犯罪的补充规定》(以下简称《补充规定》)第三条之规定,对被告人石某、王某、苏某犯提供伪造的出入境证件罪,且均情节严重,判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对被告人戚某犯提供伪造的出入境证件罪,判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公诉机关指控四名被告人均犯提供伪造的出入境证件罪的基本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予确认。但公诉机关对本案的适用法律不当,应予纠正。为严肃国家法制,维护社会管理秩序,又依照《补充规定》第七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石某犯提供伪造的出入境证件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1999年12月17日起至2006年12月1日止。)

二、被告人王某犯提供伪造的出入境证件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并处罚金人民币6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1999年12月17日起至2004年12月1日止。)

三、被告人苏某犯提供伪造的出入境证件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并处罚金人民币6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1999年12月17日起至2005年2月2日止。)

四、被告人戚某犯提供伪造的出入境证件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3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1999年12月17日起至2001年2月15日止。)

五、违法所得、伪造的出入境证件及犯罪工具西班牙文打印机、印章等予以没收。

提供伪造、变造的出入境证件罪案件辩护词推荐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山东国宗律师事务所接受本案被告人王某亲属的委托,并征得本人同意,指派我作为王某的辩护人。接受委托后,我多次会见被告人,详阅了案卷材料,参加了法庭调查,现根据事实和法律,结合庭审情况提出如下辩护意见,敬请合议庭采纳:

一、对检察机关指控被告人王某涉嫌犯提供α造的出入境证件罪的定性不持异议

二、本案被告人王某具有从轻、减轻、免除处罚的法定情节和从轻处罚的酌定情节

1、法定从轻、减轻或者免除处罚的情节:

(1)被告人王某在本案中起次要作用,属于从犯,根据刑法第27条第2款的规定:“对于从犯,应当从轻、减轻处罚或者免除处罚。”

(2)被告人归案后,认识到自己行为的严重性,积极配合公安边防支队查清案件事实,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积极悔罪,认罪态度很好,根据刑法第六十七条第三款(刑法修正案八):“犯罪嫌疑人虽不具有前两款规定的自首情节,但是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从轻处罚;……”的规定,可以对被告人从轻处罚。

2、酌定从轻处罚的情节:

(1)被告人王某系初犯偶犯,王某在实施本次犯罪行为之前,一直遵纪守法,表现很好。被告人王某之所以实施了该行为,是因为受他人蛊惑,及自己的一时糊涂,û有意识到α造假证件的Σ害性、严重性。在其重新获得自由后,一定会对自己以后的行为慎之又慎,在其重新踏入社会后,û有任何社会Σ害性可言,可以对被告人从轻处罚。

(2)从主观方面看,被告人王某主观恶性不深。当时,只是轻信了他人的话,是为了提高签证成功率,而不是用来偷渡,如果知道是用来偷渡,王某是绝不会参与的,这一点,在会见中被告人多次提到。

(3)根据被告人王某自己的供述,及其他被告人的供述可知,王某û有得到任何的利益。并且一直认为,其他被告人只是总共收取了两万元费用,除去办证的费用,所剩费用很少。

(4)被告人王某积极悔罪。王某深深的认识到自己的行为对国家造成了损害,对自己的行为进行了反思,非常后悔。

三、量刑方面

根据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人民法院量刑指导意见(试行)》实施细则,1、对于从犯,(1)一般情况下,可以减少基准刑的20-50,(2)犯罪较轻的,可以减少基准刑的50以上或者依法免除处罚;2、对于如实供述司法机关已掌握的罪行的,根据坦白罪行的轻重以及悔罪表现等情况,可以减少基准刑的20以下,3、对于当庭自愿认罪的,可以减少基准刑的10以下。综合本案被告人王某的涉案情形,完全符合2010年2月最高人民法院印发的《关于贯彻宽严相济刑事政策的若干意见》中第14条、第16条之规定,对于所犯罪行不重、主观恶性小、人身Σ险性较小、有悔改表现、不致再Σ害社会的犯罪分子,要依法从宽处理,对于其中具备条件的,应当依法适用缓刑或者管制、单处罚金等非监禁刑。建议对王某适用缓刑或者免除处罚。

综上所述,被告人王某具有法定从轻、减轻或者免除处罚及酌定从轻处罚的情节,请求合议庭在量刑时予以考虑,对被告人王某适用缓刑或者免除处罚,给被告人王某一个改过自新、重塑自我的机会。

参考资料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2011年最新修订版]

 

编辑本段

突出贡献者

更多

协作编辑者

词条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