ŷڱ


ŷڱԣʱҲûģԲˣԶꡣ
ŷڱŮ
ŷڱ˲Ů˲
ŷڱиͯѧʣǮѧԱ սѧʱˣӴ񡣡ѧ˵ǵӰݷӣӦ񡣡ӵǿ׷ֵĵӣҵĵӣҾݣŷڱҰһ°ɣŷڱصĻشңΪʦӦЩʲô⣬ҵһηdz˼šǿΪѧһЩʲôҪôܹ޻ģЩû˼⣬ǣЩôҪ
ŷڱ˸һԣһ˵λ̨һ賿İɡʮ־ȣôô׼ȷۺ˵Ϊ賿һdzʱŷڱͱƣ

Ϸֳ

99918 ֳ ֳ www.666k8.com ֳ 888ֳ ֳ õֳ 婷ֳ Ͼ www,dafa888,com ֳ ټֳ ֳַ ֳ Ӣϣ˾ 99Ʊƽ̨ ɳ 2013ʱ˸עǮe8889.comѲIJƸˮ̳˹ֳʹӯʢֽʷˮm88ַƾͶעʹѶͶעʹa77777עǮѶnbaټֳ

由专业人士共同编写的法律百科,已有107,935个用户参与,共213,944个词条。

强制猥亵、侮辱妇女罪 编辑词条

基本释义

强制猥亵、侮辱妇女罪

强制猥亵、侮辱妇女罪侵犯的客体是妇女的身体自由权隐私权名誉权。所谓身体自由权,是指妇女的身体的动静举止不受非法干预为内容的人格权。所谓隐私权,是指妇女所享有的对其个人的,与公共利益无关的个人信息、私人活动和私有领域进行支配的一种人格权。其私有领域的不可侵犯(包括其身体不能偷看、猥亵等)是其重要权能所谓名誉权,是妇女所享有的就其自身属性和特点表现出来的社会价值而获得社会公正评价的权利。

编辑本段

词条详解

一、强制猥亵、侮辱妇女罪刑法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七条:以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方法强制猥亵妇女或者侮辱妇女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聚众或者在公共场所当众犯前款罪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

    猥亵儿童的,依照前两款的规定从重处罚

二、强制猥亵、侮辱妇女罪的构成要件

客体要件

    本罪侵犯的客体为妇女的人格尊严权和性的羞耻心。

主体要件

    强制猥亵、侮辱妇女罪的主体为一般主体,凡达到刑事责任年龄且具备刑事责任能力自然人均能构成强制猥亵、侮辱妇女罪。

主观要件

    强制猥亵、侮辱妇女罪在主观方面表现为故意,通常表现出刺激或者满足行为人或第二者的性欲的倾向,但不具有强行奸淫的目的。

客观要件

     强制猥亵、侮辱妇女罪在客观方面表现为以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方法强制猥亵妇女,或者侮辱妇女的行为。

     首先,主观方面行为人猥亵、侮辱妇女具有违背妇女意志的本质特征。违背妇女意志,即未经妇女真实同意。如果妇女对于行为人的行为表示同意,自然不能成立强制猥亵、侮辱妇女罪。妇女同意行为人所进行的各种淫秽下流的动作,如采用下流的语言调戏的,自然也谈不上侮辱妇女的行为。

     其次,行为人采用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方法实施了强制猥亵、侮辱妇女的行为。

三、强制猥亵、侮辱妇女罪的认定

本罪与非罪

1、与一般猥亵的界限

    首先,要将强制猥亵、侮辱妇女行为与非强制性猥亵、侮辱妇女行为区分开来,本法只惩罚以强制方法猥亵、侮辱妇女的行为,对于非强制性的猥亵、侮辱妇女行为不能视作犯罪。其次,并非任何强制猥亵、侮辱妇女的行为都构成强制猥亵、侮辱妇女罪。本条对强制猥亵、侮辱妇女罪的构成虽然未规定“情节严重”之要件,但不能将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强制猥亵、侮辱妇女行为亦视作为犯罪。

2无法抗拒的状态定性

    强制猥亵妇女一般都是利用暴力手段使妇女不能抗拒,或者对妇女采取胁迫,即精神上的强制,使妇女不敢抗拒的手段来实施的。那么,利用妇女患重病、醉酒、熟睡、昏迷等状态而实施的猥亵行为,能否认定为强制猥亵妇女罪呢?我们认为,这种猥亵妇女行为在本质上是违背妇女意志的,其猥亵手段可视为“暴力”、“胁迫”以外的“其他手段”,因此,应认定为强制猥亵妇女罪。

3、职权、教养、从属关系犯罪

    正确认定利用职权、教养关系、从属关系实施的强制猥亵妇女罪,关键是查明行为人是否利用了特定的关系对妇女进行胁迫。这一点,与在强奸罪认定中区分利用特定关系强奸与双方基于互相利用而通奸的界限是一样的。在强制猥亵罪的认定中,不能把有教养关系、从属关系和利用职权猥亵妇女的行为都视为强制猥亵。行为人利用职权引诱女方,女方基于互相利用而容忍行为人对其猥亵的,不能认定为强制猥亵妇女罪。

立案标准                                                                                   

    涉嫌下列情形之一的,应予立案

    1、以暴力、胁迫或其他方法强制猥亵、侮辱妇女的。

    2、聚众或者在公共场所当众强制猥亵、侮辱妇女的。

与其他罪名的界限

    1、强制猥亵、侮辱妇女罪与侮辱罪的区别

    以妇女为侮辱对象的行为与侮辱妇女罪很相似,两者都可以采取暴力、胁迫或其他方法,区别在于:

    (1)对象情况不同。侮辱妇女罪,一般是以不特定的妇女为对象;而侮辱罪中侮辱妇女的行为,是针对特定的对象实施的;

    (2)目的动机不同,侮辱妇女罪对妇女进行的侮辱行为,一般是出于闹事取乐,寻求精神刺激;而侮辱罪中对妇女进行的侮辱,一般是出于个人恩怨、嫉妒或报复,目的是贬损特定妇女的人格和名誉。

    2、强制猥亵、侮辱妇女罪与强奸罪的区别

    强制猥亵、侮辱妇女罪与(普通)强奸罪都是侵犯妇女身心健康的犯罪,在客观上都使用了暴力、胁迫或其他方法,二者的区别表现在:

    (1)客观方面不完全相同:前者是对妇女强行实施性交以外的猥亵、侮辱行为;后者是强行与妇女发生性交。

    (2)主体不完全相同:前者的直接正犯既可以是男子,也可以是妇女;后者的直接正犯只能是男子。

    (3)主观故意内容不同:前者不以强行奸淫为目的;后者以强行奸淫为目的。

罪数的认定

    拐卖妇女、儿童,又对被拐卖的妇女、儿童实施故意杀害、伤害、猥亵、侮辱等行为,构成其他犯罪的,依照数罪并罚的规定处罚。

四、强制猥亵、侮辱妇女罪的处罚

     犯强制猥亵、侮辱妇女罪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聚众或者在公共场所当众强制猥亵妇女或者侮辱妇女,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聚众”,一般是指聚集三人以上,“公共场所”、“当众”,参见《中华人名共和国刑法》第236条第三款第三项的解释。

   最高人民法院<量刑规范化的指导意见>      

    全国法院量刑规范化改革工作会议在海南举行,由最高院由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国家安全部和司法部联合发布的《关于规范量刑程序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 最高人民法院决定从10月1日起在全国法院全面试行量刑规范化改革。《量刑程序意见》规定,对于公诉案件,人民检察院可以提出量刑建议,量刑建议一般应当具有一定的幅度。量刑建议书中一般应当载明人民检察院建议对被告人处以刑罚的种类、刑罚幅度、刑罚执行方式及其理由和依据。

【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量刑格】      

(一)强制猥亵、侮辱妇女情节一般的,基准刑为拘役六个月;

(二)采用胁迫或其他方法强制猥亵或者侮辱妇女1人的,基准刑为有期徒刑六个月;     

(三)采用暴力方法强制猥亵或者侮辱妇女1人的,基准刑为有期徒刑一年;       (四)对同一妇女强制猥亵或者侮辱,每增加1次,刑期增加三个月;     

 (五)强制猥亵或者侮辱妇女每增加1人,刑期增加六个月。   

【五年以上有期徒刑量刑格】      

(一)聚众强制猥亵或者侮辱妇女1人的,基准刑为有期徒刑五年;      

(二)在公共场所强制猥亵或者侮辱妇女1人的,基准刑为有期徒刑五年;       (三)聚众或者在公共场所当众强制猥亵或者侮辱妇女,每增加1人,刑期增加二年;对同一妇女多次强制猥亵或者侮辱的,每增加1次,刑期增加一年。

五、强制猥亵、侮辱妇女罪司法解释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关于依法惩治拐卖妇女儿童犯罪的意见》(节录)(2010315日)

五、定性

20.明知是被拐卖的妇女、儿童而收买,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以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罪论处;同时构成其他犯罪的,依照数罪并罚的规定处罚:

(3)非法剥夺、限制被收买妇女、儿童的人身自由,情节严重,或者对被收买妇女、儿童有强奸、伤害、侮辱、虐待等行为的;

 

六、强制猥亵、侮辱妇女罪问题讨论

1、对于暴力的定义

    所谓暴力,是指对被害妇女的人身采取殴打、捆绑、堵嘴、掐脖子、按倒等侵害人身安全或者人身自由的强暴方法,使妇女不能反抗。所谓胁迫,是指对被害妇女采取威胁、恐吓等方法实行精神上的强制,使妇女不能反抗。例如,以杀害、伤害、揭发隐私、毁坏私誉、加害亲属等相威胁:利用收养关系、从属关系、职务权力以及使被害妇女处于孤立无援的环境进行挟制等。所谓其他手段,是指暴力、胁迫以外的其他使妇女无法反抗、不知反抗的手段。例如,利用封建迷信进行恐吓、欺骗或者利用妇女患病、熟睡之机进行猥亵;利用酒灌醉、药物麻醉、药物刺激等方法对妇女进行猥亵;利用或者假冒治病对妇女进行猥亵等等。

2、对于猥亵的解释

    所谓猥亵,是指以刺激或满足性欲为目的,用性交以外的方法实施的淫秽行为。猥亵既可以发生在男女之间,也可以发也于同性之间,但是只有猥亵妇女、猥亵儿童的,才构成本条规定的犯罪。猥亵妇女以外的男子,不构成本条中的犯罪。所谓猥亵妇女,是指对妇女的抠摸、舌舔、吸吮、亲吻、搂抱、手淫等行为。

    所谓侮辱妇女,是指用下流动作或淫秽语言调戏妇女的行为。例如,偷剪妇女发辫、衣服:追逐、堵截妇女:向妇女身上泼洒腐蚀物,涂抹污物等,原刑法第160条规定,侮辱妇女情节恶劣的,才构成犯罪。本条虽未规定情节恶劣,但是对于侮辱妇女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能认为是犯罪,例如,偶尔追逐、堵截妇女,经教育后悔改,并且未造成严重后果的,就不能以犯罪论处。

    侮辱妇女的行为与猥亵妇女的行为很相似,两者的主要区别在于:猥亵妇女,一般是以刺激或满足性欲为目的,而侮辱妇女,一般是以追求精神刺激为目的,损害妇女声誉;猥亵妇女,必须采取暴力、胁迫或其他方法才构成犯罪,而侮辱妇女无此限制。

七、强制猥亵、侮辱妇女罪案例分析

原公诉机关杭州市江干区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沈秀敏,女,1986年8月27日出生,汉族,浙江省杭州市人,系杭州市江干区职业高级中学高二年级学生,户籍所在地本市左家新村24幢3单元203室,住本市德胜东村47幢1单元102室。因涉嫌犯强制猥亵、侮辱妇女罪于2002年9月18日被取保候审,2003年1月 22日被逮捕。现押杭州市看守所

法定代理人沈建荣,系被告人之父。

辩护人孔东方,浙江五联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董丽莉,女,1986年6月13日出生,汉族,浙江省杭州市人,系杭州市江干区职业高级中学高二年级学生,户籍所在地本市布市巷1—2号,住本市景芳三区22幢1单元101室。因涉嫌犯强制猥亵、侮辱妇女罪于2002年9月18日被取保候审,2003年1月22日被逮捕。现押杭州市看守所。

法定代理人董富,男,系被告人之父。

辩护人俞伟斌,浙江五联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徐佳寅,女,1986年2月18日出生,汉族,浙江省杭州市人,系杭州市江干区职业高级中学高二年级学生,户籍所在地本市柳翠井巷68号,住本市三塘沁苑7幢1单元401室。因涉嫌犯强制猥亵、侮辱妇女罪于2002年9月18日被取保候审,2003年1月22日被逮捕。现押杭州市看守所。

法定代理人倪春娟,女,系被告人之母。

辩护人徐涛,浙江援手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王兰,女,1985年12月15日出生,汉族,浙江省杭州市人,系杭州市江干区职业高级中学高二年级学生,户籍所在地本市凤山新村11—91号,住本市候潮公寓10幢1单元301室。因涉嫌犯强制猥亵、侮辱妇女罪于2002年9月18日被取保候审,2003年1月22日被逮捕。现押杭州市看守所。

法定代理人张雪萍,女,系被告人之母。

辩护人徐培植,浙江金浙律师事务所律师。

杭州市江干区人民法院审理杭州市江干区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沈秀敏、董丽莉、徐佳寅、王兰犯强制猥亵、侮辱妇女一案,于2003年4月15 日作出(2003)江刑初字第150号刑事判决。原审被告人沈秀敏、董丽莉、徐佳寅、王兰均不服,提出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经过阅卷,讯问被告人,听取辩护人、法定代理人的意见,认为本案事实清楚,决定不开庭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原判以被害人徐某某陈述,证人朱瑾、徐年效、王仲诣、徐洁、缪媛证言,验伤通知书,精神疾病司法鉴定书,杭州市江干区职业高级中学《证明》和公安机关出具的《抓获经过》、《户籍证明》及各被告人的供述等证据,认定被告人沈秀敏、董丽莉、徐佳寅、王兰于2002年9月10日下午5时许,在本市江干区笕桥镇355路公交车站附近,以同班同学徐某某在背后说她们的坏话为由,采用打巴掌、罚跪、脚踢等手段,强迫徐某某向她们磕头,而后还强迫徐某某吃青草,让徐某某脱衣裤,并采用发夹夹乳房,用树枝捅阴道等手段,对徐某某进行猥亵、侮辱长达近二小时。后被告人沈秀敏、董丽莉、徐佳寅、王兰还采用翻书包、搜身等手段,对徐某某实施抢劫,劫得人民币2元等物。经司法鉴定,被害人徐某某已造成创伤后应激障碍。原审法院认为,被告人沈秀敏、董丽莉、徐佳寅、王兰的上述行为均构成强制狠亵、侮辱妇女罪和抢劫罪。原判根据被告人沈秀敏、董丽莉、徐佳寅、王兰在具体实施犯罪过程中地位、作用及上述各被告人实施犯罪时均未满18周岁,应依法予以减轻处罚而综合裁量各被告人刑罚,故认定被告人沈秀敏犯强制猥亵、侮辱妇女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00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500元;认定被告人董丽莉犯强制猥亵、侮辱妇女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00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00元;认定被告人徐佳寅犯强制猥亵、侮辱妇女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00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00元;认定被告人王兰犯强制猥亵、侮辱妇女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00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500元。

上诉人沈秀敏上诉提出,其虽对被害人的特定性器官实施暴力,但主观上是出于报复和泄愤,并不具有获取性满足的目的,故应认定为侮辱罪而不应构成强制猥亵、侮辱妇女罪。同时其没有与徐佳寅共同抢劫2元钱的故意,不应构成抢劫罪的共犯,而徐佳寅向被害人拿2元钱的行为应认为情节轻微、危害不大,不应认定为犯罪。原判虽给其予以减轻处罚,但量刑偏重,请求适用缓刑。其辩护人认为,沈秀敏的行为不应构成强制猥亵、侮辱妇女罪,而应构成侮辱罪,同时由于是徐佳寅一人从被害人处拿得2元钱,故沈秀敏不构成抢劫罪。

上诉人董丽莉上诉提出,本案起因是由于被害人在背后说沈秀敏与班级男同学发生过性关系,导致沈秀敏纠集了本案的另三名被告人被害人寻仇,故各被告人对被害人实施的一系列行为是基于复仇,而不是满足性刺激的猥亵故意,故应认定为侮辱罪。其未参与翻书包、拿钱的行为,不应构成抢劫罪的共犯,且被告人的此节行为,应认定为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而不认为是犯罪。其同时提出本案中也应对各被告人区分主从犯,请求撤销原判。其辩护人认为被告人董丽莉没有抢劫的故意和行为,不应认定其为抢劫罪的共犯,且被告人没有猥亵被害人的主观故意和寻求精神刺激的流氓故意,只有侮辱被害人的主观故意,应认定为侮辱罪。同时提出董丽莉犯罪时未满18周岁及在本案中的从属和辅助地位,应认定为从犯等情况,建议法院对董丽莉予以减轻处罚并适用缓刑。

上诉人徐佳寅上诉提出,其系在徐洁、缪媛离开后才动手殴打被害人,故徐洁、缪媛证言不实,本案被告人的主观动机系不满被害人的行为而泄愤报复,借此达到破坏被害人名誉、损害其人格的目的,故原判定性不准,应认定为侮辱罪。被害人主动拿出2元钱的行为,应作为被告人侮辱行为的一个情节,故被告人不应单独构成抢劫罪,上述行为应认定为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而不应认为是犯罪行为。请求发回原审法院重新审理。其辩护人也对本案的定性提出异议,认为被告人徐佳寅构成侮辱罪而非强制猥亵、侮辱妇女罪,同时提出本案被告人向被害人索要钱的行为实际是报复、侮辱的延伸和继续,且该行为因属情节轻微,危害不大,而不认为是犯罪行为。请求撤销原判,发回重审。上诉人王兰上诉提出,原审法院仅注意了本案的一些表面现象,而忽略了行为人的主观心态,故就本案的事实其不应构成强制猥亵、侮辱妇女罪,同时由于其没有搜身翻书包,也无其他暴力威胁,更无非法占有被害人钱财的行为,故不构成抢劫罪。请求发回原审法院重新审理。其辩护人认为本案被告人的行为是对被害人以打击报复,对被害人施以拳脚并实施人格侮辱,故应认定为侮辱罪。同时提出被告人王兰在该犯罪过程中处于从属地位。对原审认定的抢劫罪一节,认为被告人王兰不应对他人的过限行为承担罪过,且本案的抢劫行为可认定为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不认为是犯罪行为。建议法院考虑被告人王兰犯罪时未满18周岁,并已给予了被害人以一定的经济补偿,且有较好的认罪和悔改表现,请求对王兰免予刑事处罚

经审理查明,原判认定上诉人沈秀敏、董丽莉、徐佳寅、王兰犯强制猥亵、侮辱妇女罪和抢劫罪的事实有已经原审质证的书证、证人证言、被害人陈述、被告人供述、鉴定结论等证据予以证实。上诉人徐佳寅上诉称证人徐洁、缪媛证言不实,其系在徐洁、缪媛离开后才动手殴打被害人,经查,证人徐洁、缪媛的证言证实案发当天他们与被告人、被害人等人一起到江干区笕桥镇355路公交车站附近后,所见的沈秀敏、董丽莉殴打徐某某的情景及二人离开时,尚有被告人沈秀敏、董丽莉、徐佳寅、王兰未走的事实,二人证言的内容与上诉人徐住寅所提质疑证言的理由无关联性,但上述二证言与本案已质证的其他证言能相印证,故对原判据以确认被告人犯罪事实的证据,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上诉人沈秀敏、董丽莉、徐佳寅、王兰采用暴力、胁迫等手段,聚众强制猥亵妇女、侮辱妇女,其行为均已构成强制猥亵、侮辱妇女罪。对于上诉人沈秀敏、董丽莉、徐佳寅、王兰及其各自的辩护人所提,本案被告人基于报复的目的而实施的行为应认定为侮辱罪,经查,本案各被告人确实基于报复的目的而首先对被害人徐某某实施暴力殴打,但随着犯罪行为的发展,被告人等人的行为发展成为满足精神空虚,寻求精神刺激而指向对被害人特定性器官进行用发夹夹乳房、用树枝捅阴道等猥亵行为,故原判认定上诉人沈秀敏、董丽莉、徐佳寅、王兰的上述行为构成强制猥亵、侮辱妇女罪的定罪准确。对于原判认定上诉人沈秀敏、董丽莉、徐佳寅、王兰构成抢劫罪一节,经审理认为,本案被告人在实施强制猥亵、侮辱妇女的行为中强拿被害人2元人民币,虽具有一定社会危害性,但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不认为是犯罪;原判认定上诉人沈秀敏、董丽莉、徐佳寅、王兰的行为构成抢劫罪定罪不当,本院予以纠正。上诉人沈秀敏、董丽莉、徐佳寅、王兰及其各自的辩护人提出的本案沈秀敏、董丽莉、徐佳寅、王兰不构成抢劫罪的上诉理由和辩护意见,本院予以采纳。上诉人沈秀敏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系主犯,上诉人董丽莉、徐佳寅、王兰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系从犯,应依法予以从轻或减轻处罚。原判未能根据各被告人在共同犯罪中的地位、作用区分主从犯不妥,本院予以纠正。对于上诉人董丽莉及其辩护人所提本案应区分主从犯的上诉理由和辩护意见,本院予以采纳。上诉人沈秀敏、董丽莉、徐佳寅、王兰犯罪时未满 18周岁,依法应予从轻或减轻处罚。上诉人董丽莉、徐佳寅、王兰法制观念淡薄,不能树立正确的人生观、友谊观,未能正确处理同学间的关系,是非不分,盲目行事,不计后果,致使走上犯罪道路。犯罪后,上诉人董丽莉、徐佳寅、王兰对被害人进行了一定的经济赔偿,有较好的悔罪表现,并有改过自新,重新做人的决心,结合本案的具体情节和上诉人董丽莉、徐佳寅、王兰在犯罪中的从犯地位,贯彻对失足少年教育、感化、挽救的方针,综合全面考察,本院认为,对上诉人董丽莉、徐佳寅、王兰可适用缓刑。对于上诉人沈秀敏,虽其在案发后也有一定的悔罪表现,并给予了被害人一定的经济赔偿,但本案系由其而引发,并纠集了本案的另三名被告人,对被害人实施强制猥亵、侮辱长达2小时,致被害人创伤后应激障碍的严重后果,且其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本院认为对上诉人沈秀敏适用缓刑不妥,上诉人沈秀敏所提请求适用缓刑的理由不足,本院不予采纳。原判对强制猥亵、侮辱妇女罪的定性及适用法律正确,对抢劫罪的定性及量刑有误。审判程序合法。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八十九条第(二)项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七条第一、二款、第十三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二十七条、第七十二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杭州市江干区人民法院(2003)江刑初字第150号刑事判决中对被告人沈秀敏、董丽莉、徐佳寅、王兰犯强制猥亵、侮辱妇女罪的定罪部分。

二、撤销杭州市江干区人民法院(2003)江刑初字第150号刑事判决中对被告人沈秀敏、董丽莉、徐佳寅、王兰犯抢劫罪的定罪量刑部分和决定刑部分及被告人董丽莉、徐佳寅、王兰犯强制猥亵、侮辱妇女罪的量刑部分。

三、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沈秀敏犯强制猥亵、侮辱妇女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前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03年1月22日起至2007年7月21日止)。

四、上诉人(原审被告人)董丽莉犯强制猥亵、侮辱妇女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缓刑考验期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五、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徐佳寅犯强制猥亵、侮辱妇女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缓刑考验期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六、上诉人(原审被告人)王兰犯强制猥亵、侮辱妇女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三年(缓刑考验期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本判决终审判决

 

八、强制猥亵、侮辱妇女罪案件辩护词推荐

一 审 辩 护 词

尊敬的审判长、人民陪审员:

    福建熹龙律师事务所依法接受被告人严XX母亲严XX的委托,指派我担任其涉嫌强制猥亵、侮辱妇女一案的辩护人。本辩护人接受指派后,依法会见了被告人,并查阅了有关案件资料,参加了今天的庭审,对本案的事实有了详细的了解。现就本案查明的事实和有关法律适用提出如下辩护意见:

    一、被告人犯罪时未满十八周岁,根据《刑法》第十七条第三款之规定,依法应当从轻或减轻处罚。

    二、在本案中被告人依法应当认定为自首,根据《刑法》第六十七条规定,应予从轻或者减轻处罚。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规定:并非出于犯罪嫌疑人主动,而是经亲友规劝、陪同投案的,也应当视为自动投案

    根据上述规定,被告人是在经其父亲规劝、陪同下到公安机关投案,依法应当视为自动投案。

     而且,被告人在向公安机关投案后,能够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毫无隐瞒,依法应当认定为自首。根据《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人民法院量刑指导意见>(试行)》实施细则第12条第(3)项规定:并非出于被告人主动、而是经亲友规劝、陪同投案,或者亲友送去投案等情节构成自首的,可以减少基准刑的30以下。

    三、被告人认罪悔罪态度较好,依法可以从轻处罚

    本案中,被告人在侦查阶段、审查起诉阶段、庭审过程中,均能如实供述犯罪基本事实,没有丝毫隐瞒。庭审中,被告人也再次当庭表示认罪,其认罪态度是积极、真诚的。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司法部《关于适用普通程序审理“被告人认罪案件”的若干意见》第九条规定:“人民法院对自愿认罪的被告人,酌情予以从轻处罚”、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人民法院量刑指导意见>(试行)》实施细则也规定:“对于当庭自愿认罪的,可以减少基准刑的10以下”,根据前述规定,依法可以对被告人予以从轻处罚。

    四、被告人因强制猥亵、侮辱妇女已被仙游县公安局处以行政拘留十二日,如果人民法院对被告人严兆斌判处拘役或者有期徒刑时,应当依法折抵刑期十二日。

    《行政处罚法》第二十八条规定:违法行为构成犯罪,人民法院判处拘役或者有期徒刑时,行政机关已经给予当事人行政拘留的,应当依法折抵相应刑期。

    根据上述规定,被告人因强制猥亵、侮辱妇女已经被仙游县公安局处以行政拘留十二日,现其又因该行为而被追究刑事责任,如果被告人因涉嫌强制猥亵、侮辱妇女罪再被法院判处拘役或者有期徒刑时,其行政拘留十二日应当相应折抵相应刑期十二日。

    五、被告人初犯偶犯,且本案中被告人在犯罪过程中未使用凶器,未造成重大人身损害后果,情节较轻,依法可以酌情从轻处罚。

    六、本案被告人走上犯罪道路存在一定的社会因素,其还未成年,年纪尚轻,有重塑新生的基础。

    综观本案,被告人走上犯罪道路具有复杂的社会因素,社会、学校和家庭也有一定的责任。被告人是个农村孩子,在农村上学,仅初中文化就未能继续上学,使得其认知能力及分辨能力较差。小小年纪便脱离学校教育管束,心智不够成熟,盲目追求刺激,而且所处社会生活环境较差,加上法律知识的欠缺,受不良环境的影响而走上今天的这一步。请法庭充分考虑这一因素,充分运用法律的教育功能,给被告人严兆斌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对其酌情予以从轻处罚。

    综上所述,人民法院在审理未成年刑事案件时,应当贯彻教育、感化、挽救的方针,坚持教育为主,惩罚为辅的原则,加强对未成年的保护。因此,请法庭综合本案的实际情况,考虑到被告人具有上述从轻或减轻的量刑情节,依法对被告人从轻或减轻处罚。

    以上辩护意见请合议庭予以重视并采纳!

谢谢!

                                        

 

                                           律师:

 

                                           二〇一四年九月十日

参考资料

1、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2011年最新修订版]

2、中华人民共和国妇女权益保障法(2005年修正)(节录)(1992年10月1日)

第四十一条 禁止组织、强迫、引诱、容留、介绍妇女卖淫或者对妇女进行猥亵活动。

第四十二条 妇女的名誉权荣誉权隐私权肖像权人格权受法律保护。

禁止用侮辱、诽谤等方式损害妇女的人格尊严。禁止通过大众传播媒介或者其他方式贬低损害妇女人格。未经本人同意,不得以营利为目的,通过广告、商标、展览橱窗、报纸、期刊、图书、音像制品、电子出版物、网络等形式使用妇女肖像。

第五十二条 妇女的合法权益受到侵害的,有权要求有关部门依法处理,或者依法向仲裁机构申请仲裁,或者向人民法院起诉

对有经济困难需要法律援助或者司法救助的妇女,当地法律援助机构或者人民法院应当给予帮助,依法为其提供法律援助或者司法救助。

第五十三条妇女的合法权益受到侵害的,可以向妇女组织投诉,妇女组织应当维护被侵害妇女的合法权益,有权要求并协助有关部门或者单位查处。有关部门或者单位应当依法查处,并予以答复。

第五十四条妇女组织对于受害妇女进行诉讼需要帮助的,应当给予支持。

妇女联合会或者相关妇女组织对侵害特定妇女群体利益的行为,可以通过大众传播媒介揭露、批评,并有权要求有关部门依法查处。

第五十六条违反本法规定,侵害妇女的合法权益,其他法律、法规规定行政处罚的,从其规定;造成财产损失或者其他损害的,依法承担民事责任;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第五十七条违反本法规定,对侵害妇女权益的申诉、控告、检举,推诿、拖延、压制不予查处,或者对提出申诉、控告、检举的人进行打击报复的,由其所在单位、主管部门或者上级机关责令改正,并依法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给予行政处分

国家机关及其工作人员未依法履行职责,对侵害妇女权益的行为未及时制止或者未给予受害妇女必要帮助,造成严重后果的,由其所在单位或者上级机关依法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给予行政处分。

违反本法规定,侵害妇女文化教育权益、劳动和社会保障权益、人身和财产权益以及婚姻家庭权益的,由其所在单位、主管部门或者上级机关责令改正,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属于国家工作人员的,由其所在单位或者上级机关依法给予行政处分。

第五十八条违反本法规定,对妇女实施性骚扰或者家庭暴力,构成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受害人可以提请公安机关对违法行为人依法给予行政处罚,也可以依法向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

第五十九条违反本法规定,通过大众传播媒介或者其他方式贬低损害妇女人格的,由文化、广播电影电视、新闻出版或者其他有关部门依据各自的职权责令改正,并依法给予行政处罚。

编辑本段

突出贡献者

更多

协作编辑者

词条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