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Æ½ðÓéÀÖ³Ç


»Æ½ðÓéÀֳǵȵĻ¨¶ù¿ª£¬
»Æ½ðÓéÀÖ³ÇÀÏÆÅ£º¡°ÓãÏãÈâ˿ζµÀÔõÑù£¿¡±ÀϹ«£º¡°Ò»°ã°É¡£¡±ÀÏÆÅ£º¡°ºìÉÕÇÑ×ÓÄØ£¿¡±ÀϹ«£º¡°»¹ÐС£¡±ÀÏÆÅ£º¡°ÄÇÂéÆŶ¹¸¯ÄØ£¿¡±ÀϹ«£º¡°´ÕºÏ°É¡£¡±ÀÏÆÅ£º¡°ÄãÄÜ˵¸ö¡®ºÃ¡¯×ÖÈÃÎÒÌýÌý²»£¿¡±ÀϹ«£º¡°Ã×·¹ºÃÓ²£¡»Æ½ðÓéÀÖ³Ç2015/01/22/22:30
»Æ½ðÓéÀÖ³ÇÏò·ç³ÙÒÉÁËһϣ¬±Ü¿ªÁõÀ˵ÄÄ¿¹â£¬Ð¡ÉùµØ˵¡£»Æ½ðÓéÀֳǼ¸ÕµÇå²è

ÄÏ·ÇÓéÀÖ³Ç

99¹ó±ö»áÏÂÔز©ÌìÌÃÓéÀÖ²«ÌìÌÃÏßÉÏÓéÀÖ918 º£ÍõÐÇÓéÀÖ³Ç ²©·¢¹ú¼ÊÓéÀÖ³Ç www.666k8.com °¢ÂêÄá¹ú¼ÊÓéÀÖ³Ç °ÄÃÅÓÀÀû ºÏÀÖ888¹ú¼ÊÓéÀÖ³Ç ¿¨Àû»áÓéÀÖ³Ç Ãµ¹åÓéÀÖ³Ç ÐÂå©·åÓéÀÖ³Ç ÐÂÆϾ© www,dafa888,com ÍøÉÏÓéÀÖ³ÇÅÅÃû °Ù¼ÒÀÖÓÎÀÖ³¡ ²©²ÊÍøÖ·¹ú¼ÊÓéÀÖ³Ç ÑÇÖÞÓéÀÖ³Ç ¿­·¢ÓéÀÖ Ó¢¹úÍþÁ®Ï£¶û¹«Ë¾ 99²ÊƱÓéÀÖƽ̨ ɳÁú¹ú¼ÊÓéÀÖ °ÄÃŹú¼ÊÒøÁªÓéÀÖ³Çţţ¶Ä²©ÍøÔÚÏßÓéÀÖÍøÖ·ÀÏ»¢»ú¼¼Çɲ©¿Í×¢²á»áÔ±ËÍ18ÔªÏֽ𲩲ÊÆÀ¼¶Íø°ÄÏßÁú»¢ÓéÀÖ×ðÁúÍõ²ñÓÍ»úÓÍÀÏ»¢»úÀÏ°åÓÐÒ£¿ØÆ÷»ªÊ¢¶Ù¹ú¼ÊÓéÀÖÀûÀ´¹ú¼Ê½î¹ÇÑø»¤Ì«ÑôÓéÀÖÓÐÏÞ¹«Ë¾²©ÒÕµç×ÓÓéÀÖ³ÇÁ¢²©µÄ¼û½â½ðÊ¢¹ú¼ÊÓéÀÖ´ó·¢ÌåÓý

由专业人士共同编写的法律百科,已有107,935个用户参与,共213,944个词条。

受贿罪 编辑词条

基本释义

受贿罪

受贿罪是指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索取他人财物,或者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的行为。受贿罪侵犯了国家工作人员职务行为的廉洁性及公私财物所有权。受贿罪严重影响国家机关的正常职能履行,损害国家机关的形象、声誉,同时也侵犯了一定的财产关系。受贿罪在主观方面表现为故意,目的是非法占有公私财物。在客观方面表现为利用职务便利,索取他人财物,或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

编辑本段

词条详解

一、受贿罪刑法条文

 ç¬¬ä¸‰ç™¾å…«åäº”条

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索取他人财物的,或者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的,是受贿罪。

第二款规定:“国家工作人员在经济往来中,违反国家规定,收受各种名义的回扣、手续费,归个人所有的,以受贿论处。”

第三百八十八条

国家工作人员利用本人职权或者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通过其他国家工作人员职务上的行为,为请托人谋取不正当利益,索取请托人财物或者收受请托人财物的,以受贿论处。

二、受贿罪构成要件

1、客体要件

本罪侵犯的客体是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的职务廉洁性。

2、主体要件

本罪的主体是特殊主体,即国家工作人员,另据本法第93条规定,国家工作人员包括当然的国家工作人员,即在国家机关中从事公务的人员;拟定的国家工作人员,即国有公司、企事业单位、人民团体中从事公务的人员和国家机关、国有公司、企事业单位委派到非国有公司、企事业单位、社会团体从事公务的人员,以及其他依照法律从事公务的人员。

3、主观要件

本罪在主观方面是由故意构成,只有行为人是出于故意所实施的受贿犯罪行为才构成受贿罪,过失行为不构成本罪。如果国家工作人员为他人谋利益,而无受贿意图,后者以酬谢名义将财物送至其家中,而前者并不知情,不能以受贿论处。在实践中,行为人往往以各种巧妙手法掩盖其真实的犯罪目的,因而必须深入地加以分析判断。如在实践中,有的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利益,收受财物,只象征性地付少量现金,实际上是掩盖受贿行为的一种手段,对之应当以受贿论处。对于这种案件受贿金额的计算,应当以行贿人购买物品实际支付的金额扣除受贿人已付的现金额来计算。

4、客观要件

本罪在客观方面表现为行为人利用职务上的便利,索取他人财物,或者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利用职务上的便利是指利用本人职务上主管、负责或者承办某项公共事务的权利所形成的便利条件。

三、受贿罪的处罚

第三百八十六条

对犯受贿罪的,根据受贿所得数额及情节,依照本法第三百八十三条的规定处罚。索贿的从重处罚。

第九十三条

本法所称国家工作人员,是指国家机关中从事公务的人员。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民团体中从事公务的人员和国家机关、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委派到非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社会团体从事公务的人员,以及其他依照法律从事公务的人员,以国家工作人员论。

第三百九十九条

司法工作人员询私枉法、徇情枉法,对明知是无罪的人而使他受追诉、对明知是有罪的人而故意包庇不使他受追诉,或者在刑事审判活动中故意违背事实和法律作枉法裁判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在民事、行政审判活动中故意违背事实和法律作枉法裁判,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司法工作人员贪赃枉法,有前两款行为的,同时又构成本法第三百八十五条规定之罪的,依照处罚较重的规定定罪处罚。

第一百六十三条

公司、企业的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索取他人财物或者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利益,数额

较大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数额巨大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可以并处没收财产。公司、企业的工作人员在经济往来中,违反国家现定,收受各种名义的回扣、手续费,归个人所有的,依照前款的规定处罚。国有公司、企业中从事公务的人员和国有公司、企业委派到非国有公司、企业从事公务的人员有前两款行为的,依照本法第三百八十五条、第三百八十六条的规定定罪处罚。

第一百八十四条

银行或者其他金融机构的工作人员在金融业务活动中索取他人财物或者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的,或者违反国家规定,收受各种名义的回扣、手续费,归个人所有的,依照本法第一百六十三条的规定定罪处罚。国有金融机构工作人员和国有金融机构委派到非国有金融机构从事公务的人员有前款行为的,依照本法第三百八十五条、第三百八十六条的规定定罪处罚。

四、受贿罪司法解释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九十三条第二款的解释》(2000.4.29)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讨论了村民委员会等村基层组织人员在从事哪些工作时属于刑法第九十三条第二款规定的“其他依照法律从事公务的人员”,解释如下:

村民委员会等村基层组织人员协助人民政府从事下列行政管理工作,属于刑法第九十三条第二款规定的“其他依照法律从事公务

(一)救灾抢险防汛、优抚、扶贫、移民、救济款物的管理;

(二)社会捐助公益事业款物的管理;

(三)国有土地的经营和管理;

(四)土地征用补偿费用的管理;

(五)代征、代缴税款;

(六)有关计划生育、户籍、征兵工作;

(七)协助人民政府从事的其他行政管理工作。村民委员会等村基层组织人员从事前款规定的公务,利用职务上的便得,非法占有公共财物、挪用公款、索取他人财物或者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构成犯罪的,适用刑法第三百八十二条和第三百八十三条贪污罪、第三百八十四条挪用公款罪、第三百八十五条和第三百八十六条受贿罪的规定。现予公告。

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人民检察院直接受理立案侦查案件立案标准的规定(试行)》(1999.9.9高检发释字[1999]2号)

贪污贿赂犯罪案件

(三)受贿案(第385条、第386条,第388条,第163条第3款,第184条第2款)

受贿罪是指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索取他人财物的,或者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

的行为。

“利用职务上的便利”,是指利用本人职务范围内的权力,即自己职务上主管、负责或者承办某项公共事务的职权及其所形成的便利条件。

索取他人财物的,不论是否“为他人谋取利益”,均可构成受贿罪。非法收受他人财物的,必须同时具备“为他人谋取利益”的条件才能构成受贿罪。但是为他人谋取的利益是否正当,为他人谋取的利益是否实现,不影响受贿罪的认定。

国家工作人员在经济往来中,违反国家规定,收受各种名义的回扣、手续费,归个人所有的,以受贿罪追究刑事责任。

国有公司、企业中从事公务的人员和国有公司、企业委派到非国有公司、企业从事公务的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索取他人财物或者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或者在经济往来中,违反国家规定,收受各种名义的回扣、手续费,归个人所有的,以受贿罪追究刑事责任。

国有金融机构工作人员和国有金融机构委派到非国有金融机构从事公务的人员在金融业务活动中索取他人财物或者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的,或者违反国家规定,收受各种名义的回扣、手续费归个人所有的,以受贿罪追究刑事责任。

国家工作人员利用本人职权或者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通过其他国家工作人员职务上的行为,为请托人谋取不正当利益,索取请托人财物或者收受请托人财物的,以受贿罪追究刑事责任。

涉嫌下列情形之一的,应予立案:

1.个人受贿数额在5千元以上的;

2.个人受贿数额不满5千元,但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

(1)因受贿行为而使国家或者社会利益遭受重大损失的;

(2)故意刁难、要挟有关单位、个人,造成恶劣影响的;

(3)强行索取财物的。

四、附则

(二)本规定中有关犯罪数额“不满”,是指接近该数额且已达到该数额的百分之八十以上。

(三)本规定中的“直接经济损失”,是指与行为有直接因果关系而造成的财产损毁、减少的实际价值。“间接经济损失”,是指由直接经济损失引起和牵连的其他损失,包括失去的在正常情况下可能获法得的利益和为恢复正常的管理活动或者挽回所造成的损失所支付的律各种开支、费用等。

(四)本规定中有关贿赂罪案中的“谋取不正当利益”,是指谋取据违反法律、法规、国家政策和国务院各部门规章规定的利益,以及谋取违反法律、法规、国家政策和国务院各部门规章规定的帮助或者方便条件。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执行(关于惩治贪污罪贿赂罪的补充规定)若干问题的解答》(1989.11.6 法〔研〕发〔1989〕35号)

关于贿赂罪的几个问题

(一)关于受贿罪的主体问题

《补充规定》第四条规定的受贿罪主体,是指国家工作人员、集体经济组织工作人员或者其他从事公务的人员。

“其他从事公务的人员”,是指国家工作人员、集体经济组织工作人员以外的依照法律从事公务或者受委托从事公务的人员。

(二)关于受贿罪中“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如何理解的问题。受贿罪中“利用职务上的便利”,是指利用职权或者与职务有关的便利条件。“职权”是指本人职务范围内的权力。“与职务有关”是指虽然不是直接利用职权,但利用了本人的职权或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国家工作人员不是直接利用本人职权,而是利用本人职权或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通过其他国家工作人员职务上的行为,为请托人谋取利益,而本人从中向请托人索取或者非法收受财物的,应以受贿论处。对于单纯利用亲友关系,为请托人办事,从中收受财物的,不应以受贿论处。

(三)已离、退休的国家工作人员的受贿问题。已离、退休的国家工作人员,利用本人原职权或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通过在职的国家工作人员职务上的行为,为请托人谋取利益,而本人从中向请托人索取或者非法收受财物的,以受贿论处。

(四)关于构成受贿罪的行为如何掌握的问题根据《补充规定》第四条第一款的规定,认定受贿罪的行为应当掌握:

1.索取他人财物的,不论是否“为他人谋取利益”,均可构成受据贿罪。

2.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同时具备“为他人谋取利益”的,才能构成受贿罪。为他人谋取的利益是否正当,为他人谋取的利益是否实现,不影响受贿罪的成立。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坚决打击骗取出口退税严厉惩治金融和财税领域犯罪活动的通知》(1996.2.17法发〔1996〕5号)

四、有关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玩忽职守的刑责注意 要注意依法追究税务、海关、银行工作人员和其他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玩忽职守犯罪的刑事责任。对上述人员与其他犯罪分子内外勾结或参与金融、财税领域犯罪活动的,要以共犯从重处罚。其中有贪污、受贿的,要数罪并罚,从重判处。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对贪污、受贿、挪用公款犯罪分子依法正确适用缓刑的若干规定的通知》(1996.6.26法发[1996]21号)

根据刑法的有关规定,结合当前审判工作实际,现对审理贪污、受贿、挪用公款案件适用缓刑问题,作如下规定:

一、国家工作人员贪污、受贿数额在二千元以上不满一万元,犯罪情节较轻,能主动坦白,积极退赃,确有悔改表现的,可以适用缓刑。

二、国家工作人员贪污、受贿一万元以上,除具有投案自首或者立功表现等法定减轻情节的之外,一般不适用缓刑。国家工作人员贪污、受贿数额一万元以上不满五万元,根据案件具体情况,适用刑法第五十九条第二款减轻处罚在有期徒刑三年以下量刑的,一般不适用缓刑。对其中犯罪情节较轻,积极退赃的,且在重大生产、科研项目中起关键性作用,有特殊需要,或者有其他特殊情况的,可以适用缓刑,但必须从严掌握。

三、对下列贪污、受贿、挪用公款犯罪分子不适用缓刑;

(一)犯罪行为使国家、集体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的;

(二)没有退赃,无悔改表现的;

(三)犯罪动机、手段等情节恶劣,或者将赃款用于投机倒把、走私、赌博等非法活动的;

(四)属于共同犯罪中情节严重的主犯,或者犯有数罪的;

(五)曾因经济违法犯罪行为受过行政处分或刑事处罚的;

(六)犯罪涉及的财物属于国家救灾、抢险、防汛、优抚、救济款项和物资,情节严重的。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离退休后收受财物行为如何处理问题的批复》(2000.6.30 æ³•é‡Šï¼ˆ2000〕21号自2000å¹´7月21日起施行)

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

江苏高法院〔1999〕65号《关于国家工作人员在职时为他人谋利,离退休后收受财物是否构成受贿罪的请示》收悉。经研究,答复如下:

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请托人谋取利益,并与请托人事先约定,在其离退休后收受请托人财物,构成犯罪的,以受贿罪定罪处罚。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受贿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法发〔2007〕22号)

为依法惩治受贿犯罪活动,根据刑法有关规定,现就办理受贿刑事案件具体适用法律若干问题,提出以下意见:

一、关于以交易形式收受贿赂问题

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请托人谋取利益,以下列交易形式收受请托人财物的,以受贿论处:

(1)以明显低于市场的价格向请托人购买房屋、汽车等物品的;

(2)以明显高于市场的价格向请托人出售房屋、汽车等物品的;

(3)以其他交易形式非法收受请托人财物的。

受贿数额按照交易时当地市场价格与实际支付价格的差额计算。

前款所列市场价格包括商品经营者事先设定的不针对特定人的最低优惠价格。根据商品经营者事先设定的各种优惠交易条件,以优惠价格购买商品的,不属于受贿。

二、关于收受干股问题

干股是指未出资而获得的股份。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请托人谋取利益,收受请托人提供的干股的,以受贿论处。进行了股权转让登记,或者相关证据证明股份发生了实际转让的,受贿数额按转让行为时股份价值计算,所分红利按受贿孳息处理。股份未实际转让,以股份分红名义获取利益的,实际获利数额应当认定为受贿数额。

三、关于以开办公司等合作投资名义收受贿赂问题

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请托人谋取利益,由请托人出资,“合作”开办公司或者进行其他“合作”投资的,以受贿论处。受贿数额为请托人给国家工作人员的出资额。

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请托人谋取利益,以合作开办公司或者其他合作投资的名义获取“利润”,没有实际出资和参与管理、经营的,以受贿论处。

四、关于以委托请托人投资证券、期货或者其他委托理财的名义收受贿赂问题

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请托人谋取利益,以委托请托人投资证券、期货或者其他委托理财的名义,未实际出资而获取“收益”,或者虽然实际出资,但获取“收益”明显高于出资应得收益的,以受贿论处。受贿数额,前一情形,以“收益”额计算;后一情形,以“收益”额与出资应得收益额的差额计算。

五、关于以赌博形式收受贿赂的认定问题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赌博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七条规定,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请托人谋取利益,通过赌博方式收受请托人财物的,构成受贿。

实践中应注意区分贿赂与赌博活动、娱乐活动的界限。具体认定时,主要应当结合以下因素进行判断:(1)赌博的背景、场合、时间、次数;(2)赌资来源;(3)其他赌博参与者有无事先通谋;(4)输赢钱物的具体情况和金额大小。

六、关于特定关系人“挂名”领取薪酬问题

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请托人谋取利益,要求或者接受请托人以给特定关系人安排工作为名,使特定关系人不实际工作却获取所谓薪酬的,以受贿论处。

七、关于由特定关系人收受贿赂问题

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请托人谋取利益,授意请托人以本意见所列形式,将有关财物给予特定关系人的,以受贿论处。

特定关系人与国家工作人员通谋,共同实施前款行为的,对特定关系人以受贿罪的共犯论处。特定关系人以外的其他人与国家工作人员通谋,由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请托人谋取利益,收受请托人财物后双方共同占有的,以受贿罪的共犯论处。

八、关于收受贿赂物品未办理权属变更问题

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请托人谋取利益,收受请托人房屋、汽车等物品,未变更权属登记或者借用他人名义办理权属变更登记的,不影响受贿的认定。

认定以房屋、汽车等物品为对象的受贿,应注意与借用的区分。具体认定时,除双方交代或者书面协议之外,主要应当结合以下因素进行判断:(1)有无借用的合理事由;(2)是否实际使用;(3)借用时间的长短;(4)有无归还的条件;(5)有无归还的意思表示及行为。

九、关于收受财物后退还或者上交问题

国家工作人员收受请托人财物后及时退还或者上交的,不是受贿。

国家工作人员受贿后,因自身或者与其受贿有关联的人、事被查处,为掩饰犯罪而退还或者上交的,不影响认定受贿罪。

十、关于在职时为请托人谋利,离职后收受财物问题

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请托人谋取利益之前或者之后,约定在其离职后收受请托人财物,并在离职后收受的,以受贿论处。

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请托人谋取利益,离职前后连续收受请托人财物的,离职前后收受部分均应计入受贿数额。

十一、关于“特定关系人”的范围

本意见所称“特定关系人”,是指与国家工作人员有近亲属、情妇(夫)以及其他共同利益关系的人。

十二、关于正确贯彻宽严相济刑事政策的问题

依照本意见办理受贿刑事案件,要根据刑法关于受贿罪的有关规定和受贿罪权钱交易的本质特征,准确区分罪与非罪、此罪与彼罪的界限,惩处少数,教育多数。在从严惩处受贿犯罪的同时,对于具有自首、立功等情节的,依法从轻、减轻或者免除处罚。

五、受贿罪问题讨论

1 å—贿罪的行为方式

一是索贿。即行为人在公务活动中主动向他人索取财物。

二是收受贿赂。即行为人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并为他人谋取利益。谋取的利益可以是不正当利益,也可以是正当利益。主动索取他人财物的行为,比被动受贿具有更大的社会危害性。因此《刑法》规定,利用职务上的便利索取他人财物的就构成受贿,而不要求行为人有为他人谋取利益这个条件。

受贿罪在客观方面除了有索贿和收受贿赂这两种基本行为形态外,还包括以下两种表现形式:①收受回扣、手续费。如《刑法》第385条第二款规定。②斡旋受贿。如《刑法》第388条规定。

离(退)休国家工作人员受贿案件的认定

本法第388条规定:国家工作人员利用本人职权或者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通过其他国家工作人员职务上的行为,为请托人谋取不正当利益,索取请托人财物或者收受请托人财物的,以受贿论处。因此,这一规定包含了离(退)休国家工作人员可以成为受贿罪主体的内容。理由是:一是地位的形成,通常是职权孕育的结果,两者互相依存;二是地位形成,往往与行为人拥有职权时间的长短、高低成正比;三是在一般情况下,职位的丧失并不直接影响行为人地位便利条件的消失。所以说,当国家工作人员离(退)休后,虽职权丧失了,但因原有职权而形成的地位便利条件,不会即刻消失。这就为该类人员变成受贿罪主体提供了可能的条件。

司法实践中处理此类案件时,要严格把握、注意以下问题:

1、已离、退休的国家工作人员,只有利用本人原有职权或地位形成的便利,通过在职的国家工作人员职务上的行为,为请托人谋取利益,而本人从中向请托人索取或非法向请托人索取或非法收受财物的行为,才能以受贿罪论处。因此,已离(退)休国家工作人员构成受贿罪的受贿行为,必须符合下列条件:

(1)利用了本人原有职权或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

(2)这种便利条件,必须是通过在职的国家工作人员具体完成的。这种便利条件与在职的国家工作人员的便利条件,是相互包容的、依存的。

(3)为请托人谋取利益。至于该利益是正当的,还是不正当的,以及是否真正谋取到了利益,均不影响受贿行为的成立。

(4)本人从中向请托人索取或非法收受财物。其中,所索取或非法收受财物的价值或使用价值,必须达到5千元起点。至于本人从中索取或非法收受到的财物,是否真正归本人所有了,并不影响受贿行为的成立。

2、为请托人谋取利益如系行为人不违背原职务的行为,则不论何种原因受贿未遂,均不宜追究离(退)休人员的受贿责任;为请托人谋取利益如系行为人违背原职务之行为,则不论何种原因受贿未遂,也应追究离(退)休人员的受贿责任。

3、请托人给予行为人的贿赂,应当是离(退)休人员所要求互相约定的财物。如有不同,行为人收受后,或请托人未按约定的期限给付行为人贿赂的,均不影响受贿罪的成立。

4、行为人在职期间为请托人谋取利益,但未向请托人要求或约定贿赂,而请托人在行为人离(退)休后出于感谢给予财物的,一般该离(退)休人员不构成受贿罪。但是,如果行为人违背原职务为请托人谋取利益,且明知请托人是因此而给予数额较大财物的,则不因为行为人的离、退休,而影响其构成受贿罪。

5、对于离、退休人员被重新聘用,并依法从事公务中而为的受贿行为,应按受贿罪论处。

6、对于在职时受贿,而离职后为请托人谋利,或者在职时为请托人谋利,而离职后索取、接受财物的,应按受贿罪论处。

2 å›½å®¶å·¥ä½œäººå‘˜ä»»èŒå‰å—贿条件的认定

根据本法第16i3条、本条、第386条和第388条规定,受贿罪的主体必须是国家工作人员。因此,对于国家工作人员取得国家工作人员身份或取得现有职权之前而为的受贿行为,要严格把握。具体来说:

1、要严格把握任职前与任职后的界限。即要以行为人受聘用、委托或被任命之日起为标准区分。即行为人受聘用、委托或被任命之日以前而为的受贿行为,属于任职前的受贿行为;而行为人受聘用、委托或被任命之日(包括当日)以后而为的受贿行为,属于任职后的受贿行为。

2、是否依法追究行为人任职前而为的受贿行为,要严格把握,区别对待。关键是看受贿行为与行为人任职之间是否存在内在的联系。如果存在,则应认定为受贿罪;如果不存在,则不宜按受贿罪论处。具体来说:

(1)行为人与请托人之间有许诺,但行为人收受贿赂后,在任职后并没有履行职前许诺的,则不构成受贿罪,但可以构成敲诈勒索罪或诈骗罪;但是,如果行为人收受贿赂后,在任职后履行了职前许诺即为请托人谋取其欲谋取的利益,则应以受贿罪论处。

(2)行为人与请托人之间有了承诺,但当行为人任职后没有按照职前承诺的内容为请托人谋取其欲谋取的利益,而为请托人谋取了其他利益的,则不影响行为人受贿罪的成立。

(3)行为人与请托人之间的承诺,行为人任职后应主动履行承诺,但因客观原因末能使为请托人谋取的利益实现的,亦不影响行为人受贿罪的成立。

国家工作人员亲属受贿案件的认定

根据本法第163条、本条、第386条和第388条规定,受贿罪的主体只能是国家工作人员。但是,在特殊情况下,国家工作人员的亲属,可以成为受贿罪的共犯,而无论该亲属本身是否具有国家工作人员身份。

六、受贿罪案例分析

被告人徐某,男,现年51岁,生于1948年12月1日,汉族,四川省威远县人,大学文化,内江市第三届人民代表大会代表,1994年11月 25日至1999年5月31日任内江市达木河煤矿(四川省双达实业总公司)矿长,家住威远县严陵镇内江市达木河煤矿5幢9号。经内江市人民检察院于 1999年12月12日报请内江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同意,次日被刑事拘留;同月21日经该院报请内江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许可,同月23日决定对其逮捕,次日由内江市公安局执行逮捕。现羁押于内江市看守所。

辩护人张彦俊,知行律师事务所(四川,内江)律师。

内江市人民检察院以内市检刑诉(2000)第24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徐某犯受贿罪,于2000年3月31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内江市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凌德宪、黄文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徐某及其辩护人张彦俊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内江市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徐某1994年11月25日至1999年5月31日任内江市达木河煤矿(四川省双达实业总公司)矿长期间,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取利益,分别收受威远县振兴机电公司法人代表孙存铸8次所送现金共计13000元及地砖、皮衣、灯具、VCD、音箱等物(价值8000 余元);隆昌县建安公司三处处长孙友已3次所送现金共计8400元;威远县劳保用品厂厂长赖建成2次所送现金共计2000元;谭英生2次所送现金共计 600元;内江市煤炭工业局唐生述2次所送现金共计1100元;李英3次所送现金共计9000元;威远县永高煤矿销售员刘勇7次所送现金共计6500元;威远县山王承采队队长阳建成4次所送现金共计5000元;威远县侨营公司经理林中5次所送现金共计3000元;自贡可锻铸铁厂经理吴长春4次所送现金共计 3000元;威远县煤建公司经理唐天明、财务科长邹建辉2次所送现金共计4800元。案发后,被告人徐某的亲属向内江市人民检察院退交赃款4.8万元。

公诉机关当庭出示了被告人的供述,请托人关于请托事项及所送钱、物的证言,其他知情人的证言,请托人与达木河煤矿之间业务往来账目,达木河煤矿会议记录、领款收据,收受物品照片,代退赃款收据等证据,以证明本案事实。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徐某身为达木河煤矿(四川省双达实业总公司)矿长,利用主管该矿行政全面工作,分管财务、销售等工作的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他人贿赂(现金56400元和价值8000余元的物品),其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八十五条之规定,构成受贿罪。被告人徐某犯罪后能主动到检察机关投案自首,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十七条之规定,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

被告人徐某对起诉指控的事实无异议,但辩称自己系投案自首;亲友之间的正常往来、民间借贷应同违法、违纪区别开来。其辩护人认为指控罪名成立,但辩称:(一)孙存铸、孙友已、侨营林中、阳建成、刘勇等人在过春节以及徐的儿子结婚所送8900元不应计入受贿金额;(二)煤建公司所送4800 元、孙友已所送8000元、林中所送2500元、阳建成所送2000元以及刘勇所送5500元,因被告人没有为请托人谋利,不应计入受贿金额;(三)被告人徐某系投案自首,认罪态度较好;(四)被告人在检察机关积极退赃应为5.5万元,主观恶习不深,没给国家造成损失。建议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十七条及第七十二条的规定,给其一个悔罪的机会。

辩护人当庭出示了代退赃款收据及证人刘显明的证言以支持辩护意见。

经审理查明:

1、被告人徐某1994年11月25日至1999年5月31日任内江市达木河煤矿(四川省双达实业总公司)矿长。威远县振兴机电公司法人代表孙存铸为了保持和发展该司与内江市达木河煤矿的业务关系、及时收回货款,1995年至1998年先后8次以拜年、生日送礼、外出考察、住房装修、徐某的儿子结婚等名义送给徐某现金共计13000元及地砖、皮衣、灯具、VCD、音箱等物(价值8000余元),被告人徐某收受后据为己有。

认定依据为:内江市委工交政治部文件,证实被告人的任职时间;达木河煤矿关于矿级干部分工的文件,证实被告人徐某主持企业行政全面工作,侧重抓经营、后勤等;被告人徐某对收受孙存铸为保持业务关系、及时收款所送钱物的供述;证人孙存铸的证言,证实了为保持和发展业务关系及在收回货款时经常找徐某帮忙而向徐某送钱、物的情况;证人徐涛、梁松筠的证言,印证了被告人徐某收受孙存铸所送地砖、VCD、音箱、皮衣等物的情况;证人刘显明的证言,证实徐某因孙存铸的货款,不止一次向矿财务处打招呼;被告人徐某收受物品的照片;威远县振兴机电有限公司和达木河煤矿之间的业务往来账目;孙存铸领取货款的收款收据,上面均有徐某的亲笔签字;达木河煤矿中层干部会议记录,证实1995年徐某去江苏学习之前的工作安排;办案说明,知情人文学因外出务工,无法查找。

2、1996年内江市达木河煤矿矸砖厂扩建,隆昌县建安公司承包了矸砖厂窑体工程部分,为感谢被告人徐某的支持和帮助,该司三处处长孙友已1996年至1997年先后3次共送给徐某现金8400元。

认定依据为:被告人徐某对3次共收受孙友已表示感谢所送8400元的供述;证人孙友已的证言,证实为感谢徐某的支持和帮助,三次共送徐 8400元;证人胡吉成、张跃盛的证言,证实矸砖厂窑体工程交给孙友已是徐拍板定的,徐主持研究并同意在施工过程中给孙提供一些方便;矸砖厂扩建工程会议记录及验收会议记录、结算情况,印证了徐最后决定将工程单包给孙,工程通过验收,基本合格,结算总造价为38万余元;隆昌县建安公司与达木河煤矿的有关账务材料。

3、1997年至1998年,威远县劳保用品厂向内江市达木河煤矿销售了劳动布和口罩、肥皂等劳保用品,为感谢徐某的支持和关照,该厂厂长赖建成分2次送给徐某现金共2000元。

认定依据为:被告人徐某对2次共收受赖建成表示感谢所送2000元的供述;证人赖建成的证言,证实了为感谢徐某的支持和关照,2次共送给徐某现金2000元;证人徐春芳的证言,证实了赖建成卖劳保用品,是请示徐某同意的;威远县劳保用品厂与达木河煤矿之间的往来账目;威远县劳保用品厂的收款收据,上面均有徐某的亲笔签字。

4、1996年7月,内江市达木河煤矿职工谭英生因借钱给凤凰煤矿,后收不回现金,凤凰煤矿就用煤炭抵谭的借款,谭为了销煤找到徐某帮忙,经徐同意,谭将这批煤炭卖给了达木河煤矿。事后,谭英生到被告人徐某家中送给徐现金600元以示感谢。认定依据为:被告人徐某对2次共计收受谭英生现金600元的供述;证人谭英生的证言,证实了经徐同意,将煤卖给了达木河煤矿,2次共计送现金600元给徐;证人杨宪辉的证言,证实谭英生卖煤给达木河煤矿,是请示徐同意了的。

5、内江市煤炭工业局唐生述因其子唐劲松做木材生意,找徐某帮忙,徐同意并向该矿供销处打招呼,唐劲松于1996年至1997年销售木材给内江市达木河煤矿,为感谢徐的支持和帮助,唐生述先后2次给徐现金共计1100元。

认定依据为:被告人徐某对2次共计收受唐生述为销售木材表示感谢所送现金1100元的供述;证人唐生述的证言,证实因其子卖木材,自己给徐打过招呼,并代其子转送2次现金共计1100元;证人刘晋秋的证言,证实了徐某就唐劲松卖木材一事,向矿供销处打过招呼;办案说明,知情人唐劲松因外出务工,无法查找;达木河煤矿与唐劲松之间的往来账务。

6、1996年内江市达木河煤矿30周年矿庆,要购买纪念品,内江市地税局张敏及其妻子李英找到徐某,经徐同意,李英以内江市市中区兴发汽配经营部名义卖给内江市达木河煤矿528本万年历,在此期间,李英分3次送给徐某现金共计9000元以示感谢。

认定依据为:被告人徐某的供述,张敏为卖台历找过自己,且自己主持会议定下来购买台历,3次共计收受张敏现金9000元;证人李英的证言证实了经找徐某联系后,卖了台历给煤矿,3次共送给徐某现金9000元;证人张敏的证言,证实了李英为卖台历找过徐某联系;证人刘剑的证言,证实了兴发汽配经营部的公章、发票在张敏手中;购销万年台历合同;领款收据。

7、威远县永高煤矿为了保持和发展同内江市达木河煤矿的业务关系,及时收回货款,该矿销售员刘勇1998年至1999年期间,先后7次送给徐某现金6500元。

认定依据为:被告人徐某的供述,刘勇因业务关系,及时收回了货款,对自己表示感谢,7次共计收受刘勇所送现金6500元;证人刘勇的证言,证实了因业务关系、付货款,找过徐某帮忙,为表示感谢,7次共送徐现金6500元;永高煤矿与达木河煤矿之间的往来账务;付款凭证,上有徐某的亲笔签字。

8、威远县山王承采队队长阳建成为了该队在内江市达木河煤矿采煤时得到徐某的支持,及时收款,1996年至1997年,先后4次送给徐某现金共计5000元。

认定依据为:被告人徐某供述,阳建成当队长,自己未反对,为了承采队在煤矿采煤,及时收款,阳4次共送现金5000元;证人阳建成的证言及其亲笔材料,证实因徐是矿长,为了承采队在煤矿的业务、及时收款,5次共送给徐现金6000元;证人李向红的证言,证实徐就付山王承采队的钱,单独向财务科打过招呼;证人明尚强的证言,证实山王镇政府决定承采队队长的人选,要跟煤矿通气,煤矿接受才行;阳建成送给徐某钱的来源及账务处理情况;山王承采队与达木河煤矿的有关账务材料;达木河煤矿有关山王承采队的会议记录。

9、威远县侨营公司经理林中为感谢公司在销售汽油、机油、箩筐等给内江市达木河煤矿过程中徐某给予的支持和帮助,1996年至1999年,亲自或委托他人先后5次送给徐某现金共计3000元。

认定依据为:被告人徐某供述,因侨营公司向煤矿推销了汽油等,为收货款找过自己,林中亲自或委托徐春芳、黄金友共5次送给自己现金3000 元;证人林中的证言,证实其公司同煤矿做生意,找过徐某付货款,亲自或委托黄金友、徐春芳共8次送给徐现金4200元;证人徐春芳的证言,证实代林中4 次共送给徐某现金2500元;证人黄金友的证言,证实林中委托其转一信封钱给徐春芳,并说徐矿长那里徐春芳去处理;侨营公司与达木河煤矿的有关账务材料;侨营公司的领款单,上面有徐某的亲笔签字。

10、自贡可锻铸铁厂欠内江市达木河煤矿焦煤款,经徐某同意,由该厂劳动服务公司以钢丝绳等抵该厂欠款,为感谢徐的支持,该司经理吴长春1997年至1998年委托他人4次送给徐某现金2200元。

认定依据为:徐某的供述,自贡可锻铸铁厂抵款经过自己同意,其经理吴长春为表示感谢,通过黄金友2次送现金1000元,通过徐春芳2次共送现金1200元;证人吴长春的证言证实,为感谢抵款,4次委托黄金友送徐某现金3000元;证人黄金友的证言,证实替吴转一次钱给徐某,其他委托徐春芳转交,次数记不清,金额不清楚;证人徐春芳的证言,证实替吴转四次钱给徐某,其中三次是吴交给黄,黄又交给自己,具体金额不清楚;自贡可锻铸铁厂与达木河煤矿的有关账务材料及购销合同。

11、威远县煤建公司为感谢徐某在该司与内江市达木河煤矿业务过程中的支持和帮助,1996年春节前,该司经理唐天明、财务科长邹建辉在被告人徐某的办公室给徐现金2300元以示感谢。同年5月,邹建辉为感谢被告人徐某对威远县鸿利有限公司的支持,再次送给徐某2000元。

认定依据为:被告人徐某的供述,为了保持长期业务关系,邹建辉送2000元给自己,唐天明和邹建辉一起到办公室还送2300元给自己;证人邹建辉的证言,证实为维持业务关系,感谢徐某对生意的照顾,自己单独5次共送徐现金8600元,和唐天明一起送2800元;证人唐天明的证言,证实为感谢徐的支持,和邹建辉一起送给徐2800元,其他是邹去送的;威远县煤建公司与达木河煤矿的有关账务材料;鸿利公司收款收据,上面有徐某的签字;有关对煤司价格及煤炭销售价格会议记录。

被告人徐某于1999年12月12日到内江市人民检察院投案自首。案发后,被告人徐某的亲属向内江市人民检察院退交赃款5.5万元。本院审理过程中,又代徐退赃款7800元。赃款基本退清。

认定依据为:市检察院收款收据,证实了被告人的亲属代退赃5.5万元;办案说明,证实被告人徐某投案自首。

认定本案事实的依据还有:资金管理制度会议记录,证实达木河煤矿资金管理采取划拨申请单,现金500元以上,银行支付1000元以上由分管领导审批,物资采购实行申报单制度;证人刘显明的证言,证实付款程序上,客户先找财务、供销,然后找领导徐某;被告人购买住房的发票共计6.5万元。

公诉机关及辩护人当庭出示的证据经法庭质证,均合法、有效,能够证实本案事实,本院予以采信。被告人徐某亦供认不讳。

本院认为,本案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足以认定。被告人徐某身为内江市达木河煤矿(四川省双达实业总公司)矿长,利用主管该矿行政全面工作,分管财务、销售等工作的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取利益,自1995年至1999年共计42次收受他人贿赂现金55100元和价值8000余元的物品,其行为已触犯刑律,构成受贿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经审理,认定被告人受贿金额中没有亲友之间正常往来及民间借贷的款项;被告人为煤建等单位、个人谋取了利益,所送金额应计入受贿金额;至于春节以及徐的儿子结婚、徐夫妇过生日,只是请托人找的借口,不能掩盖受贿的本质,且被告人与请托人没有正常的礼尚往来,并非基于亲情、友情的私人馈赠行为,所送金额也应计入受贿金额。因而,被告人辩称,亲友之间的正常往来、民间借贷应同违法违纪区别开来。其辩护人辩称:(一)孙存铸等人在过春节以及徐的儿子结婚所送8900元不应计算在受贿金额内;(二)煤建所送4800元、孙友已所送8000元、林中所送2500 元、阳建成所送2000元以及刘勇所送5500元,因被告人没有为请托人谋利,不应计入受贿金额。这些辩解理由及辩护观点均与证据证明的事实不符,不能成立。被告人徐某犯罪后能主动到检察机关投案自首,依法可从轻处罚。被告人徐某认罪态度较好,其亲属共代其退赃62800元,可酌情从轻处罚,辩护人对此的辩护观点成立,予以采纳。

依据本案事实、性质、情节及社会危害程度,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十二条、第三百八十五条、第三百八十六条、第三百八十三条第一款第(二)项、第六十七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人徐某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1999年12月13日起至2004年12月12日止)。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两份。

七、受贿罪案件辩护词推荐

审判长、审判员、人民陪审员:

海南瑞来律师事务所受被告人李XX的委托,指派我担任李XX的辩护人。辩护人接受委托后,依照法律规定会见了被告人并查阅了案卷,了解本案案情。在今天下午的审理中,我又作为辩护人参与了法庭调查,现就本案发表如下辩护意见:

一、李XX构成受贿罪,但除数额外,其它情节轻微,理由如下:

1)、李XX收受林洪5万元人民币,并非索贿。我注意到公诉书并没有指控李XX索贿。辩护人赞同公诉机关实事求是的态度。同时提请合议庭注意李XX收受林洪5万元人民币是被动的收受他人的钱财。所有均表明,李XX从未向林洪开口要钱。

2)李XX收受林洪5万元人民币,并没有直接利用其职权,只是利用了其职务上的影响。

林洪在起诉卷第78页交待其送钱给李XX的动机时说:我在承建这个工程时,李XX是三亚中行的副行长,是这个工程项目基建小组的成员之一,经常到工地察看工程进度,同时负责工程进度款的拔付,所以送钱给她。

据当时行长覃志新的交待(起诉卷P86-87),施工方领取工程款的程序是,先由施工方填好工程进度表,交由基建小组的朱兴烈签名后,就交给副行长李XX审批签名,然后由行里的财务人员办理转帐。工程款的支付,李XX都会跟我说,至于我是否在工程进度表上签过名,我就记不清楚了。

但在本案中,检方不能提供出有李XX签字审批工程款的书面证据。这不能排除银行工作人员是在覃志新的授意下直接进行拔行的。也就是说,在审核工程款的过程中,李XX这个环节在程序设计上是存在的,但实际中是否被越过,还难以认定。虽然,一些供述材料表明,李XX批过字,但仅凭口供确定,在证据上是有缺陷的。

因此辩护人认为,检方只能证明李XX拥有收受他人钱财的职务,但不能证明李XX实际行使该职务而收受他人钱财。也就是说,林洪向李XX送钱,主要是受李XX所在职务的影响,而李XX收受他人财物,利用的也正是这种职务上的影响。这两者之间,在犯罪情节上应该是有所区别的。

3) 李XX并没有为岭南公司实际谋取利益。

李XX收受了林洪5万人民币,但各期进度款的支付,并没有超越合同、协议规定的工程实际进度。因此,辩护人认为检方的证据只能证明林洪送给李XX5万元人民币,但不能证明李XX收受这些钱财与其审核付款之间存在刑法上的因果关系,即不能证明李XX因收受这些钱财而通过审批付款为林洪或岭南公司谋取了利益。因此,李XX并没有利用自已的职务为林洪或岭南公司实际谋取利益。

4)李XX收受林洪5万元人民币,但没有给国家、集体造成任何损失,危害后果显著轻微。根据1998年4月26日三亚市审计局三海审字(1998)第33号审计报告,该工程总造价为29,699,937.01元,至今仍有部分款项未付。

二、李XX具有法定从轻和减轻处罚的情节

1)李XX具有情节。

2006年2月20日,李XX在作为协助龙华区人民检察院的检察官调查时,主动、直接向检察院如实交待了自己的犯罪事实。该行为发生在其受到讯问、采取强制措施之前,李XX出于本人的意愿而主动向检察院承认自己的犯罪事实并自愿置于检察院的控制之下,接受进一步交待自己犯罪事实。李XX的上述行为,完全符合自首的本质特征,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应当认定为自首。

公诉人认为,只要李XX的犯罪事实被发现,便不符合自首的条件,这是不确实的。《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就明确规定“或已被发觉,但犯罪嫌疑人尚未受到讯问、未被采取强制措施时,主动、直接向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或者人民法院投案”,是自首。因此,尽管林洪已经在李XX交待前已经供述了李XX受贿的情况,但根据《解释》的规定,并不影响李XX自首的成立。

公诉人还认为,李XX在2月20日在检察院交待时,是检察院将其从三亚带到龙华检察院后再交待的,不能算是自动投案。辩护人认为,公诉人的理由是不成立的。

根据公诉方提供的证据李XX是在通知协助调查后,被刑事拘留前全部交待的。这属不属于自动投案呢?是否应当认定自首呢?辩护人认为,在这种情况下仍应根据《解释》第1条第1款的规定认定为自首。

首先,协助调查通知不属于强制措施。被通知后到案符合《解释》第1条规定的“未受到讯问、未被采取强制执措施之前”的时间范围。

通知协助调查(根据72条的规定,适用于证人),不同于被作为犯罪嫌疑人被传唤,更不同于拘传,没有任何强制性。该文书的原文用语是:请你2006年2月20日13时接受询问。因此,这实际上是检察机关的要杨翠花进行协助作证的邀请。

其次,李XX收到协助调查的通知后。李XX是否去,去了之后,是检举也人就他人的犯罪事实作证或是主动交待自己的犯罪事实,完全依赖于李XX的主动性和自觉性。李XX的选择余地很大,其可以选择归案,也可以拒不到案,甚至逃离。但其能主动协助检察机关调查,并在这个过程中主动地交待了自己的犯罪事实,就表明其有认罪悔改、接受惩罚的主观目的,即具有归案的自动性和主动性。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李XX协助调查时,人已经到了龙华区检察院,李XX交待自己的犯罪事实后,出现了“到案协助调查”与“到案自首”两个到案行为的竟合或者重合。在这种情况下,李XX不可能有一个单独的协助调查行为和一个单独的投案自首行为。因此,李XX在协助调查过程中主动交待自己的犯罪事实,应认定为构成自首。

2)李XX在到案前已退还全部赃款,并真诚悔罪。

起诉书已认定李XX在到案前已退还了全部赃款,这一点起诉书已作出了明确的认定。李XX的上述行为,表明她已对其行为性质有了深刻的认识,并且以实际行动真诚悔过。到案后实供述自己罪行,积极反省罪过,悔罪表现深刻。

三、对李XX应在法定刑以下判处刑罚,并依法判处缓行。

李XX收受贿赂5万元,正是刑法383条第2项规定的犯罪数额底线,根据法律规定,应当判处5年以上的有期徒刑。辩护人认为,即使按照5年处刑,对李XX来讲仍然太重,应当减轻处罚。原因在于:

1)李XX的受贿罪除数额外其它情节轻微,受贿后没有给行贿人谋取实际利益;犯罪又能自首、坦白,并已在到案前退清了全部赃款,悔罪表现深刻。依照法律规定,可以依法减轻处罚。

2)李XX的犯罪发生在10年前。如果再过7个月,如果再少1分钱,李XX的犯罪行为就依法不需要追究。李XX的犯罪行为虽然仍未超过追诉时效,但已完成时效的大部分时间。从刑罚设立的目的上讲,对其犯罪行为的可罚性已大为降低。根据公诉方提交的证据和刚才的庭审情况,可以清楚地看到,李XX的已真诚悔罪,刑罚的必要性也大为降低。

3)从刑罚的功能上看,辩护人认为对李XX要谨慎用刑,发挥刑罚对李XX和社会上其它人的积极作用,防止消极作用。由于时过境迁,刑罚没有及时对李XX适用对他人的教育作用很难实现。根据李XX的表现,刑事手段对其教育的效果已经充分体现。判处实刑的意义现在只有单纯性的惩罚一项,其必要性已不大。判处李XX实刑,至少有两个方面的负面作用。一是李的母亲问题,她有严重的心脏病,全凭心脏起博器生存,如受强烈刺激,必然丧命;事到如今,所有的人都不敢告诉她,如果李被判处实刑,恐怕没有人能瞒下去,可能导致不测。也就是说,我们在惩罚一个有罪的人同时,其后果会“惩罚”到一个无辜的人。这会让刑法的人道主义功能大打折扣。二是,对可以依法减轻处罚的人可判处缓刑的人,坚持判处实刑,使犯罪人受到过重惩罚的同时,也将增加司法和监管成本,浪费司法资源,而且还将妨碍司法机关集中力量打击现行犯。

辩护人还认为,根据李XX的犯罪情节和悔罪表现,适用缓刑确实不致再危害社会,可以宣告缓刑。

综上,辩护人认为依法认定李XX的自首情节并判处缓刑或者直接依照旧刑法第五十九条第二款的规定(因为李XX是在旧刑法生效的时候犯的罪)判处缓刑。

以上辩护意见,请依法予以采信!

参考资料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2011年最新修订版]

编辑本段

突出贡献者

更多

协作编辑者

词条统计

[隐藏] 

一、受贿罪刑法条文

二、受贿罪构成要件

1、客体要件

2、主体要件

3、主观要件

4、客观要件

三、受贿罪的处罚

四、受贿罪司法解释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九十三条第二款的解释》(2000.4.29)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对贪污、受贿、挪用公款犯罪分子依法正确适用缓刑的若干规定的通知》(1996.6.26法发[1996]21号)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离退休后收受财物行为如何处理问题的批复》(2000.6.30 æ³•é‡Šï¼ˆ2000〕21号自2000å¹´7月21日起施行)

五、受贿罪问题讨论

1 å—贿罪的行为方式

2 å›½å®¶å·¥ä½œäººå‘˜ä»»èŒå‰å—贿条件的认定

六、受贿罪案例分析

七、受贿罪案件辩护词推荐

参考资料