Ħ


Ħƣͼľǵţԣֱӹ˸µĶľ֣ҪһηҪĴơʱϵļûдﵽ¯ij̶ȣҪơƣϴ֮ǰԼҪƷһλãϴʱ⶯⼸ƣʱ򣬸Լ¼ƣʱԼִĴָҪסԼõƵ棬һƣһȫ棬ԼĻƾɹˡȻԼ¼ǴӳɹĿԸ󡭡Ħάͬ
Ħ ¹˵С֪һǶôĺáʲôóԵĶҳԵʱ򶼻ͨҵijӣζԳʱܡӺޱĿң죬ˮҵijӣôĿɿڡи̫ˣӣ𣿡Ƶ˵¹¹𣿡Ħ ֵεļڣϣһµĺһްIJ໥һۣȻﶼĬ˾SBĦ۷ܵ˾˵ĺˣҪˣҹϲǣͬºһȫΧҾˣû˵нѰҲܰ۱ϲDZߺ˵ұᰡҽ飬Ұֺڽˣ....Σԭ۵20СsanתˣǸף£ĦŲں
ĦǾ⽻̸ɣܲҪǮرǸСձĦһ߲źһ˵һʲôᣡDzǺDZߵ˸ˣٺú롣ĦʵDzҪܹЦҪġھҪʽʼԼľˡĦǣץģĦֻоˣᡣ
Ħȱֻ֣ǶDzм
Ħÿ˶ᱻ
Ħ£أ
Ħ͸ɫά

Ϸֳ

99˹ֳӿټϷ918 ֳ ֳ www.666k8.com ֳ 888ֳ ֳ õֳ 婷ֳ Ͼ www,dafa888,com ֳ ټֳ ֳַ ֳ Ӣϣ˾ 99Ʊƽ̨ ɳ ʹըg3ֳǷˮΧעǮe8889.comwww.lebao.comֳٶɱϰټעǮe8889.comijֳӮǮIJֳv1bet info˹ֳ888׽88ֳ8עǮe8889.com˹ά˹ijƵֳchengٲվ888С˵ȫѶ֮ŶIJվ

由专业人士共同编写的法律百科,已有107,935个用户参与,共213,944个词条。

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用于骗取出口退税、抵扣税款发票罪 编辑词条

基本释义

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用于骗取出口退税、抵扣税款发票罪

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用于骗取出口退税、抵扣税款发票罪,是指违反国家税收征管法规,为他人虚开、为自己虚开、让他人为自己虚开、介绍他人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或者用于骗取出口退税、抵扣税款的其他发票的行为。

编辑本段

词条详解

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用于骗取出口退税、抵扣税款发票罪刑法条文

第二百零五条 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或者虚开用于骗取出口退税、抵扣税款的其他发票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二万元以上二十万元以下罚金;虚开的税款数额较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五万元以上五十万元以下罚金;虚开的税款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五万元以上五十万元以下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用于骗取出口退税、抵扣税款发票罪构成要件

1 客体要件

犯罪客体是国家对税收和发票的管理制度;

本罪侵犯的客体是国家对增值税专用发票和可用于出口退税、抵扣税款的其他发票的监督管理制度。这是本罪区别于其他破坏社会主义经济秩序罪的本质特征。《中华人民共和国发票管理办法》中规定:“开具发票应当按照规定的时限、顺序、逐栏、全部联次一次性如实开具,并加盖单位财务印章或者发票专用章。”“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转借、转让、代开发票。”

《增值税专用发票使用规定 (试行)》中规定:专用发票必须按下列要求开具:(一)字迹清楚。(二)不得涂改。(三)项目填写齐全。(四)票、物相符,票面金额与实际收取的金额相符。(五)各项目内容正确无误。(六)全部联次--次填开,上、下联的内容和金额一致。(七)发票联和抵扣联加盖财务专用章或发票专用章。(八)按照本规定第六条所规定的时限开具专用发票。(九)不得开具伪造的专用发票。(十)不得拆本使用专用发票。(十一)不得开具票样与国家税务总局统一制定的票样不相符合的专用发票。“而为了骗取税款,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或用于骗取出口退税、抵扣税款的其他发票的行为就是违反了发票管理制度,同时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或用于骗取出口退税、抵扣税款的其他发票、可以抵扣大量税款,造成国家税款的大量流失,也严重地破坏了社会主义经济秩序。

所谓用于骗取出口退税、抵扣税款的其他发票,是指可以用于申请出口退税、抵扣税款的非增值税专用发票,如运输发票、废旧物品收购发票、农业产品收购发票等。

2、主体要件

犯罪主体是一般主体,既包括自然人,也包括单位;另外,依本条第3款之规定,单位也可成为本罪主体,单位构成本罪的,对单位实行两罚制,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照本条第3款规定追究刑事责任。

3、主观要件

主观方面是故意。因此在认定这类案件性质时,需要注意以下两个问题:

1.盗窃增值税专用发票或者可以用于骗取出口退税、抵扣税款的其他发票的,依照盗窃罪的规定定罪处罚。

2.使用欺骗手段骗取增值税专用发票或者可以用于骗取出口退税、抵扣税款的其他发票的,依照诈骗罪的规定定罪处罚。

4、客观要件

客观方面表现为行为人实施了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或者用于骗取出口退税、抵扣税款的其他发票的行为。具体包括下述四种表现形式:

(1)为他人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或者用于骗取出口退税、抵扣税款的其他发票;

(2)为自己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或者用于骗取出口退税、抵扣税款的其他发票;

(3)让他人为自己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或者用于骗取出口退税、抵扣税款的其他发票;

(4)介绍他人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或者用于骗取出口退税、抵扣税款的其他发票。所谓“增值税专用发票”是指以商品或者劳动增值额为征税对象,具有直接抵扣税款功能的专门用于增值税的发票;所谓“其他发票”是指具有与增值税专用发票相同功能的用于骗取出口退税、抵扣税款的其他非增值税发票。行为人具有上述行为之一,就构成本罪。

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用于骗取出口退税、抵扣税款发票罪的认定

本罪与非罪

本条虽然对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用于骗取出口退税、抵扣税款罪未规定任何情节上的限制,但并非所有的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的行为和虚开用于骗取出口退税、抵扣税款的其他发票行为都应以犯罪论处。对于其中情节显着轻微、危害不大的行为,应根据本法第l3条但书的规定,不认为是犯罪。如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用于骗取出口退税、抵扣税款的其他发票数额较小而又无伪造、非法购买增值税专用发票、用于骗取出口退税、抵扣税款的其他发票等其他情节的,虚开数额较小尚未造成偷税、骗取出口退税等其他后果的;图谋虚开但尚未着手且无其他严重情节的;在他人的威胁、要挟之下被迫为他人虚开但虚开数额不大的,等等,应不作为犯罪处理。

立案标准

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或者虚开用于骗取出口退税、抵扣税款的其他发票,虚开的税款数额在一万元以上或者致使国家税款被骗数额在五千元以上的,应予追诉

与其他罪名的界限

1、本罪与偷税罪的界限

本罪与偷税罪,二罪往行为方式上有些竞合之处、如涂改单据,伪造帐目等,尤其是行为人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的最终目的就是用来骗取(抵扣)国家税款,从实质上说是偷税。所以从这个角度看、二罪之间存在着手段与目的关系,即”虚开“只不过是偷税的手段之一,它们之间呈牵连犯关系、按照从一重处的原则,以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用于骗取出口退税、抵扣税款罪定罪量刑;但”虚开“行为又不完全包容于偷税罪之中,”虚开“有着它自己的一套相对独立而又比较复杂的行为过程,只有当虚开的增值税专用发票用以去抵扣税款时,才与偷税罪发生关系。而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用于骗取出口退税、抵扣税款罪的成立并不必然以抵扣税款的出现或实现为必然条件,只要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达到法定数额(即便是没有抵扣),就可构成犯罪,”虚开“和”抵扣“,是构成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用于骗取出口退税、抵扣税款罪的两个选择性条件,因此,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用于骗取出口退税、抵扣税款罪与偷税罪之间的竞合还是很有限的。从总的行为方式上看,二罪之间的区别也很明显,偷税是不缴或少缴应纳税款、使国家得不到应该得到的税款;而”虚开“是没有缴税而伪装缴税,将国家已经得到的税款通过抵扣再骗回来。

2、与教唆犯等的界限

区分介绍他人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或用于骗取出口退税、抵扣税款的其他发票犯罪与教唆犯罪传授犯罪方法罪的界限:

介绍他人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或用于骗取出口退税、抵扣税款的其他发票是指在拥有增值税专用发票或用于骗取出口退税、抵扣税款的其他发票的单位或者个人 (即开票方)与需要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或用于骗取出口退税、抵扣税款的其他发票的单位或者个人(即受票方)之间互相介绍、牵线搭桥,使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或用于骗取出口退税、抵扣税款的其他发票犯罪的行为得以成立。介绍人属于中介人,是虚开的主体、对其应按本条的规定处罚;教唆虚开是指唆使他人虚开的行为,教唆者既不在行为人之间牵线搭桥,也不具体教唆犯罪方法,对教唆犯应按其在共间犯罪中所起的作用处罚;传授虚开的方法和技巧的行为,其主体只能是自然人,对其应按本法第295条的规定处罚。

罪数的认定

l、行为人伪造或购买伪造的增值税专用发票、用于骗取出口退税、抵扣税款的其他发票或非法购买增值税专用发票、用于骗取出口退税、抵扣税款的其他发票后又将其虚开的情况,应属于数罪,但因为行为人的前一行为与后一行为存在着手段和目的的牵连关系,因此应视为牵连犯,而应以其中的一个重罪论处,即应以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用于骗取出口退税、抵扣税款罪论处,对于伪造或购买伪造的增值税专用发票、用于骗取出口退税、抵扣税款的其他发票或非法购买增值税专用发票、用于骗取出口退税、抵扣税款的其他发票行为,可作为一个从重的量刑情节对待。

2、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用于骗取出口退税、抵扣税款的其他发票后又以此骗取出口退税、抵扣税款的情况下,存在着行为同时适用本罪与本法第204条骗取出口退税罪、本法第201条偷税罪的可能。这属于一罪同时触犯数法条的法条竞合,应适用特别法优于普通法的原则处理。即本法第205条是特别法,第204条、第201条是普通法,应以本罪论处。

 

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用于骗取出口退税、抵扣税款发票罪的处罚

 根据刑法第205、211、212条的规定,犯本罪的,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2万元以上20万元以下罚金;虚开的税款数额较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5万元以上50万元以下罚金;虚开的税款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5万元以上50万元以下罚金或者没收财产。单位犯本罪的,实行双罚制,即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虚开的税款数额较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虚开的税款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

犯本罪被判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的,在执行前,应当先由税务机关追缴税款和所骗取的出口退税款。

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用于骗取出口退税、抵扣税款发票罪司法解释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惩治虚开、伪造和非法出售增值税专用发票犯罪的决定)的若于问题的解释》

(199.10.17 法发〔1996〕30号)

为正确执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惩治虚开、伪造和非法出售增值税专用发票犯罪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依法惩治虚开、伪造和非法出售增值税专用发票和其他发票犯罪,现就适用《决定》的若于具体问题解释如下:

五、根据《决定》第五条规定,虚开用于骗取出口退税、抵扣税款的其他发票的,构成虚开专用发票罪,依照《决定》第一条的规定处罚。

“用于骗取出口退税、抵扣税款的其他发票”是指可以用于申请出口退税、抵扣税款的非增值税专用发票,如运输发票、废旧物品收购发票、农业产品收购发票等。

六、根据《决定》第六条规定,伪造、擅自制造或者出售伪造、擅自制造的可以用于骗取出口退税、抵扣税款的其他发票的,构成非法制造专用发票罪或出售非法制造的专用发票罪。

伪造、擅自制造或者出售伪造、擅自制造的可以用于骗取出口退税、抵扣税款的其他发票50份以上的,应当依法定罪处罚;伪造、擅自制造或者出售伪造、擅自制造的可以用于骗取出口退税、抵扣税款 的其他发票200份以上的,属于”数量巨大“;伪造、擅自制造或者出售伪造、擅自制造的可以用于骗取出口退税、抵扣税款的其他发票1000份以上的,属于”数量特别巨大“。

虚开税款数额50万元以上的,属于”虚开的税款数额巨大“。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属于”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1)因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致使国家税款被骗取30万元以上的;(2)虚开的税款数 额接近巨大并有其他严重情节的;(3)具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

利用虚开的增值税专用发票实际抵扣税款或者骗取出口退税100万元以上的,属于”骗取国家税款数额特别巨大“;造成国家税款损失50万元以上并且在侦查终结前仍无法追回的,属于”给国家利益造成特别重大损失“。利用虚开的增值税专用发票骗取国家税款数额特别巨大、给国家利益造成特别重大损失,为”情节特别严重“的基本内容。

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犯罪分子与骗取税款犯罪分子均应当对虚开的税款数额和实际骗取的国家税款数额承担刑事责任

利用虚开的增值税专用发票抵扣税款或者骗取出口退税的,应当依照(决定)第一条的规定定罪处罚;以其他手段骗取国家税款的,仍应依照《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惩治偷税、抗税犯罪的 补充规定》的有关规定定罪处罚。

《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经济犯罪案件追诉标准的规定》2001.5.

五十三、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用于骗取出口退税、抵扣税款发票案(刑法第205条)

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或者虚开用于骗取出口退税、抵扣税款的其他发票,虚开的税款数额在一万元以上或者致使国家税款被骗数额在五千元以上的,应予追诉

 

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用于骗取出口退税、抵扣税款发票罪案例分析

发布部门: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 发布文号:

分类导航: 所属类别:

发布日期:2004-03-16关键字:

【阅读全文】

刘加含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一案刑事裁定书 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刑事裁定书 (2004)皖刑终字第141号 原公诉机关安徽省宿州市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刘加含,男,1950年7月9日生,广东省饶平县人,汉族,小学文化,农民,住饶平县九村镇洞泉村洞上楼背围1号。

因涉嫌犯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于2003年1月18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宿州市墉桥区第一看守所。

辩护人沈心德,安徽三联律师事务所律师。 安徽省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宿州市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刘加含犯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一案,于二00四年一月五日作出(2003)宿中刑初字第84号刑事判决

宣判后,原审被告人刘加含不服,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经过阅卷,讯问被告人,听取其他诉讼参与人、辩护人的意见,认为本案事实清楚,决定不开庭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原判认定:1994年3月,被告人刘加含根据同村村民刘德光的安排与安徽省宿州市墉桥区祁县镇单寨村村民陈德新(已死亡)一起来到宿州市,通过陈德新的弟媳董颖(已判刑)联系到宿州市第一燃料公司综合经营分公司和宿州市新华服装厂准备开增值税专用发票。刘加含许诺由上述两单位开出安徽省增值税专用发票,其按发票销售金额的2.5-4给好处费,同时开出同等数量的广东省增值税专用发票抵扣由此产生的销项税款。

上述两单位均表示同意。宿州市第一燃料公司还根据刘加含提出的要求,成立了宿州市第一燃料公司服装厂,以便于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1994年4、5月份,经刘德光联系,上述两单位按照刘加含、刘德光的要求,以销售服装为名,给福建省厦门市信达进出口贸易公司等12家单位开出安徽省增值税专用发票38份,发票的销售金额为41759834.12元,税金为7099171.91元,除江西省五矿进出口公司因案发未抵扣税款外,其余单位均予抵扣税款。上述12家单位共汇给宿州市第一燃料公司服装厂和宿州市新华服装厂人民币3911870.34元。扣除上述两家服装厂所得的“好处费”后,刘加含、刘德光、陈德新从中提走人民币2678603.29元。

据此,原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十二条第一款、第二百零五条第一款、第五十七条第一款之规定,以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判处被告人刘加含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罚金人民币40万元。 被告人刘加含上诉提出:其是为同案人刘德光打工的,只经手9起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其行为只能构成投机倒把罪,原判适用法律错误,量刑过重。其辩护人亦提出与被告人上诉理由基本相同的辩护意见。 经审理查明:1994年春节,上诉人刘加含的同村村民刘德光(在逃)从深圳市回家过春节,与刘加含及在当地打工的安徽省宿州市墉桥区祁县镇单寨村村民陈德新(已死亡)聚在一起,由刘德光提议让陈德新来安徽以做服装生意为名,联系开增值税专用发票一事。1994年3月,上诉人刘加含根据刘德光的安排,与陈德新一起来到安徽省宿州市,通过陈德新的弟媳董颖(已判刑)联系到宿州市第一燃料公司综合经营分公司和宿州市新华服装厂。

上诉人刘加含许诺由宿州市第一燃料公司综合经营分公司和宿州市新华服装厂开出安徽省增值税专用发票,其按发票销售金额的2.5—4给好处费,同时给同等数量的广东省增值税专用发票抵扣由此产生的销项税款。上述两单位均表示同意。上诉人刘加含还要求宿州市第一燃料公司综合经营分公司注册成立一个服装厂。

该分公司经理赵军(已判刑)遂向第一燃料公司经理夏庆军(已判刑)汇报。为了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第一燃料公司下文批准成立宿州市第一燃料服装厂,并领取了营业执照和税务登记证,法定代表人是赵军。1994年4、5月份,经刘德光联系,上述两单位按照上诉人刘加含和刘德光的要求,以销售服装为名,开出安徽省增值税专用发票38份,分别给福建省厦门市信达进出口贸易公司、湖北省粮油进出口公司、江苏省淮阴县外贸公司、江西省五矿进出口公司、重庆市纺织进出口公司实业开发公司、安徽省工艺品进出口公司、广东省湛江畜产品进出口公司、深圳外贸中发公司、中国包装进出口湖南分公司、深圳北方工程开发公司、中国五金矿产厦门开发公司、广东省食品进出口集团公司等12家单位。38份增值税专用发票的销售金额为41759834.12元,税金为7099171.91元,除江西省五矿进出口公司因案发未抵扣外,其余单位均予抵扣税款。

上述十二家单位共汇给宿州市第一燃料服装厂和宿州市新华服装厂人民币3911870.34元,扣除两家服装厂所得的“好处费”后,刘加含、刘德光、陈德新从中提走人民币2678603.29元。上诉人刘加含在开出安徽省增值税专用发票的同时,先后交给宿州市第一燃料服装厂和宿州市新华服装厂盖有“深圳华富贸易有限公司”和“广东省大埔县工业品贸易公司驻深办”公章的虚假空白广东省增值税专用发票56份,让其填写相关内容作为进项税予以抵扣销项税金。该案由原宿州市国家税务局于1994年8月13日向原宿州市人民检察院控告而案发。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1、上诉人刘加含对其参与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的事实供认不讳。 2、上诉人刘加含与陈德新来到宿州市联系宿州市第一燃料公司综合经营分公司和宿州市新华服装厂,许诺开出安徽省增值税专用发票后按销售金额2.5—4给好处费的事实,有证人董颖、赵军、王鹏飞、陈翠珍等的证言在卷证实。 3、宿州市第一燃料公司为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而成立宿州市第一燃料服装厂的事实,有赵军的证言在卷证实,且有宿州市第一燃料服装厂的营业执照、税务登记证的复印件在卷证实。 4、宿州市第一燃料服装厂和宿州市新华服装厂开具38份安徽省增值税专用发票,销售金额为41759834.12元,税金为7099171.91元的事实,有证人赵军、张志梅、黄建、王鹏飞、陈翠珍、夏艳玲、岳秋玲等的证言在卷证实,且有提取在案的38份增值税专用发票复印件在卷佐证。 5、接受安徽省增值税专用发票的十二家单位共汇给宿州市第一燃料服装厂和宿州市新华服装厂人民币3911870.34元的事实,有上述两家服装厂的记帐凭证、中国银行进帐单等书证在卷证实。 6、上诉人刘加含交给宿州市两家服装厂56份虚假空白广东省增值税专用发票用以抵扣销项税款的事实,有证人赵军、王鹏飞、陈翠珍等的证言在卷证实,且有提取在卷的由宿州市第一燃料服装厂和宿州市新华服装厂填写的56份广东省增值税专用发票在卷证实。 7、黄立红、孙亚进、李舜林、顾培勇、胡昌华、黎善东等的证言证实了取得安徽省增值税专用发票的过程及进行抵扣税款的情况。

经审查上诉人的上诉理由认为,刘加含辩称其只是为刘德光打工及只参加9次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一节得不到证据证实。刘加含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的行为虽然发生在197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实施期间,但是,根据刑法“从旧兼从轻”的原则,原审适用现行刑法正确。故上诉人刘加含的上诉理由及其辩护人辩护意见不能成立,不予采信。 本院认为,被告人刘加含为了牟取非法利益,故意违反国家发票管理规定,伙同他人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虚开的税款数额巨大,其行为已构成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原审判决定罪准确,量刑适当,适用法律正确,审判程序合法。

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用于骗取出口退税、抵扣税款发票罪案件辩护词推荐

钟某特大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案辩护词

尊敬审判长、审判员、人民陪审员:

我作为被告人钟某的一审辩护律师之一,在发表具体辩护意见之前,首先对审判长在法庭调查阶段的公正主持及给予了辩方充分发言的机会表示感谢,我相信合议庭会继续给控辩双方充分发言的机会;我还得明确的是,本着依法辩护的原则对控方关于钟某的罪名的定性表示认可。

我的辩护意见有五点:

一、起诉书涉及的十二项指控,的确存在大部分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情况。

通过这二天沉闷得令人窒息的法庭调查,我们不难知道,控方主要根据各被告人的有罪供述及到有关税局调查到的所有发票(按控方的思路,不管是“实开”还是“虚开”,只需被告人签认为其所开即可),以永昌厂开出的所有发票为基数,全部作为犯罪事实推向审判庭。我在此声明:这是典型的有罪推定!这种指控方法是极为不负责任的,人为地让辩方承担起了证明被告人无罪的责任,实质上,最终将“皮球”踢给了合议庭。相信合议庭会注意到,这起案件,控、辩、审三方来看,焦点都应该是:在永昌厂与有关单位或个人有正常业务来往的情况下是否存在开大增值税专用发票及开大多少;在永昌厂与有关单位或个人无正常业务来往的情况下是否存在开出增值税专用发票及开出多了的问题。控方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地、完全地忽视了焦点。

我们已经注意到,法庭调查表明,十二项指控中的每一项事实真相是不同的,甚至存在重大差别,但《起诉书》十二项指控的描述完全相同,特别是连文字都相同!我不得不怀疑控方对本案指控的罪名的犯罪构成都没有明晰。

为了不占用合议庭太多的时间,有关具体案件事实部分留给钟某的另一位辩护人稍后陈述。我亦相信钟某作为亲历者,会在庭后通过书面的形式详尽地向合议庭陈述。

我们深知,这起案件人为地给合议庭增加了很大的工作量,但我们亦深信,合议庭每一位成员不会雾里看花,相反会擦亮他们富含理性的眼睛,透过事实的表象,抓住本质,在貌似充足的证据堆中,梳理出事实真相,严格对照犯罪构成,作出公正认定。

二、被告人钟某具有自首情节,真诚悔罪。

某市国家税务局案件移送书、移送意见书及情况汇报、《立案报告》及《破案报告》等资料所述内容相互印证:在公安机关立案侦查之前,某市国税部门进行税务检查时,被告人钟某已向税务机关如实交代了其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用于骗取出口退税、抵扣税款发票的犯罪事实;从本案侦查之前到归案之后,被告人钟某均如实交代自己的犯罪事实,显属真诚悔罪及有自首情节。在庭审中,钟某对某些不实指控坚决否认,某些真实指控诚恳承认,这不仅仅是自首情节及真诚悔罪的表现,同时有利于合议庭公正地查明案件事实。我还必须强调的是,钟某供述的某些事实,依照法律规定,的确已构成犯罪,但钟某表示不认为是犯罪,这属法律上的认知错误。相信合议庭注意到,这根本不影响钟某具备自首及真诚悔罪情节。

三、被告人钟某具有重大立功表现。

据控方出示的数份《抓获经过》所描述的具体内容与各被告人的庭上供述相印证,被告人钟某及王某有重大立功表现。如某市公安局经侦大队2001年9月21日出具的《关于犯罪嫌疑人钟某、王某、潘某的抓获经过》证实:钟某、王某“交代了以该厂名义为潘某、邹某、邹绍坤、谭星礼、叶织彬、叶兆声等人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总额约一亿元并虚开收购发票总额约一亿二千万元的犯罪事实,于是我队于2001年8月24日对此案立案侦查。后我大队侦查员根据犯罪嫌疑人钟某和王某的交代,于2001年8月29日在南海黄歧珠华土产有限公司内将犯罪嫌疑人潘某抓获。”证据显示,非同案犯徐显平、张建新是根据被告人钟某及王某的举报线索抓获的;同案犯邹某、潘某等是被告人钟某协助公安机关抓获的。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条的规定,被告人钟某及同案被告人王某主动向公安机关检举揭发他人的犯罪事实,并协助公安机关抓获其他犯罪嫌疑人,符合重大立功条件。庭审中,控方认为,《抓获经过》不属于证据范畴,对此,我的看法是:认定被告人钟某立功不是依据《抓获经过》的形式,而是依据公安机关所确认的《抓获经过》所表述的、符合立功条件的事实内容,而且,上述内容与被告人在庭审中的供述相印证。

四、被告人钟某的行为没有给国家利益造成重大损失。

被告人钟某归案后,主动向公安机关退赔赃款赃物价值人民币250余万元。本案案发后,某市国家税务部门已向全国各地涉案单位所在地的税务机关发出公函或协查通报,要求对涉案虚开的增值税发票不予抵扣、不予退税,已办理抵扣、退税的应依法予以追回。本案侦查终结之前,被告人钟某涉嫌本案所造成的税款抵扣或退税款已被国家税务部门依法全部追回,没有造成国家利益损失。法庭调查显示,控方无任何证据证明,钟某的行为造成国家利益重大损失。甚至,控方无论在法庭调查阶段,还是在法庭辩论阶段,均无只字半句提到钟某的行为造成国家利益重大损失。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惩治虚开、伪造和非法出售增值税专用发票犯罪的决定〉的若干问题的解释》的规定,不属于"情节特别严重,给国家利益造成特别重大损失",不符合《刑法》第205条第2款所规定的从重处罚条件。

五、被告人钟某所涉嫌的犯罪是单位犯罪

对被告人钟某的追诉,应以单位犯罪的成立为前提,控方脱离单位行为,以自然人犯罪追诉钟某显属不当,作为单位犯罪中“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对被告人钟某的处罚应适用《刑法》第205条第3款的规定处罚。理由有三点:

其一、庭审表明,无论是农副产品加工厂还是家具厂,都是有营业执照、有资金、场地、经营活动、且具备一般纳税人资格的企业,对此,我们很感谢控方在庭审中予以承认,并认同开具增值税发票和收购发票的行为是单位行为。事实上,被告人钟某所开具的每一份增值税发票或收购发票都是以某市永昌农副产品厂加工厂和之后更名的某市永昌家具厂的名义,作为供货单位开具的,依照相关法律规定,符合单位犯罪中"单位"的主体构成要件。

其二、应该肯定,法庭调查表明,起诉书涉及的十二项指控中,大都无证据证明钟某(不管以何名义)开出有关发票时收取所谓手续费,但即使存在收取手续费部分,亦都是以永昌厂名义开出。

其三、本案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永昌厂是为犯罪而设立的单位。庭审表明,永昌厂在生产经营活动中,既有涉嫌虚开增值税发票和收购发票的单位犯罪行为,又存在正当合法的经营活动,这一点,控方在庭审中亦予以认可。在法庭辩论阶段的第二轮辩论中,控方却抛出一个重型炸弹:认为永昌厂是为犯罪而设立的单位。这与其在法庭调查阶段所举证证实,并认可的永昌厂有正当合法的经营活动的说法自相矛盾,既然是为犯罪而设立,设立的目的就是从事犯罪活动,其单位行为就是犯罪行为,又何以谈得上有正当合法的经营活动?

综上,恳请合议庭对被告人钟某予以从宽处理!

参考资料

1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2011年最新修订版]

2 中华人民共和国发票管理办法

3 增值税专用发票使用规定 (试行)

4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惩治虚开、伪造和非法出售增值税专用发票犯罪的决定)的若于问题的解释》

 

编辑本段

突出贡献者

更多

协作编辑者

词条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